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廣場

李昌玉:感謝胡錦濤先生助劉曉波一臂之力

音頻 11:31

距離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儀式還有幾周時間,但深陷大獄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仍然看不到親自前往挪威首都奧斯陸領獎的希望。甚至他的妻子劉霞也被軟禁在北京家中。不久前,劉霞發出一份公開信,邀請劉曉波的150多位朋友前往奧斯陸參加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儀式,但是,從那時起,劉曉波的朋友們或多或少受到當局的干擾。

廣告

當局甚至有點風聲鶴唳,從現在起就開始阻攔他們出境。山東大學退休教師李昌玉老先生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一生經歷了許多苦難,九十年代從山東大學退休。但一直苦苦思索中國的前途,並發表了大量探討政改,揭露時弊的文章。李昌玉也是劉霞女士邀請的150多名出席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的朋友之一。他同我們談起劉曉波,談起在劉曉波夫婦缺席的情況下,誰應該替劉曉波前往奧斯陸領獎這件事?他還簡略表述了他對中國如何進行政治改革的思考。

中國人追求自由民主的努力得到了世界的肯定

李昌玉在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公布劉曉波獲獎的消息之後二十分鐘左右,就有朋友打電話告訴了他這一消息。當天晚上。他寫下“祝賀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一文,第二天發表在『觀察』網站上,以表明他的態度。

在李昌玉看來,“劉曉波是第一個在中國大陸的中國人獲得了這個獎,意義重大。這表明中國人在爭取自由、民主、人權方面得到了西方的肯定。這是一個很重大的成就”。

他認為,中國人從1840以來就為爭取自由民主而奮鬥,並且建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但是又經過了100年,還在這裡徘徊不前。“這回中國人的努力,通過劉曉波這個人,得到了世界的肯定。”李昌玉是這樣理解的:“其實這個獎不單單是給劉曉波個人的,而是對於中國人的一種肯定…。他認為,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劉曉波,“這個首先要感謝我們的胡錦濤先生,是他助了一臂之力。”

誰應該替劉曉波領獎?

劉曉波身陷大獄,其妻劉霞目前也被軟禁在北京家中。在他們夫妻無法出席的情況下,誰來替劉曉波領獎呢?劉霞不久前發出一份公開信,邀請150多名劉曉波的朋友前往奧斯陸出席和平獎頒獎儀式。李昌玉先生也在被邀之列。

誰去最合適呢?李昌玉說,現在還是未知數。但他在網上看到曹長青寫的一篇文章,對誰應該代劉曉波領諾獎提出建議。李昌玉覺得這個建議值得大家重視,“如果劉曉波知道的話,我想他會慎重考慮這個意見的”。

李昌玉向記者讀了那篇文中的幾段:

事實上,我認為有一個非常好的方案:如果劉曉波夫婦不能去領獎,最合適的代領者,應是六四屠殺時被坦克壓斷雙腿的倖存者方政。最應受邀出席頒獎典禮的,不是任何國內外的“人物們”,而應是那些仍在獄中的政治犯們的家屬。
劉曉波在得獎後說,這個獎是給六四亡靈的。所以方政去代領,符合劉的意願方向。既然亡靈們不能登上領獎台了,那為什麼不讓一個活着的,最能用身體見證六四屠殺的人去領獎?

在六四之夜,方政作為天安門廣場的抗議學生,兩腿被中共坦克壓斷,高度截肢,二十年坐在輪椅上(去年來到美國)。這個形象出現在挪威的頒獎台上,會成為全球媒體的聚焦中心,將讓全世界再次想到天安門那些無辜被殺害的孩子,那些傷殘的身心,那些艱難的掙紮,那些不屈的抗爭!一個坐在輪椅上的、雙腿被解放軍坦克碾斷的倖存者形象,比任何語言,任何領獎詞,都更能震撼世界、打動人心;尤其在今天這個手機網絡時代,這個輪椅上的照片,會隨着挪威頒獎典禮的報道,傳向整個世界!

看中國的事要反過來看 讀報紙要從反面讀

中國現在消息封鎖很厲害。大家是如何知道劉曉波獲獎這件事的?他們怎麼評價劉曉波這個人呢?李昌玉表示也許身處大學的緣故,周圍的人知道劉曉波獲獎的人很多,他接觸的人對劉曉波獲獎這件事都是正面評價的。李昌玉介紹說,當年劉曉波文學博士畢業時,有很多超前的理念、觀念,那些一鳴驚人的觀點大多是關於文學和美學方面的。時稱“一匹黑馬”。“我們當時知道劉曉波的人就很多。後來,六四的時候,高校捲入六四比較深,知道劉曉波的當然比較多。也許社會上知道劉曉波的就少一些。但這回還是有很多人在關心。比方在書店裡就看到,就聽到有人跑來問:有沒有劉曉波的書賣呀?這就說明社會上還是有很多人注意這個事情”。

李昌玉說對官方的媒體報道要有分析,要會看,就會得到很多信息。比如對劉曉波這件事,“雖然報上發表的都是反面的、批判的文章,中國人也已經習慣了。看中國的事,要反過來看。讀報紙,要從反面讀,不要從正面讀,那就知道許多事了。”

中國的政改要漸進

近來中國談政改的又多了起來,劉曉波獲得諾獎,能否對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起到某種推動呢?

說起這件事與政改的前景,李昌玉首先對中國的各種力量做了分析。他認為“現在中國有幾派人。一派是極左派,就是喊毛澤東萬歲的…。這一批勢力也很大。但是他們主要是在弱勢群體,下崗工人當中有一些影響,獲得一些同情,但也不可小視。可能會造成一些很大的干擾。 因為毛澤東還有很多的欺騙力,煽惑力。

第二種情況就是在民主派當中,也有一些激進的,特別是在海外的一些人。比方對劉曉波獲獎,他們極力反對,因為他們覺得劉曉波和平、平穩、改良,好像不革命。這一批人他們甚至集體向諾委會上書,反對把獎授予劉曉波。但這批人群眾基礎可能不太厚。

按李昌玉的說法,“國內比較理性的人是主流,就是主張民主化、自由化、憲政化,但是要漸進的發展。不期望一步成功。因為,特別像我們這些年齡比較大的一些人,都體會過革命並不是一個好東西,革命不是萬能之寶。相反,回顧中國百年來的革命,尤其是四九年的革命,社會付出的代價太大。而得到的東西遠遠不是當初所想的那些東西。所以,我們並不希望再來一次暴力革命,而是漸進的改良。所以大家都比較理性。

李昌玉認為現在中國主張民主化的人不少,包括不同年齡段的人,從90幾歲的像剛剛過世的李普,往下數,五十幾歲這個年齡檔次的,頗有一些很有成就和見解的學者,處在民主化進程的已經有相當的人了。他說:“我想,中國應當是,還是很有希望。這個過程可能是相當曲折的,至於具體是怎麼引發,現在無法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