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胡錦濤深圳講話不提政改

音頻 05:33
作者: 古莉
15 分鐘

今天中國深圳特區舉行成立30周年慶典,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在慶典上發言。此前中央社和明報引述廣東學者稱,胡錦濤可能會在講話中談及政治改革。然而,這個預期最終落空,胡錦濤在講話中對政改問題隻字未提,而是表示要繼續走開放改革之路,強調改革開放對中國命運的重要性和堅持走中國社會主義特色道路。

廣告

此前8月20日,中國總理溫家寶在深圳發表講話,表示中國必須進行政治改革。他說,“不僅要推進經濟體制改革,還要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保障,經濟體制改革的成果就會得而復失,現代化建設的目標就不可能實現。”他還表示,“要從制度上解決權力過分集中又得不到制約的問題,創造條件讓人民批評和監督政府,……”。溫家寶隨後在8月27的“全國依法行政工作會議”上,再次談及政治改革,他說,“沒有程序的民主,就沒有實質的民主;在和平建設時期,執政黨的最大危險是腐敗,而滋生腐敗的根本原因是權力得不到有效監督和制約”。這個問題解決不好,政權的性質就會改變,就會“人亡政息”。

溫家寶7天兩談中國政改,雖然未被中國官媒突出報道,卻引發中國民間知識界的討論及海外輿論的普遍關注。

而溫家寶的講話,胡錦濤和中共中央不可能不知道。人們不禁要問,溫家寶上述講話是否代表中共中央?他與胡錦濤是在唱紅臉和白臉的“雙簧”?還是先放個試探氣球,看看各方反應?或者這兩位中共的“舵手”真有分歧,而且到了公開亮出來的時候?

一些專家學者認為,中國的改革開放已經走到一個瓶頸。 中國財新網主編胡舒立表示,中國改革已經到了必須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關鍵時刻。近年來,經濟體制改革雖然不斷有技術性進展,然而,在“財稅”和“要素價格的改革”等政府莊嚴承諾的領域,無重大突破。

對於中國官員宣稱的“一黨專制”的高效率,路透社資深編輯弗瑞德(Chrystia Freeland)在“美國不能學習中國經濟模式”一文中表示,最危險的錯誤結論,莫過於“威權主義能夠有效地促進經濟增長”。她說,在貧窮的農業社會向工業時代轉型過程中,中央計畫經濟確實效果斐然,尤其在轉型所需的科學技術已由別國發明出來以後。例如,1930-1950年代的蘇聯經濟模式,曾一度顯得欣欣向榮。

而中國的崛起,實際上就是對原本極度貧困的農業經濟進行工業化改造。即使在今天,中國的人均GDP仍只有3千600美元,與薩爾瓦多或阿爾巴尼亞大致相同。中央集權的中國能否邁出下一步,在尖端技術和金融創新方面與別國競爭,目前還不得而知。而當韓國在1980年代經歷同樣轉型期時,其政治體制變得更加民主,經濟也向更加自由的資本主義演化。

她說,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可能逐漸力不從心。原因之一是,是隨着中國愈加富強,想要增強公民的消費力而又不想給他們更多的公民權,這恐怕難以為繼。未來10年,中國的一大經濟挑戰是擴大內需,這就意味着要讓中國人有更強大的購買力。但隨着更多中國人加入中產階級隊伍,他們可能會要求更多政治權利。

“國家資本主義”的另一大局限在於創新。美國的政經體制固然缺點眾多,例如基礎設施破敗,中產階層外強中乾,但美國也擁有一大優勢:在技術創新和將創新轉化為商品方面,全球無出其右。美國是孕育了蘋果公司、谷歌和Facebook的地方。這些驅動技術革命的發明創造,只有在一個開放的社會中才能產生。

無論如何,深圳特區誕生30年來,中國由於政治改革滯後,一黨專製造就了堅固的利益集團。而這些利益集團被認為是阻礙中國政改的中堅力量。一直以來,中國共產黨都將自己與國家和人民捆綁在一起,比做魚水關係。而眼下中共雙舵手胡溫面臨著“國家利益為先,還是黨的利益為重”的兩難境地。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