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又被中國推上國際舞台焦點

音頻 05:20

國際筆會上周四在東京舉行的第76屆大會的閉幕式上,採擇了一份包括要求中國、墨西哥、伊朗等國改善迫害作家、記者狀況條款在內的18項聲明。當天新當選的國際筆會副會長尤金•舒爾金到中國駐日使館遞出了一份國際筆會前一天通過的《關於中國言論自由的決議》,要求中國停止網絡控制、釋放被囚禁的中國民主化作家劉曉波等,這是國際筆會鮮有對旗下85個分會之一的“獨立中文筆會”前會長劉曉波因在中國訴求人權、民主,被中國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十一年徒刑,正式向中國政府提出釋放劉曉波的呼籲。

廣告

這一結果可能多少與國際筆會東京大會期間,中日外交糾紛中,日本輿論廣泛把中國顯示的無禮、強硬的外交手段視為強大的經濟力量助長霸權外交的整體氣氛有關。國際筆會東京大會閉幕後,日本執政民主黨國會對策代理委員長牧野聖修會見了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等中文筆會成員一行。次日牧野發表聲明,支持中國國內民運人士提名劉曉波取得諾貝爾和平獎,呼籲中國釋放劉曉波。

而日本民間也開始關注劉曉波案,不僅時事通信社、《每日新聞》等日本傳媒都報道了國際筆會要求中國釋放劉曉波和支持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內外呼聲,而且在國際筆會東京大會前,國際特赦組織和中文筆會等還在東京早稻田舉辦了一個“思考中國獄中作家劉曉波作了什麼”的集會。廖天琪在集會開始致辭時,介紹了劉曉波憂國憂民、以寫作推動中國社會進步所作的貢獻:“各位大概都知道,中國從70年代末期開始,就已經走向所謂的改革開放的道路。中國的經濟在最近這20年來飛速發展,但是政治改革不前,中國的人文精神和歷史反思停滯不前,使得中國的知識分子非常的擔憂。劉曉波先生80年代初期就已經對於這個問題進行思考,他寫了一本書是《中國和中國的知識分子》就是對這些問題進行了思考,對中國思想界是起到了一個領先的作用。”

劉曉波因與其他一些志同道合者起草要求中國政治民主化的《08憲章》,08年12月被中國公安當局拘留、09年6月正式逮捕、同年12月被判刑。廖天琪致辭後,中文筆會香港成員野渡說了中國國內援助劉曉波的情況:“現在國內的一些學者,有非常有名的學者還有作家,他們都在劉曉波被帶走4天就發表了一個《我們和劉曉波不可分割》的文件,表達我們大家都願意跟劉曉波一起承擔責任。”

集會上還介紹了劉曉波的主要著作,包括《中國當代政治與中國知識分子》、《審美與人的自由》、《單刃毒劍-中國民族主義批判》、《現代中國知識人批判》等,隨後由中國詩人楊煉介紹了劉曉波大部分是在獄中給妻子劉霞寫的詩,楊煉朗讀了其中一首詩《一封信就夠了 給霞》:

“一封信就夠了 我就能超越一切 向你說話;當風吹過 夜晚用自己的血 寫出一個隱秘的詞 讓我記住 每一個字都是最後一個字; 你身中的冰 融化成火的神話 劊子手的目光中 憤怒變成石頭; 兩條鐵軌突然重疊 撲向燈光的飛蛾 以永恆的姿態 跟隨你的影子”。

對國際社會支持劉曉波、乘挪威評選今年的諾貝爾獎進入關鍵階段,中國外交部又發出警告,不容劉曉波獲獎。諾貝爾和平獎今年有超過兩百名候選人,劉曉波當選與否誰也沒準。不過每年中國政府都要外交干預,並展示少有國家不以國人獲獎為榮的價值觀,倒協助了劉曉波備受矚目,在國際輿論越來越不滿中國強硬外交的形勢中,也許劉曉波獲獎變成遲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