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動向

諾委會主席駁中國譴責

音頻 05:18

面對中國官方媒體對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不停地嚴厲批判,諾貝爾獎委員會主席托爾比約恩•亞格蘭德最近在紐約時報撰文,以《我們為什麼給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做出回應。文章說,中國當局的這些譴責,無意中卻說明了人權為什麼值得捍衛。

廣告

文章針對中國政府指責諾貝爾委員會幹涉中國的內部事務,指出,“他們錯了:國際人權法和準則高於民族-國家,國際社會有責任確保人權得到尊重。”

文章闡述了現代國家制度主權觀念的演進,指出隨着時間的推移主權觀念已經改變。美國的《獨立宣言》和法國的《人和公民權利宣言》取代了將人民的主權作為國家權力和合法性來源的專制控制。文章說,上一世紀當世界從民族主義朝國際主義轉變時主權觀念再次發生改變。在兩次世界大戰的災難後建立的聯合國,承諾成員國通過和平途徑解決爭端,在《世界人權宣言》中界定了全體人民的基本權利。宣言說,民族國家不再具有最終的、無限的權力。

文章說,今天普世人權提供了對世界各地的任意多數的一種限制,無論這個多數是民主制還是非民主制;議會中的多數不能作出傷害少數的決定,也不能投票通過破壞人權的法律。雖然中國還不是一個憲政民主國家,但它是聯合國成員,並已經根據《世界人權宣言》修訂了其《憲法》。

文章說,囚禁劉曉波顯然證明中國的刑法不符合中國的憲法。對他定罪的依據是“散布謠言或誹謗或任何其它手段,顛覆國家政權,或推翻社會主義制度。”但是文章說,在一個以普世人權為基礎的國際社會裡,防堵言論和謠言並非政府的工作。政府有義務確保言論自由權利 即使鼓吹者呼籲另外一種不同的社會制度。

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亞格蘭德說,諾貝爾委員會長期支持這些權利,通過授予那些鬥爭者和平獎來保護他們。他們包括在蘇聯為反對人權侵犯進行鬥爭的薩哈洛夫、在美國為公民權利進行鬥爭的馬丁∙路德金博士。

亞格蘭德說,中國政府激烈批評劉曉波獲獎,指諾貝爾委員會非法干涉了中國內政,在國際社會面前羞辱了中國,這些都並不令人驚訝。其實事實正相反,中國應該為其強大而成為辯論和批評的對象而感到驕傲。

文章還批駁了認為把和平獎給劉曉波可能會使中國的人權狀況更加惡化的觀點,指出這一論點不合邏輯:“它會使我們得出這樣的結論,我們最好用保持沉默來促進人權。但是,如果我們對中國保持沉默,那麼誰將是下一個聲稱其有沉默和不受干涉權利的國家呢?這一方式將導致我們走上會損害《世界人權宣言》和人權基本準則的道路。我們絕對不能保持沉默。沒有一個國家有權利漠視其國際義務。”

文章認為,中國有充分理由對其過去20年裡取得的成就感到驕傲。我們希望看到其繼續取得進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將和平獎授予劉曉波。如果中國能跟其他國家和諧發展,成為堅持國際社會普世價值的主要夥伴,就必須首先授予其所有公民言論自由的權利。

對一位僅僅因為表達了自己的見解的人就判刑入監11年是一個悲劇。如果我們朝着艾爾弗萊德•諾貝爾所說的國家之和睦的方向前進,那麼普世的人權就必定是我們的準則。

另外,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最近在評論劉曉波獲獎一事時表示相信“他被授予諾獎是因為他所表達和堅持的價值也同樣是諾貝爾委員會所堅持的。”黎安友說:“他為中國人樹立了一個履行憲法所保護的思想自由的榜樣。他要求中國政府去遵守他們自己的法律,而作為回應,中國政府卻違反自己 的法律去把劉送進監獄,表明了政府在抵制能為國內以及睦鄰和平所做出的最佳貢獻。”

黎安友說,在中國成為強國的今天,諾貝爾委員會關注中國朝什麼方向發展是正確的。中國未來的演變不容置疑地影響着世界實現更大和平的可能性。就社會內部的長遠發展而言,民主比專制更加穩 定,而對外部而言,專制權力的發展會對世界和平帶來威脅,而一個遵守法律的憲政體制的崛起則會為世界帶來更多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