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陳光誠出獄後的境遇仍受關注

音頻 05:30

山東的維權盲人陳光誠先生,在坐牢四年三個月 後於9月9日出獄。當天清晨6點半,陳光誠在當局嚴密監控下被送回沂南縣他的家中。各方信息顯示:陳光誠儘管出獄,但仍受到嚴密監視與控制。陳光誠家的四周仍有身着便衣的不明人員在嚴密監控。

廣告

 

陳光誠,1971年出生在山東省沂南縣一個貧窮的山村。不到一歲的時候因為發高燒沒有及時醫治,他的雙眼變得模糊不清,五歲時在當地醫院做一次失敗的手術,他的雙眼永遠失去了光明。陳光誠18歲時終於在山東臨沂一個盲校開始讀小學一年級。五年以後到青島讀中學,三年後提前畢業考入南京中醫藥大學,2000年畢業後被分配到縣中醫院工作。為了維護自己和其他殘疾人的權利,陳光誠不斷學習研究法律,能說英語,會使用互聯網,成為一個出名的“赤腳律師”。 2002年3月美國《新聞周刊》封面故事講述了陳光誠維護殘疾人權益的故事和他成立鄉村法律圖書館的夢想。2003年陳光誠被評為臨沂市“十大新聞人物”之一。

2005年春季,臨沂市發動了一場“計畫生育運動”,一些違法者採取了“連坐”、辦學習班等方式抓捕關押毆打了很多無辜的村民,他們用棍棒迫使婦女做俯卧撐,迫使60多歲的親兄妹互相毆打對方的臉,有的村民被他們毆打致死。為了鄉親們的人身權利,陳光誠來到北京尋求幫助,滕彪等一批有良知的學者到了臨沂,通過互聯網公布了調查結果,國家計生委也確認了臨沂計生過程中存在違法現象,“查處了一些違法官員”。但陳光誠卻被當地政府跟蹤、監視、迫害和非法關押,失去人身自由。

2006年1月,在律師被毆打,證人被綁架不能出庭的情況下,陳光誠被以"故意毀壞財物罪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個月。而他的家人四年多來一直處於不同形式的監控之中。日夜監控她妻子的人員曾經多達20多人。這些人甚至蹲在陳光誠家的院子牆上,貼在陳光誠家的後窗上。外出打工的陳光誠的哥哥也受到最多達4人的貼身跟蹤。4年多來,在農村務農的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長期被剝奪了到監獄探視丈夫的權利。

陳光誠雖然被判以刑事罪,但他不是真正的刑事犯,而是一個“良心犯”。監獄或許可以改造一個刑事罪犯,但很難改變一個“良心犯”的思想和立場。陳光誠是這樣,其他進過監獄的“良心犯”也是一樣。據報道:浙江異見作家、中國民主黨浙江籌委會成員陳樹慶被杭州中級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本月13日將刑滿出獄,而另一位同樣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的,前中國民主黨浙江籌委會發言人吳義龍,也將於14 日刑滿出獄。他們出獄後也會受到嚴密的監視。

任何一個有正常理智的人都會明白:對付“良心犯”,監獄永遠沒用,永遠都不夠大。而把監獄擴展到監獄之外,只能說明政權本身的荒謬而已。近年中國逐步改善監獄條件,甚至開始對死刑犯實行較人道的注射死刑。但如何對待一個刑滿釋放的維權人士?這是對號稱法制健全、人權受保護的中國的嚴峻考驗。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案一直受到國際社會的密切關注,他被釋放後的境遇也將成為衡量中國法製程度、人權受保護程度的標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