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煤礦領導提拔助理替自己下井遭痛批

一名礦工正在黑龍江鶴崗市新興煤礦礦井外等待同伴的休息。路透社
一名礦工正在黑龍江鶴崗市新興煤礦礦井外等待同伴的休息。路透社 路透社Reuters

 近日,廣西河池市朝陽煤礦從礦工當中突擊提拔了7名礦長助理下井帶班,而包括礦長、副礦長在內的5名主要領導卻穩坐在辦公室里。據《新京報》的報道,這次突擊提拔顯然是為了應付國務院要求煤礦領導必須帶班,並與工人同時下井、升井的23號文件的相關規定。

廣告

對此,國家安監總局新聞發言人黃毅表示,如果煤礦提拔礦長助理的目的,就是為了頂替礦長和副礦長下井的話,那就是有意逃避國務院和安監總局的相關規定,這是不允許的。

黃毅說,根據安監總局的規定,煤礦領導,是指煤礦的主要負責人、領導班子成員和副總工程師,目前沒有明確規定將礦長助理納入礦領導的範圍。而國家要求礦領導帶班下井,就是因為只有領導幹部深入現場才能加強現場管理,才能對現場出現問題及時進行處置,從而排除隱患,保證安全。不過,朝陽煤礦礦長藍芝華則辯解說,這次提拔礦長助理主要是因為礦上領導人手不夠。現在礦上只有一個礦長、兩個副礦長和一個總工程師,每天3班就要3個領導下井,只有一個領導在地面上,管理工作就會受到影響。藍芝華說:“礦領導出差、會議比較多,不提拔新人上來,就沒有領導帶班下井了。

對此,《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指出,一些礦主和地方監管部門對礦工生命的輕視已經到了令人難以容忍的地步。所謂“礦長助理”,說白了就是礦長的“替身”一一倘若發生礦難的話,這些助理不僅要去頂替礦長遇險,即使僥倖得以生還,還要替礦長承擔起安全生產的責任。如果這種做法被廣泛效仿的話,不知道全中國還將有多少礦工被“助理”,但唯一可以預知的則是,國務院有關“礦長下井”的規定又將成為一紙空文。

評論說,曾經有老礦工回憶說,上世紀70年代,班班都有領導在井下,工人三班倒,班班見領導,這是企業的光榮傳統。市場經濟時代,這個光榮傳統如何保持?靠礦主的道德覺悟顯然已不可能,把監督權交給礦工以及其他置身於煤礦企業利益之外的機構,以權力制約權力,這是安全生產監管的必由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