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北京宣布中美即將恢復軍事交流

音頻 05:58
作者: 馬丁
18 分鐘

中美軍事交流在凍結將近十個月後,出現了解凍的跡象。繼美國助理國防部長邁克爾•希弗上個月底訪問北京,現在又傳出消息,中國國防部長梁光烈將於下周在河內舉行的東南亞國家聯盟安全高峰會的場合會晤美國國防部長蓋茨。這意味着自從今年一月美國向台灣出售64億美元武器裝備之後,凍結了近十個月的中美軍事交流關係首次出現了回暖的跡象。

廣告

中國官方新華社今天發布了梁光烈將在河內會晤蓋茨的消息。而在此之前,美國五角大樓發言人傑夫•莫雷爾昨天就已率先透露相關信息,但莫雷爾當時的說法還不是那麼肯定。他說:“我不知道此事是不是已經敲定,但我認為雙方都希望舉行國防部長層級的會面。”莫雷爾還透露,華盛頓和北京正在磋商,在年底或明年初安排蓋茨訪華。

從五角大樓發言人發布信息時的模糊說法,可以推測北京方面似乎是昨晚才最後敲定梁光烈下周在河內會晤美國國防部長蓋茨的日程。而這項日程的敲定,標誌着北京終於決定恢復中美軍事交流。因為直到6月初的時候,美國國防部長蓋茨打算訪問北京,還遭中方告知蓋茨訪華時機“尚不成熟”,蓋茨當時不得不放棄訪華計畫。

另外,據五角大樓另一名發言人雷潘(Dave Lapan)透露,雙方在最近的接觸中曾討論過恢復軍事交流的一些具體日程,包括10月14日至15日在夏威夷討論兩國海上關係,年底在華盛頓討論防衛問題等等;顯示雙方為恢復軍事交流已經進行過一系列磋商。

北京在今年一月美國決定向台灣出售64億美元武器裝備後,單方宣布停止中美之間的軍事交流,作為對美國對台售武的報復。而在那之後,亞洲出現一系列複雜局面。

首先是3月26日發生韓國“天安艦”疑遭朝鮮魚雷擊沉事件,朝鮮半島以及整個東北亞地區出現一系列意想不到的軍事對峙局面,波及中國東海和黃海;其中,造成地區局勢最為緊張的是從7月下旬開始的一系列美韓海上聯合軍事演習,雖然美韓宣稱是為了向朝鮮發出軍事警告信號,但美國航空母艦“喬治•華盛頓”號進入黃海,被北京視為矛頭指向中國,直逼中國的海上門戶。中國軍方為此在東海和黃海舉行了幾次對抗性的海上大規模軍事演習,解放軍的一些高級將領甚至發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警告性口號。由此而引發外界有關中美海上大較量的說法,一些軍事專家甚至預測中美海上爭強的時代已經到來。

重新啟動兩國間陷入僵局的軍事交流,就是在這種背景下逐步判斷和作出決定的。北京已經意識到,中國如果在亞洲與美國爆發軍事對峙,不利於中國解決與周邊國家越來越多的紛爭,包括一些島嶼的主權爭端。尤其在這次中日爆發釣魚島風波之後,儘管這些島嶼的主權爭端屬於中日之間的問題,但日美安保條約無形中成了日本的支柱,北京感到比任何時候都需要藉助美國來調和地區關係。

另一方面,美國近年也注意到,由於中國海上軍事力量的崛起,美國正失去它主導亞洲事務的優勢,這既不利於它解決朝鮮危機,也不利於美國在這一地區繼續扮演保護盟國利益的角色。因此,重返亞洲是美國今後一個時期最重要的戰略決策,其重點是阻遏中國在海上的擴張。美國雖有大約10萬兵力長期駐紮在日本和韓國,但近年中國軍事力量的大提升使美國日益擔心。五角大樓今年8月提交給國會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在太平洋的軍事覆蓋範圍很快就可以打到美國的關島。

今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在河內舉行的第17屆東盟地區論壇外長會議上,就已挑明美國的上述立場。當時希拉里表示,解決南海主權爭議是“美國國家利益”的一部分,並說美國政府對南沙群島和西沙群島的“爭端”表示關注,因為這一“爭端”妨礙了海上貿易的開展,阻礙(他人)進入該地區的國際性水域,也“違背了”國際海洋法。希拉里的說法,顯然是警告中國不要單方面處理南海主權問題,這與中方宣布完全擁有南海主權的說法存在衝突,當時激怒了參加會議的中國外長楊潔篪。

今年一月北京單方面暫停中美軍事交流後,美國國防部長蓋茨曾經批評中國的做法太武斷。蓋茨的理由是,中美軍事交流對穩定亞洲局勢至關重要,而北京把它與美國對台售武掛鉤,實際上是使中美關係變成了某一問題的“人質”。但北京堅持,台海安全是中國的核心利益。

從這些錯綜複雜問題來看,美國今後的亞洲戰略是長遠的,牽涉到的方方面面也是長期的;中美恢復軍事交流,可以降低衝突的風險,但不可能改變美國重返亞洲的戰略。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