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眾之音

來自遼寧和新疆的聽眾來信

音頻 11:46

廣告

本台在9月10日收到遼寧省海城市兩位聽眾的來信,講述他們十年前購買一處臨街商業房,本想經營美容院、商店、修理部、診所、服裝加工廠,既方便居民生活,也為自己創造賴以生存的就業機會。他們當初是按商業網點房的價格購買的,而代表政府進行拆遷的開發商給他們開具的卻是普通住宅房的房照。除此以外,在他們經營不到10年的時候,當地政府又要重新進行拆遷改造,當初錯開住宅房照所留下的隱患,使他們利益受損,他們希望能得到有資質的、合法的中立機構進行評估,。他們給本台來信主要內容如下:

我們是中國遼寧省海城市海州管理區南關街第九、十小區(海城南關塑料小區2號樓、4號樓)一樓臨街網點業主。今年初,海城市政府為了改變海城南關居民的居住環境,將南關5千多戶居民區進行拆遷改造,我們一致支持政府對本區的改造計畫。然而海州管理區拆遷辦把商業性網點當住宅來評估,僅區區2900元/平方米,與實際情況不符,嚴重背離事實。

近十年前,本地曾進行了一次改造,原一層住宅拆遷後建成如今之兩棟帶底層商業網點的商住樓房。當時二層~七層住宅均價900元/平方米,頂樓500元/平方米,塑料小區2號樓住宅價格底層商業網點回遷戶加價1500元/平方米;塑料小區4號樓回遷戶加價2500~3000元/平方米,我們購買了底層商業網點。臨街開門尺寸都在2.4米×2.4米以上,室內外高差150毫米左右,層高為3米,室內空間布局是便於經營的大開間、大門洞。經過綜合執法局城管部門批准,我們對門臉進行了裝修,加裝了防盜捲簾門、平開門、塑鋼中空玻璃門窗、鋁合金門窗等。我們有的開了美容院、商店、修理部、診所、服裝加工廠等。方便了居民生活的同時,增加了就業機會,我們也有了賴以生存的商鋪。總之,我們的房屋是商業網點而非住宅,這是第一。

第二,我們的經營行為事實足以證明我們的房屋是網點而非住宅。十多年前的拆遷是開發商代表政府進行拆遷,因此開發商具有雙重身份,既代表政府又是開發商。我們按商業網點購買,而給開具的是住宅房照,我們對住宅房照提出疑義,要求開發商藍笳文給我們更換商業門點房照時,他回答說:“你們都住進去了,沒法改了,房照只是登記的一個名稱而已,別人和你們做買賣也不看你們是不是門點房照。”

因為房屋最近要再次動遷,經過我們調查,發現塑料小區4號樓東側北數第4、5戶是商業網點房照,因此開發商藍笳文的做法涉嫌違法。而塑料小區4號樓東側北數第6戶的老宋太太,花錢把網點房照改為住宅房照,房屋的性質怎可在房產管理處手裡該來改去,海城房產管理處不從實際出發,隨便亂髮房照也太不嚴肅了,是嚴重的瀆職行為!

第三:按住建部的規定,房屋壽命七十年,誰能料到不到十年的房子就要扒掉?!由於政府有關質量監督部門的疏忽,我們買的房子是個不合格的建築產品。按照國家規定,住宅樓層距離室外地面≥16米或七層樓時就應該加裝電梯,而實際上根本沒有電梯;開發商圖利將一樓的下水道與二樓連通,下水道經常堵塞,糞便從一樓地漏等衛生器具溢出,糞水橫流,臭氣熏天!嚴重影響了我的的經營使用。為此我們花重金對房屋進行了改造,將下水道單獨接入檢查井。

子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們認為,海州管理區拆遷辦與我們的關係實為買賣雙方。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之有關規定,本着公平、公正、公開、一切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的原則。評估結果不能以海州管理區拆遷辦一方為準,應根據實際情況,由有資質的、合法的中立機構進行評估,並在網絡等新聞媒體公開,有資質的評估機構如果出現評估結果與實際不符則可追究其法律責任。土地使用權應是評估內容的組成部分,五十年的使用壽命僅過九年左右。評估結果必須是與新建好後的網點價值相符合,並考慮人民幣貶值和地價上漲等因素。

我們一樓臨街網點所有業主要求,在現有動遷待遇不變的情況下,在原地址、原朝向、大於或等於原面寬、臨街安置網點,臨街開門尺寸與原網點相符或≥2.4米×2.4米,室內外高差150~300毫米,層高≥3米,按照建築設計規範,解決好通風、採光、照明、保溫、排氣,排水管道不與二樓以上相通,單獨接入室外檢查井,管道埋設前留照片存查。否則一旦管道堵塞,糞水便從一樓戶內溢出,苦不堪言!

本界政府對本區進行環境改造計畫正是體現了胡總書記關於建立和諧社會和溫家寶總理說要做個有尊嚴的中國人的具體體現,我們支持和配合政府的改造計畫。為了把好事辦好,不能讓一部分人笑,另一部分人哭,我們相信黨,相信人民政府各級領導,一定會重視我們的呼聲,給予我們一個公正的解決方案。
歡迎境內外新聞媒體來遼寧省海城市南關塑料小區監督拆遷!聯繫人及電話:宋太太15714224721 陳鳳奇13942285102
email: equity1911@hotmail.com

以上是遼寧省海城市兩位業主的來信,本台還收到一位署名袁俊的聽友來信,講述他被新疆中級法院冤獄11年,至今不賠償,使他無法生存的情況。這封信是寫給中國國務院和溫家寶總理的。由於信太長,節目時間有限,我們播出這封信的梗概,希望袁俊聽友諒解,也希望有能力提供幫助的朋友與袁俊聽友聯繫,聯繫電話:13681873272
email: dali6888@yahoo.cn

下面就介紹袁俊先生的這封信:

尊敬的溫家寶總理:

我今年六十六歲,西安市人。1985年我積極響應黨的改革開放,為了開發新疆,引進外資,卻遭到腐敗惡毒的檢察官王國榮一夥強行無端陷害入獄。他們為了邀功請賞辦大案要案,偽造證據、惡意串通、徇私舞弊、合夥誣陷而枉法判決十一年。

為了證明我的清白,在被剝奪人身自由,在高牆電網中強迫勞動備受磨難的勞動改造中,我契而不舍,不懈地進行了10年絕望痛苦,曲折漫長,壓抑折磨的申訴。才得到新疆高法的受理 。刑滿前終於收到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1994﹚新申刑再字第39號判決如下:

一、 撤銷烏魯木齊市沙依巴克區人民法院一九八六年四月十一日﹙1986﹚烏沙法刑字第143號刑事判決和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四日﹙1986﹚中刑上終字第163號刑事裁定及該院一九八九年八月一日﹙1989﹚烏中法刑監字第53號答覆。
二、 宣告原審被告人袁俊無罪。

但10年的酷刑耗盡了我人生當 中精力最旺盛最寶貴的生命階段,這是我在凄慘無情,身心懼毀的武裝強制勞動改造中,度過的令人髮指的3285天啊!1994年的再審判決書足以表明我的冤案是鑿實的,無可置疑的。而根據1954年和1982年中國的憲法和1995年的賠償法對我所要求的賠償也是無法否定的。

我因長期冤獄關押與強迫勞改而遭受折磨和摧殘,備受歧視誤解和冷酷的凌辱,在社會失去了一切,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精神和身體傷痕纍纍是弱勢群體中的最弱最弱者。我尊重法律,熱愛中國,我奢望嚮往和諧社會的陽光能照射到我的晚年,構建和諧社會。是讓象我這樣20多年來得不到應有法定賠償的受害人自生自滅呢?還是用積極的態度和措施,來對冤假錯案進行賠償?我要求對我刑事賠償、精神賠償、傷殘賠償、誤工賠 、直接經濟損失賠償、間接經濟損失賠償、可期待經濟損失賠償等共計810萬元是最低的賠償要求。因為賠多少也洗不去10 多年的牢獄冤屈。

加害人以財產賠償方式進行賠償已成為國際慣例。加害人均為國家公務員並享有公權力,享有公權力必有義務,侵權人也必須承擔相應的責任。只有這樣才能使受害者尚活在人世得到寬慰,因為和諧社會的構造是人道主義的最高體現,是國際人權公約的最大落實,也是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的完美表現。

中國政府尊重人權的普世價值的原則,迄今已經加入23項國際人權公約,在其中9個核心公約中,中國加入5個。特別是在1997年和1998年先後簽署了聯合國人權公約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這對貫徹執行聯合國人權公約中規定的國際人權準則在我國法律的實施有着重大的意義。

長期的強迫勞改侵害了我的身體權、健康權、生命權,我被折磨催殘的奄奄一息。我不知我的醫療,住房,養老等問題應由誰來過問解決。做為冤案的受害人,我為這個民族承擔了太多的痛苦,至今我家破人亡,生存沒有着落,居無定所,顛簸流離,身染重病,無錢看病買藥備受凌辱煎熬貧病交加20年,既然無法挽回那段歷史的沉痛,那麼現在能做的,就是讓我的晚年能享受到國家和社會所給於的溫暖和關愛。一個政府對歷史的態度,不但是在紙面上的鋪陳和敘述,廣播電視喉舌的宣傳和媒介,更在於對於歷史事實的尊重。對於冤假錯案的徹底賠償。

請中國總理體恤民情,救我於貧困深淵之中,讓國家賠償和人權普世價值原則真正在我身上得到體現落實。

聽眾朋友,在今天的聽眾之音節目中,我們選播了遼寧和新疆聽友的兩封信。感謝各位的收聽,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