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動向

美聯儲主席伯南克反擊中國

音頻 06:11

在過去幾周,尤其是在20國峰會上,美聯儲新出台的量化寬鬆政策遭到嚴厲抨擊。德國、中國和其他貿易盈餘國指責美國是開動印鈔機使美元走軟,推高大宗商品價格並令現金大量涌 入新興市場。美聯儲主席伯南克日前公開對此予以還擊。他說,中國壓低人民幣彙率的做法對於全球經濟復蘇造成嚴重問題。他說,其結果可能對任何一方造成增長減緩。 

廣告

去年,奧巴馬總統和蓋特納財長試圖用各種方法使中國自己讓人民幣更快升值,但並未如願。美國“市場觀察”報道說,他的講話可能會給奧巴馬政府下一次遞交國會的報告中將中國定為彙率市場貨幣操縱國以更充分的理由。那個報告已經延期,並可能在任何時候做出,雖然一些分析家認為在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明年一月訪問美國之前不會發表那份報告。

伯南克認為,在20國集團峰會上出現的緊張以及這種緊張的加劇,使得這一集團恢復全球經濟增長的努力被減弱。他批評中國,“低估貨幣價值的策略不僅對世界體系而且對使用這種策略的國家都已顯示了重大不利。”他說,中國出口導向的增長策略“最終不會成功,如果不考慮全球增長和穩定的策略影響的話。”他說,中國努力維持一個壓低的貨幣政策意味着其使用獨立貨幣政策以穩定其經濟的能力被削弱。他對國際社會無法迫使中國使其貨幣升值表示遺憾。

不過一直跟中國打交道的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星期一在接受華爾街日報副總編採訪時認為,其實讓人民幣升值也是中國經濟自身發展的需要。他說:“中國正在讓人民幣升值,升值步伐非常緩慢。他們很不樂意讓人民幣大幅升值,這我可以理解。但他們還是在讓人民幣升值,因為如果不這麼做,所有經濟 基本面的壓力最終都會化為通貨膨脹或資產泡沫,從而可能影響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能力。”

市場觀察報道,與那些指責美聯儲應對中國資產價格過度膨脹負責的中國官員相反,伯南克說,投資者被中國吸引是因為他們感到中國的彙率調整是不完善的。伯南克說,眼下全球經濟在以兩種速度復蘇,新興市場經濟強勁增長,而7個發達國家僅緩慢前行。他說,如果有一個市場導向的世界彙率機制,那就會使經濟向著平衡調整,即新興市場貨幣會走強,冷卻需求,支持推進經濟的活動。

伯南克說,就目前情況而言,中國壓低幣值阻止了其經濟的調整,他說,“貿易盈餘國推行的壓低幣值政策正在抑制所需的國際調整,並正在創造溢出效應,而如果彙率能更好反應市場基本面的話這種效應是不會存在的。”因為新興市場經濟的強勁擴張最終將有賴於更多發達經濟體的復蘇,因此如果一直保持雙速增長的話,將會導致所有國家的增長速度都減緩。

伯南克承認中國沒有一個完全可轉換的國際貿易貨幣的必要基礎設施。短期而言,伯南特認為各國必須認識到他們實現再平衡以保持全球經濟穩定和繁榮的集體責任。他說,有貿易盈餘的快速增長國家應該採取行動減少盈餘,而有巨大赤字的緩慢增長國家應該採取相應的行動。“遺憾的是由於彙率調整機制的不完善和全球增長前景被標示的不平衡,過於強勁的資本流入新興市場可能會繼續。”

華爾街日報也《印鈔不是我的錯,是中國惹得禍》為題報道 伯南克的反駁。他認為,中國和其他新興市場通過人為壓低本幣彙率,正在放任其經濟走向過熱,使貿易失衡得不到調整,並造成了他所謂的冷熱不均的“雙速復蘇“,而這樣 的復蘇是不可持續的。他警告說,它們的‘彙率低估策略’對於自身和整個世界經濟來說都構成了”重大不利”。

美聯儲決定購買6,00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即所謂的量化寬鬆,在上星期於首爾舉行的20過集團領導人會議上引起德國、中國、巴西等國的批評,這一舉措同時也受到了國會共和黨議員的抨擊,包括共和黨明星人物佩林的批評。

華爾街日報還說,伯南克的話雖然在語氣上顯得很學術,但它卻以鮮見的直白,將新興市場的通脹壓力和彙率問題引發的矛盾歸咎於中國等壓低本幣彙率的國家。他 問,為什麼很多新興市場的官員不讓本幣朝着與市場基本面更加相符的水平升值呢?他說,主要是因為他們相信這樣做將會刺激出口、提高增長。很 多國家的央行都通過干預外彙市場來管理彙率。在美元通過出口大量湧入它們的經濟體之際,它們的央行會保留這些美元,並用來購買美國國債等資產,而不是兌換 回本幣。如果兌換成本幣的話,就會造成本幣升值。伯南克指出,中國在阻止人民幣對美元 升值的過程中,已經積累了規模達2.6萬億美元的外彙儲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