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話題

智利礦難大救援讓中國模式暗淡無光

音頻 06:00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REUTERS/Petar Kujunzic

作為一個礦難頻發的大國,中國人早已經習慣了各種各樣的礦難新聞,對世界各地的天災人禍也不再過敏。然而,在這次智利聖荷賽銅礦舉世矚目的大救援中,33 名礦工被困地下622米的深處,長達69天之後全部生還,還是讓全世界特別是我們看到了一次不一樣的礦難,一個真正的奇蹟。我們今天的話題就從這裡說起。

廣告

對此,有評論寫道,誕生奇蹟的喜悅屬於全世界,因為不同種族、不同膚色和不同國家的人們,從這次救援行動中看到了高揚的生命價值,而創造這項奇蹟的光榮則當屬智利這個國家。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次智利大救援就是一部最好的國家形象宣傳展示片。

《南方都市報》15號的社論文章說,通過這次救援,全世界開始更真切更深刻地認識了智利這個南美小國,即使是小國,它的國民也可以很有尊嚴;即使是小國,它在世界上也可以獲得足夠的尊敬。不過,多少有些令人意外的是,智利讓全世界刮目相看的,並不是這個國家有多麼高的經濟增長率,以及其在南美較為穩定的政局,而恰恰是今年以來接踵而至的兩場大災難。在本次礦難之前的那場智利大地震,雖然強度高達8.8級,名列1900年以來全球第5大強震,但其人員傷亡卻相對較小,地震中表現出來的國民素質也讓外界印象深刻。

前後兩場不同類型的災難以及它們那出人意料的結果,都凸顯了智利的價值觀,用當地一位救援人員的話來說就是,“人是每個國家最寶貴的財富”。當然,這樣的價值觀並非只是口頭上的宣示,而必須依靠堅強的制度保證。正是由於智利政府在建築防震方面的嚴格規定,與完善的災後救援體制,最終才使國民蒙受的損失降到最低。而這一次,一個陌生的詞語井下“避難所”,更是讓中國人大開了眼界。看到那些被困地下的智利礦工,在避難所中又是升國旗、又是吃大餐來慶祝國家獨立日,還能收看足球賽直播,甚至天天洗澡、訓練減肥的神奇經歷,或許會讓其他一些國家、特別是中國的同行們明白這樣一個道理,那就是,沒有如此高標準的礦山安全生產設施,所謂的“戰勝礦難”就永遠只能是一句空話。

對此,網友張東生的點評說,智利礦難的成功救援,關鍵就在於這個作為安全生產必備設施的井下緊急避難所。這裡除了能為那些被困礦工提供食品、水和空氣流通等條件之外,還可以提供溫度調節和排泄物處置等多方面的人性化保障,正是這個避難所讓被困礦工們有信心也有條件堅持下來。那麼,我們為什麼就沒有這套體系呢?這位網友感慨道,是啊,每15名礦工就要準備一份兒、每半年必須更換一次的儲備物資,每年還要定期檢修排氣與供水等設施,就這樣一年算下來,每名礦工也只不過需要多開支5~7萬元而已。貴不貴呢?一條人命才40萬元,與官員們的三公消費相比,這點錢又算得了什麼呢?!

另一方面,就在本次救援行動圓滿結束的喜慶氣氛中,智利總統、億萬富翁皮涅拉竟宣布這座銅礦“確信無疑將永久性關閉”,那些與事故有關的人員也“不會逃脫懲罰”。而智利礦業協會主席則表示:這些礦工不應該被叫做英雄,他們都是受害者。所有礦工脫險之後,我們打算盡全力追究有關方面的責任。不僅如此,在接受中國《東方早報》的採訪時,這位主席更是強調說,監管問題更多是出在政府,而非單個企業的層面。與此同時,他還十分冷靜客觀地表示,“奇蹟註定只會發生一次”。凡此種種,都讓中國網友十分感慨。騰迅網友“幾點睡幾點起” 的點評說,儘管救援行動大獲成功,人家還是要按部就班地追究責任、總結教訓。可我們呢,恨不得趕緊大張旗鼓地歌頌救人的過程有多麼艱辛、多麼的感人等等,硬是把一起起的事故做成了一件件的“壯舉”!

此外,在中國的許多礦難中,一些地方政府和礦主們在事故發生後極力掩蓋事實真相、虛報傷亡人數,對各路媒體記者和那些遇險礦工家屬們嚴防死守。在所謂“維穩”的名義下,封殺新聞、屏蔽消息更是成了家常便飯。相比之下,人們從這次智利的救援行動中看到了許多完全不一樣的地方。比如說,智利有關方面在事故現場專門修建了媒體接待中心,上百名礦工家屬都守候在救援現場,焦急卻又安靜地注視着救援行動的展開。南都社論最後說,“智利萬歲”!這是一位礦工在升井之後情不自禁地呼喊,那一瞬間,全世界都在聆聽,誰都知道,這無疑是一個國民在真誠地為自己的國家而感到驕傲。 (本文部分內容摘編自《南方都市報》上作者吳強、狂飛,以及中選網上作者祝華新的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