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香港/新聞自由

港府涉違規截聽新聞材料捱批

香港夜景
香港夜景

最新一份《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周年報告》顯示,出去年有十二宗涉嫌違規截聽的個案,涉及可能取得法律專業保密權或新聞材料的資料。香港記者協會和律師會批評當局做法,認為有損新聞及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精神。

廣告

根據截聽及監察事務報告,執法機關去年提出近一千八百宗截取通訊的書面申請,只有十五宗被拒絕,而針對目標人物的監察行動亦有逾二百宗申請,亦大部分獲得批准。執法機關藉此拘捕共441人。 

不過,報告同時指出,有十二宗涉嫌違規截聽個案,當中,更首度發現違規截聽新聞工作者的通話,令保密的消息來源外泄。

現時法例規定,若截聽時涉及新聞材料,執法人員必須向小組法官申請許可,但條例沒規定,法官應以什麼準則作出判斷及如何處理相關數據。結果在涉嫌違規的個案中,前線人員獲法官批准繼續截聽一名目標人物聲稱向編輯提供可作新聞的材料,而在另一宗個案中,則沒有要求執法人員在截聽目標人物向記者講述執法詳情時若涉及新聞材料要另行申請,結果兩宗個案都是在傳媒刊登有關新聞材料後,當局才停止截聽。

香港記者協會批評現時截聽新聞材料的所謂較言申請門坎形同虛設,因為司法人員對新聞材料的敏感性認知不足,亦缺乏執行細則,令須要保密的數據源身分爆光,令數據源因害怕被執法人員追蹤而不敢向新聞界揭露黑幕或違規事件。記協強調,建制或機構內的違規事件須要內部人員以隱密的身分披露,缺少了這些發出警告的「吹笛者」,違規事件難以向外界揭發,最終令社會受損。該會要求,新聞材料應享有一如法律專業保密權的免被截聽地位。

另外,報告亦指出,一名偵查人員先後三次截聽目標人物與律師之間的電話,破壞律師與委託人之間的保密關係,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胡國興法官批評,有關執法機關沒有作出預防措施,避免無意截聽享有法律專業保密權的資料。香港律師會加入譴責行列,並指有關做法可能讓相關被告日後以此作為推翻裁決的依據。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主席塗謹申亦批評當局做法,建議修例,容許截聽專員翻聽可能享有法律專業保密權的截聽數據,以便進行監察。

有議員和社運人士均曾揭露被截聽疑雲,法院其後裁定,當時的截聽行為完全沒有監管,違反基本法的通訊自由,港府於是在2006年匆匆立法,要求執法人員要先經申請才可進行截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