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

郭鶴年企業搶購贛稻米掀起收糧大戰

俄羅斯也因大旱而糧食歉收,這是俄國西南部一處糧倉。
俄羅斯也因大旱而糧食歉收,這是俄國西南部一處糧倉。 路透社

長居於香港的馬來西亞富商郭鶴年家族,旗下的益海嘉里糧食企業,在距離晚稻收割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已經開始在中國產糧大省江西大舉搶購,根據中央電視《經濟信息聯播》報道,此舉已掀起一場空前的收糧大戰。

廣告

江西撫州市糧食局副局長張紹義介紹,撫州商品糧位列江西前茅,高達50%以上,這裡成為各地前來搶糧的最前沿陣地之一。過去參與糧食收購的主要是國有糧食企業和私營糧食企業。這兩年,特別是今年有的外資機構開始介入,讓今年的糧食收購價格增加了變數。

《經濟信息聯播》的記者表示,中國的米、面、食用油三大糧油市場中,只剩下大米市場還處於較為鬆散的競爭狀態,其他領域外資都已經進入。大型外資糧食企業通過價格競爭來搶奪市場,不僅讓國內糧食收購企業面臨生存困境,糧食加工業也將重新洗牌,今年以來,由於江西市場的外資糧食巨頭益海嘉里、國有企業的中糧和中儲糧等紛紛設立加工項目,導致一些民營中小糧企倒閉或被兼並。在整個江西,現有超過2000家的大米加工企業,大部分將倒閉或停產。

根據報道,益海嘉里通過收購位於江西糧食主產區撫州市金溪縣的江西和氏米業有限公司,成功南下投資設立米廠,組建了益海嘉里(撫州)糧油食品有限公司。

報道指出,今年早稻收購季節,在金溪縣國有糧食購銷公司和中儲糧金溪直屬庫尚未入市收購的情況下,益海嘉里(撫州)糧油食品有限公司8月1日率先掛牌收購早稻,每百斤出價98元人民幣(下同),既高於今年國家制定每百斤93元的最低收購價,也高出去年同期江西早稻收購價,還高於目前早稻平均收購價。

市場人士分析,以益海嘉里進入南方秈稻加工和收購市場為標誌,外資糧油機構從大豆、小麥次第推進,按照從北向南、由次到主的順序,已參與加工最主要的糧食消費品水稻,全面進入我國糧食收購市場。

從上世紀80年代末起,居於香港的馬來西亞首富郭鶴年家族系內公司發揮原料、資金、技術和管理的優勢,“兵分兩路”展開了對中國油脂市場的合圍。它一方面通過嘉里糧油聚焦產業鏈後端的油脂精鍊領域及銷售環節,借道中糧等國有糧油企業成立了南海油脂,打造了“金龍魚”等一系列小包裝食用油品牌,迄今合計佔有超過50%的市場份額,並在此過程中引領中國人食用油消費結構的轉變,為其整合中上遊資源打下了厚實的市場基礎。

另一方面通過豐益控股與在原料方面具備優勢的國際四大糧商之一的美國ADM公司合資成立益海集團,布局產業鏈中端的壓榨環節,趁2002-2003年期間大豆過山車行情導致中國大豆壓榨企業幾乎全軍覆沒之際,橫掃國內中小型榨油廠,大肆進行併購,在很短的時間裡成就了益海集團在中國壓榨領域的霸主地位。

郭鶴年家族的事業王國涵蓋糖業、糧食、工業、種植、航運、礦產、房地產、國際貿易、酒店、保險、證券、建築等行業,幾乎無所不包。他也是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的大股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