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真

十次奧運也無法彌補的差距

音頻 03:38
RFI/Chine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中國政府極為不滿,而香港亞洲周刊採訪的意見領袖和民眾,大多感到興奮。雲南省政協常委、香港通恆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武克剛對亞洲周刊表示,「我們始終不承認文明這個價值的主體」;「始終還是一個革命黨、暴民心態,破壞的心態,打砸搶的心態,不堅持民族整體的反思,是很難融入國際社會的」。他說,只接受西方的自然科學,卻不接受西方的社會科學,「就好象你娶人家的姑娘,但不承認丈母娘一樣」;西方自然科學背後有它的價值觀,而社會科學是科學之母。武克剛和劉曉波有過交往,他認為,劉曉波是一個有建設性的和平主義者;政府動用專政手段,只能「製造殉道者,製造領袖,製造對立面。」

廣告

社會學家鄧偉志對劉曉波獲獎一事表示,「我尊重諾貝爾和平獎評委的選擇權、投票權。不管怎麼指責劉曉波違反這,違反那,但他沒有違反憲法」;劉曉波稱自己憲法的擁護和執行者,諾貝爾和平獎評委頒獎給他,「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尊重」;「我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也尊重評委們的選擇。」鄧偉志還說,中國的各家大學都以請到諾貝爾獎得主來講學為榮。可見「我們是認同諾貝爾獎的」。這次的尷尬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還在獄中服刑,成為一個諷刺。關於如何化解危機,讓中國既保持自己立場,又與國際不致距離太遠,鄧偉志說,「是不是請劉曉波的老師輩人物,一些德高望重的長者來呼籲,讓劉曉波保外就醫,保外就醫後再看如何釋放,恢復自由。我們奧運會講『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如何通過這一事件逐步接近國際社會,充滿智能」。教授劉康說,北京因劉曉波獲獎而向挪威政府提出抗議,這不妥當,「這個評審委員會是一個獨立的機構,設立在瑞典還是挪威,都不影響它的獨立性。我們知道,和平獎是一個充滿爭議的獎,充滿政治意識形態的獎,但無法迴避」;由此而產生激烈對立,也是與全球普世價值的對立,而諾貝爾獎幾乎全球都認同。

香港評論家林沛理撰文表示,這次劉曉波獲獎,諾貝爾委員會發表的聲明用上了近年少有的嚴厲措詞,指中國違反多個它曾經簽署的國際協議,也違反了本身有關政治權利的規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說頒獎予劉曉波,是對和平獎的褻瀆。實情剛剛相反,頒獎給劉曉波,是諾貝爾獎委員會近年來做的最正確、最勇敢,也可能是最重要的決定。這一決定也揭示了中國與國際社會巨大的文明差距。這個差距,是北京舉辦十次奧運、百次世博,也無法彌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