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中國

史天健:在亞洲制衡中國是美國兩黨的共識

音頻 10:07
釣魚島
釣魚島

美國中期選舉後,奧巴馬代表的民主黨在國會失利,雖然保住了參院,但是失去了眾院。美國這次中期選舉後,對美中關係是否有影響,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就這些問題,我們採訪了美國杜克大學政治學教授史天健先生。

廣告

 

 

史天健,你好!首先,你認為美國這次國會中期選舉的結果是不是在意料之中的?

應該說是在大部分觀察家的意料之中。用比較形象的說法就是風暴把奧巴馬推向前台,同時由於經濟不好,同樣的風暴又把他刮到一邊去。

另外,美國的中期選舉對奧巴馬今後的政策會有什麼影響,首先對他的國內政策。
 

很顯然,本來由他控制的參眾兩院,現在是眾院易手。眾院易手最大的問題是,奧巴馬的一些改革政策,再往下實施相對來說就很困難,所謂困難首先就是一些政策他要在眾院跟共和黨討價還價。另外,共和黨被選上了,他們要恢復以前的一些政策,包括奧巴馬引以為傲的醫療改革,他們在某種程度上要開倒車。

對奧巴馬的外交政策會有影響嗎?特別是他的亞洲政策?

對外交政策的影響,如果我們觀察美國過去三十年到四十年對亞洲的政策,特別是聽眾關心的對華政策。我們看到一個現象就是共和黨人上台的時候, 中美關係相對來說比較穩定,因為共和黨人更多強調的是商業貿易和大企業的利益。而民主黨上台強調較多的是勞工和人權等問題,這些問題占的比重比較大。這樣就造成了過去幾十年,凡是民主黨在台上 時,中美關係相對來說沒有那麼穩定。如果說,原來我們的觀察是對的話,我們想這次共和黨上台後,可能在人民幣等這些問題上,對中國的壓力在相當程度上減小。但是共和黨有另一個問題,就是在台灣問題上他們一向比較重視,所以我們看到美國大規模賣給台灣武器大部分是在共和黨當政的時候完成的。現在中國周邊外交形勢比較嚴峻。如果共和黨人再向台灣出售武器,我想這對中美關係衝擊可能也會很大。換句話說,經濟上可能壓力會減小,而政治上,尤其是軍事上的壓力未必會小。

美國本來有在亞洲制衡中國的這種意圖,這次民主黨失利以後,對美國這一意圖有沒有影響?

我認為不會,我想,在制衡中國的問題上應該是美國兩黨的共識。大概在十年以前,布什當政的時候,美國有一位非常有名的 搞戰略的人叫密爾沙莫爾。他在芝加哥大學政治系,他是所謂的解構主義大師。當時他在美國“外交事務”雜誌上有一篇 非常有名的文章,文章說,我們現在應該制衡中國了,不然的話就太晚了。 這個事情吵來一段時間後不久就發生了911,把美國的注意力完全吸引到了中東和阿富汗這些地方。因此,制衡中國的觀點就沒有成為當時主流社會所要關心的事情。沒有成為主流關心的另一個原因是當時中國還沒有那麼強, 特別是從經濟上看。因此大家說,還不用太擔心。但是十年一夢。美國許多戰略學家突然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告一個段落後,突然發現,中國現在已經變得比較強大,我想密爾沙默爾當年的警告對這些人依然起作用,所以, 大家趕快回來關注中國,要在中國周邊制衡。看這次無論是日本對中國在東海釣魚島的挑釁還是越南,印度甚至是希拉里到柬埔寨,其實目的就是一個,就是動員大家起來,用他們的話說,我們不是反中國而是要平衡中國。從中國的角度來說,就是要建立一個制衡中國的聯盟。因此我認為,在未來幾年,從大方向看,美國的這一外交政策不會變。

你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外交政策是否會發生變化?

我想這是必須變的,而不是應該不應該。中國的韜光養晦的政策已不適合新時期的需要。韜光養晦政策在過去三十年起了很大的作用。就是說,不出頭,在下面悄悄的發展。但是發展到一定階段,不出頭實際上是不行了。現在我們來看,像釣魚島問題,釣魚島問題本身是建交的時候,鄧小平說,我們現在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我們把它擱置起來不解決,不解決不等於這個問題就不存在了。別人無日無夜不在想解決它,於是很多人很多國家利用中國的韜光養晦,不斷蠶食中國的領土。 然後到了某一天會總爆發。實際上釣魚島問題是一個總爆發。爆發以後就要看,你如何處理,你還能當縮頭烏龜嗎?你還能說不再管釣魚島嗎?除非你下決心說,釣魚島為不要了。這次為什麼說中國政府態度是強硬的,因為,如果中國再不反應的話,日本名正言順的就可以說,釣魚島就是我的。所以中國政府在日本問題上是強硬的,同時,這個強硬政策也是給周邊國家看的,就是說,日本這樣做,我反應強硬,因此像菲律賓越南等國能在南海問題上 有一個妥協。日本是不同你妥協,你不是韜光養晦嗎,那麼我就把這個地方搶過來。變成我的了。實際上,中國 本來是想在這個問題上妥協的。但是你想妥協別人不想妥協,這是不行的,所以現在這中國我覺得 中國應該認認真真的對外交政策做一個檢討,然後在新的歷史時期恐怕應該提出不同的口號。當然我想說,不同的口號並不是為了以鄰為壑。 以大家為敵,而是說至少要樹立一個說話算數的形象,這樣才有可能穩定周邊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