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張健:諾獎是國際社會對三十年來中國自由民主運動的一個總結

音頻 06:02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中國異見人士劉曉波的消息,在全球引發熱烈反響。我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請來目前旅居法國的中國異見人士張健,請他來談談相關問題的看法。

廣告

近年來,中國異見人士的名字不斷出現在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的名單上,今年,這一獎項終於被劉曉波摘取,張健認為:

劉曉波是我十分尊重的一位中國異見人士的前輩。我們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上就已認識。89年我流亡到法國後,我們一直保持聯繫。08年11月22日我在法國取出了身上的子彈這一天,劉曉波專門給我打來電話,當時他對我說:我也要做一件事情。後來表明,他指的是08憲章。公布之後,他很快就被抓捕。可以說,08憲章是我們中國異見人士一種和平、理性、非暴力精神在中國社會展現的理念和想法。但是,作為一名溫和派的異議人士,劉曉波被捕並被判處十一年徒刑超出我們的想象。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是國際主流社會、包括廣大的民間社會和知識界對中國自由民主運動三十年的一個總結。正如劉曉波所說,這一獎項是給六四亡靈的。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真的也是眾望所歸。當然,劉曉波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人,諾貝爾和平獎所給的,也不是一個完美的人。它所給的,恰恰是我們每一個都有缺陷的人。但是,他們的所有優點都繼承了諾貝爾獎的核心。就是我們在追求一個真正的自由、平等、博愛和諧的社會。

經過多年的爭議,劉曉波成為除達賴喇嘛以外的首位摘取和平獎的中國異見人士,這將對中國的維權運動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從1979年至今三十多年維權的過程中,中國爭取自由民主的過程中,特別是1989年以來,由於中國經濟和整個國際社會的發展,西方社會在人權方面一般都採取隨進的政策。這種政策使得中國隨着其經濟的發展,向國際社會推銷自身發展的模式,很少再有人關注中國人權的的狀態。中國國內外從事民主運動或維權運動的人士甚至遭到一些人的恥笑。這是一種非常不正常的現象。今天的諾貝爾和平獎以這樣一種巨大的道德之心的形象出現之後,讓所有海內外的人都應該思考一下,在推進中國民主運動的過程中,我們都作了什麼?也讓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政治改革非常滯後、特別是人權狀況非常落後、甚至非常嚴酷地被轄制的情況下,進行思索。這樣的一種發展模式最終是無法溶進國際社會的。

如何看待北京政府在獲悉劉曉波獲獎後的立場?

中國的立場是一貫的。但有一點值得注意是,北京第一次使用了“異議人士”的字眼。過去一貫使用的是“罪犯” 、“六四暴徒” 、“暴亂分子”等用詞。另外,諾貝爾和平獎今天所獲得的,我們看到的是全世界的效應,各國的首長都在關注的事情,是要求釋放劉曉波。釋放劉曉波,實際上是希望釋放中國所有的政治犯,中國的政治民主要開放一些。這種國際壓力是很大的。諾貝爾和平獎就像一枚原子彈,中心爆炸開來,後續的效應在中國將是很大的。溫家寶總理有許多講話,也期待着中國社會的改革,歷史長河浩浩蕩蕩,應該順着這個潮流而走。包括中國共產黨人,我想沒有理想也許還應該有希望。如果逆着這個潮流而行,最後的結果將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