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觀察

王軍濤談:由APEC峰會看美中關係

音頻 05:48

廣告

在日本橫濱召開的第18屆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經過兩天議程,已於14日下午在日本首相菅直人發表“首腦宣言”後宣布峰會閉幕。

本次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前,各國領袖剛結束在韓國首爾召開的20國集團峰會。中美兩國可說從韓國20國金融峰會開始的人民幣彙率爭論延伸到橫浜峰會。就本次亞太經合組織峰會過程來看,是否意味着中美兩國正展開一場地區政治、經濟主導權的爭奪戰。關注國際時事的流亡海外民運學者王軍濤接受本台採訪,對此問題作以下的分析及評論,他指出:

“此次亞太經合組織峰會開得確實是時候,因為對中國及亞太問題觀察家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檢驗場合。從上世紀末至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爆發後,人們廣泛地判斷:中國作為一個大國迅速崛起,影展全球事務中,特別是亞太地區事務中發揮很大作用。中國崛起後,對原來的世界領袖,特別是在冷戰後獨挑世界領袖職責的美國會構成何種挑戰、在中美關係、在全球化、在亞太事務關係進程中會有何演變,此次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可說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觀察機會。”

“以峰會的角度來看,與觀察家們對中長期所作的判斷並無太大的區別,但從趨勢上來看,中國的影響力確實已經迅速上升,而且已被全球、被亞太地區的主要國家接受了,這是第一個判斷。”

“第二個判斷:其實美國仍是在亞太地區繼續維持主導作用。中國現在僅僅是對它構成一個挑戰而已。但美國現在並未放棄它領導世界的職責,而且世界上及亞太地區的各主要國家還是願意與美國保持良好關係。在峰會討論的經濟政策上,各國都是從利益出發,但在重大議題,關於國際社會基本規則等的問題上,仍願與美國的立場保持一致,仍對中國社會提出質疑,例如:對在中國國內一些論壇上提出內部問題的新討論及新的規則並不認同。”

“ 第三,“中美兩國角力”現象與觀察家們過去的一些判斷並不矛盾。在上世紀90年代,在美國曾有一場“中國威脅”大論戰。大論戰中有兩個觀點,其中對中國威脅觀點的主要論據是:中國若崛起後,中國一定要主導亞太事務。而美國,從門羅總統開始,就在世界主要地區堅持奉行一個政策:保證一地區不能有一個主導性的霸權出現;如果出現,美國就要與其他的權力中心共同去抗衡這個霸權、去平衡它。當年日本霸權崛起後,就是被美國這一政策圍堵擊敗。而中國崛起後,會不會走上這條類似的道路?這是現今觀察家們很關心的,因這未來牽涉到亞太地區的和平。所以,不僅是現在的兩個權力角力的問題,也牽涉到“和平”的問題。”

“現在來看,最近在南海、黃海所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可以表明:現在這地區的一些主要權力單位還是願意讓美國在這地區出現,而且讓它保持一定的影響力。這些權力單位包括了一些在歷史上曾經與美國打過仗、有過緊張關係的國家。他們都採取這種態度,想平衡中國正日漸上升的影響力。”

“而中國方面,我認為中國並未向主導這一地區的事務,它僅想着這地區里能說話算數,有話語權。所以,現在中美兩國還沒有到真正劍拔弩張的地步,還只是在一些具體的問題上角力而已;但在一些更大格局上,雙方都在調整自己的資源分布,調整自己更長期的戰略。”

“至於最後結果會怎麼樣,我們還有5到10年的時間去觀察:中美兩國究竟誰能在這地區主導地區事務。現在中國爭奪話語權主要表現在要參與這地區事務決策國家行列的決心與意願,而不再只是如過去那樣,以美國與日本等大國的態度為導向、聽從它們的傳統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