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述

金正日的接班問題與北京的態度

音頻 05:26

廣告

朝鮮頭號人物金正日在三個月內兩次訪問中國,實屬罕見,而平壤就要召開44年來首次朝鮮勞動黨代表大會,無疑,金正日的接班人問題已到了緊要關頭。

有分析指出,金正日此次訪華,一是要重新確認中朝盟友關係,讓平壤內部加強信心,也讓對平壤虎視眈眈的國外勢力,打消乘機瓦解平壤政權的企圖。二是通過勞動黨代表大會推舉金氏王朝繼承人,雖然沒有公開的反對聲音,也沒有具體的反對運動,但它終歸是與民主背道而馳、與歷史發展不符的行為,平壤得隨時做好被歷史追究的準備。

對中朝關係來說,它到底是朝鮮的內政,整個體制不改,即使不再是金氏掌權,實際差別還是有限。三是金正日為了實現金氏王朝的延續,不僅願意作重大冒險,也可以進行任何妥協,包括承諾要重啟六方會談,要與中國協作發展“長吉圖開發開放先導區”等等。

共同社前不久曾報道,已被內定為朝鮮領導人金正日接班人的三子金正銀預計將在9月上旬平壤召開的朝鮮勞動黨代表大會上被選為中央委員,進入該黨領導層。據悉,預計金正銀將在隨後召開的黨中央委員會全體大會上被選為政治局常委。據多名消息可靠的朝鮮相關人士透露,預計金正日的妹夫、剛在6月的最高人民會議中升任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的勞動黨行政部長張成澤也將一同被選為政治局常委。此次中國、朝鮮領導人會面,分別使用了“交給下一代人”、“世代相傳”字句,分析家認為,可以理解為朝鮮就淮接班人是金正銀的構想,尋求中方認可,而中國對此表示默許。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8月30證實,中國、朝鮮領導人舉行會談的消息。但被問到各方關心的金正銀是否同行的問題時,中共對外聯絡部提出了模糊的答覆:金正銀“不在中方邀請名單內”。韓國官員透露,中國當局於30日向韓國大使館說明朝鮮領導人金正日訪中結果時,對於三子金正銀是否同行,只回答“金正銀未包括在隨行人員名單中。”至於隨行人員是否指“主要隨行人員”,中方回答“是”。中方介紹朝鮮主要隨行人員共13至14名,但列出的人名只有11名,並在人名後加了“等”字。因此,有分析認為,單憑中方的解釋,無法斷定金正銀此次並未隨同金正日訪問中國。南韓媒體報導,對於朝鮮國防委員長金正日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27日在長春的高峰會,雙方媒體報道的內容截然不同,意味著雙方在峰會呈現“同床異夢”。

朝鮮日報中文網引述北京外交界的分析認為,首先是按照兩國慣例,不能提及接班人的名字,其次是金正銀的確沒有隨父親金正日訪問中國。但外界普遍認為,從總體趨勢來看,可以認為中國以金正日這次訪中為契機,默許了朝鮮的“三代世襲體制”。據觀測,雖然金正日和胡錦濤都未直接提及金正銀,但中方的意思很明確,也就是,中國不會反對繼承中國、朝鮮革命傳統的金正銀繼承權力。

專家表示,中國內心並不願意朝鮮推行三代世襲,但從現實面考慮還是予以認可。作為代價,中方可能會要求朝鮮實行中國式改革開放,“至少會要求朝鮮不在朝鮮半島鬧事。”兩國過去也曾有過提前告知政權接班人的先例。據了解,1989年12月,鄧小平推舉江澤民為中央軍委主席的前4天,提前告知正在北京訪問的朝鮮主席金日成。1980年正式被提名為接班人的金正日情況也是如此,他在1983年6月隨金日成一同訪問中國,會見了中國領導人鄧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