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當今世界

作家謝朝平“非法經營”案的背後

音頻 07:37
作者: 瑞迪
18 分鐘

北京四川籍作家謝朝平今年8月底因為寫作以三門峽庫區移民問題為背景的紀實文學《大遷徙》而被陝西渭南警方抓捕,指控罪名是“非法經營”。這一消息立即在中國文化界引起一片嘩然。得益於輿論的強大壓力,謝朝平在被關押29天之後,已經於9月17日獲得取保候審出獄,因為承印謝朝平書著而被捕的河北印刷廠員工趙順也於兩天後取保獲釋。10月中旬,謝朝平接受了本台法語部駐京記者Stéphane Lagarde 的採訪,介紹了他這次被捕的經歷、其中原因,以及他個人對這場莫須有的“非法經營”案後續發展的看法和打算。

廣告

 

法廣:這一次,很多博客作家、記者、還有一些學者都行動起來為您呼籲,這是否表明中國知識界恢復了信心,(形成了一股力量) ?

謝朝平:可以說是一股力量,但我更覺得是中國民主法制的一種進步。我們國家的民主法制在有些方面可能不盡如人意。但是,我覺得我們國家還是在不斷完善這些東西,有很大進步。在這件事上能出現那麼多人聲援我、營救我,就體現了這種進步。那就是一股進步的力量,是推動民主法制建設進步的現象。那些人這樣做,不僅僅只是營救我,聲援我,而且也是促進政府對這方面高度重視,更加重視人民的輿論自由,出版自由。我覺得應該從這個方面來理解這個問題。

法廣:您現在是取保候審,渭南警方會不會再次抓您入獄?

謝朝平:我估計這種可能性不大。我比較自信的是他們說的非法經營的罪名肯定不成立:他們沒有這方面的證據。他們如果有把握的話,那一次,檢查機關就會批捕了。正因為他證據不足,所以檢查機關才不能批捕。

當然也不排除他們可以採取其他辦法。但是,我想,全國人民,或者說全世界,都在關注這件事。他們畢竟是一種不代表正義的力量,沒有能量再讓我進去。這是我的基本判斷。

那件事,我後來通過辦案人員的話語里得知,他們監控了我這部作品(《大遷徙》)從寫作到印刷的整個過程。而且,他們當時來抓我時,把我的胳膊扭傷了,手腕也被他們用手銬砸傷了,近二十天才好。我問過辦案人員:如果你辦錯案怎麼辦?他說:“辦錯案,我不怕,因為是市裡領導讓我們來的,辦錯案有領導負責任,我不承擔責任。”我從中知道了這股力量來自渭南市裡的一些領導 個別領導吧。

法廣:您被指控“非法經營”罪名,真正的指控是什麼?

謝朝平:我在檢查機關工作過十多年,對相關法律,我有基本的了解。所謂“非法經營”有幾個基本要素,有四個方面,而且,四個方面缺一不可。我覺得這四個基本因素在我(這件事上)都是不存在的。他們用這一條對這件事進行偵查比較牽強。所以,我對此比較坦然。

另外,他們為什麼對我下黑手?怎麼說呢?我那本書是寫三門峽移民問題的。這其中可能有兩點在他們看來比較敏感:一是土地問題,二是移民資金問題。

土地問題上,中央在1986年有一個文件,主要說:在庫區用三十萬畝土地,安置十五萬移民。但是,政策到渭南後被縮水,只用了三十萬畝土地中很少的一部分,安置了七萬多移民。剩下的土地被他們出租出去了,這其中的租金是怎樣處理的,現在還不太明白。

還有資金問題,中央對庫區移民撥了很多資金,但這些錢被他們大量挪用。

我的書揭露的就是這些事,所以,引起他們非常強烈的反彈,我覺得這也不奇怪。

法廣:這本書未來怎樣處理?是否可以在中國出版?(一萬五千冊《大遷徙》目前仍被渭南有關方面沒收扣押)

謝朝平:這本書他們現在還不能最後定論。雖然他們已經把書收了,但我覺得,在法律上和程序上,還有很多問題沒有解決。我會用法律的武器,捍衛自己的權利。當然,如果有出版社願意出這本書,我也不會不同意。因為這是幫老百姓說話的書,是推動社會民主自由的書,揭露了一些官員的腐敗。如果通過這種揭露,能夠推動這個社會進步的話,我願意做這樣的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