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真

反日示威中的另一種「聲音」

音頻 03:49
RFI/Chine

自從釣魚島再起爭端,反日示威近日在中國內地爆發。在西安的反日示威中,有人打砸索尼﹑佳能等日本商店和日系汽車行。一些參與這次事件的學生事後都有一種說不出的鬱悶。目擊者諶洪果在最新一期亞洲周刊上撰文表示,我不否認許多學生真誠愛國,但我更認為許多人不過是乘機找到了一個發泄壓抑情緒的由頭而已。這種「鬧事」的由頭是什麼其實並不重要,反日反美反俄都不重要,關鍵是風險要小,關鍵是可以發泄,畢竟允許大家堂而皇之上街的情況是少之又少的,所以值得充分利用。

廣告

諶洪果表示,「所以有學生說,這算什麼血性」?人在這種情況下的表現就可以檢驗自己敗壞到什麼程度,也能清楚展示這種敗壞在平時的根源,即我們的教育缺失到什麼程度。諶洪果說,這次事件是一次騎虎難下的裹脅。對於學生來說,青春被浪費了一回,但也會讓更多的人逐漸變得理性、有判斷力。我相信每多一次這樣的爆裂,就多一批明白和覺醒的人,多一些知道該如何愛國、知道該如何將愛國和愛真相結合起來的人;檢驗一種熱情是否正確的標準,關鍵還是要回歸獨立有尊嚴的自我。為了讓青年學生的愛國血性健康生長,「我呼籲政府允許大家可以自由地討論遊行對錯的問題,而不是事後對愛國舉動都噤若寒蟬,動輒刪帖。不討論就永遠不可能理性起來;就如同不恢復集會、遊行示威的神聖憲法權利,人們就不會學會如何表達正當訴求」。

耶魯大學政治學碩士﹑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沈旭暉也在最新一期亞洲周刊上表示,作為中國特別行政區的香港,雖然也有民間保釣的傳統,社會卻普遍未激起強烈反日情緒,而香港網絡社區對反日的態度,更與內地討論區有明顯區別。不少香港網民、包括認同泛民主派的網民,對中國內地網民的反日理據並非不認同,他們大多將自己看作成「理性的批判者」。

沉旭暉說,一般港人對日本的立場有較深入的理解,這是內地網絡社會相對缺少的,港人習慣了讓政治和經濟、文化議題脫鉤。香港網民喜歡把中國憤青與日本右翼相比,一名網民發表在網站「知日部屋」的言論即為典型例子:也許中國憤青和日本極右基本上是極為相似的人。「以自我民族國家思維為出發點,攻擊對象對人不對事,只不過是站在立場不同的人……連思考都做不到的傢夥,去到哪裡都是一樣的吧。」

沉旭暉說,香港網民對自己參與的示威具有高度文明感到自豪,習慣卷標中國內地的反日示威為混亂、不文明,認為這些示威的效果適得其反,「大吵大鬧並不會促使日本政府放棄釣魚島主權。他們應該想一些更可行的方法,民族主義不是極端主義」!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部特約記者史英強發自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