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趙連海案戲劇性變化的背後

音頻 07:26

中國毒奶粉受害兒童家長代表趙連海11月10日被北京大興法院以“尋釁滋事罪”被判刑兩年半,這個一審判決驚動世界,趙連海本人也馬上表示不服判決要上訴。這之後,趙連海事件成為香港媒體關注的焦點,甚至成為香港政壇辯論的議題。就在趙連海上訴期限11月22日即將屆滿之時,此案又發生戲劇性的新變化。

廣告

首先是一直不被允許與趙連海會晤的兩位辯護律師突然接到解聘書,然後是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報道說: “趙連海表示認罪服判,至11月22日上訴期滿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生效。司法機關已經受理對趙連海保外就醫的申請。”種種跡象顯示: 趙連海案戲劇性變化的背後,不僅有官方對趙連海本人家屬及律師的壓力,還有官方媒體報道的操控導向。

本台在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報道:從11月10日趙連海一審判決之後,他的律師彭劍及李方平,多次要求會見趙連海,卻被看守所拒絕。昨天,在至少5名公安陪同下,律師彭劍及李方平抵達北京大興區看守所,欲確認趙連海是否提出上訴。看守所趙姓所長向他們出示一張字條,表示取消二人的律師委託關係,簽名時間為17日,署名是趙連海,並打上紅色手印。

趙連海的兩位律師對於昨日的事態發展,當時感到很突然,本台電話聯繫兩位律師中的一位李方平律師,他向我們證實了有關的情況:

RFI:這兩天發生一些變化,您現在還是趙連海的律師嗎?

李方平:因為他現在已經沒有上訴了嘛,也已經解除(律師) 委託了,應該說我只能是他一審的辯護律師。

RFI:他什麼時候解除上訴的?

李方平:他家屬的話,是昨天,他本人的話,是前兩三天吧。

RFI:就是說他們已經不上訴了?

李方平:對,這是新華社那邊的一個信息。

RFI:是新華社報道說趙連海不打算上訴了?

李方平:嗯。

RFI:同時也聽說他要求保外就醫,

李方平:對。

RFI:你們還有什麼其他消息?你們和家屬也很熟悉的吧?

李方平:家屬現在聯繫不上。

RFI:您對這件事還有什麼看法和分析?

李方平:我個人的話,當然尊重趙連海和他們家庭的意思表示,因為他們是這個事件的當事人。

RFI:這個過程是不是出乎您的預料呢?

李方平:也有一些吧,對,沒有預料到。但也是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一個結果。

以上是趙連海案的一審律師李方平先生向本台證實:他和彭劍兩位律師被解除律師委託、以及其他與此案相關的情況。

據本台在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的報道:事實上,李方平和彭劍兩位律師在被“取消資格”之前,一度承受極大壓力。自上周五開始,兩人連續被北京司法、公安等部門“邀約傾談”,彭劍更在周六、日失蹤,他昨天向傳媒表示,自己被安置在北京郊區昌平的一家賓館中,反覆被勸誡“禁止再參與趙案”。而趙連海的哥哥、姐姐等多名趙家成員,連日來均遭到當局壓力。中國內地雖然有數千位毒奶受害兒童的家長,奔走在索賠路上,但至今無一宗成功。彭劍表示手中積壓至少300份委託協議,他認為未來毒奶粉索賠唯有透過上訪渠道,但前景本渺茫。

綜合各方面的信息,可以看到:趙連海一審判決後激發香港媒體和政壇的激烈反應和國際媒體的大量報道,這逼迫中國高層重視此案,並以各種可能的方式尋求出路,消減負面影響。司法部門一直不許律師會見趙連海,使外界無法了解監獄裡的趙連海的真實處境和訴求,但如果監獄外的趙連海家人和律師都受到種種壓力,監獄中的趙連海的處境就可想而知了。

此案一審判決以來,官方新華社通過報道文章來操控輿論導向的做法也非常明顯。新華社香港分社一篇文章引述大興區人民法院的說辭,不僅指趙連海早有違法前科,又指趙的兒子因飲用問題奶粉,左腎患有小結石,已獲院方免費治癒,被列入「輕症患兒」的賠償範圍,但趙仍利用這一問題,先後組織、煽動、糾集一些人在北京市五個地方採取呼喊口號、非法聚集等方式起鬨鬧事,嚴重擾亂上述地區的社會秩序或交通,故此依法判刑。

曾替趙連海寄出上訴書的中國維權法律學者許志永,通過推特文章駁斥這篇文章,題目為:《人不能只為自己》,許志永指出:趙被定罪的所有行為,都是行使公民正當權利。「有些人站出來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大家。」他質疑,如果這叫尋釁滋事,那未,所有路見不平行俠仗義的公民,是否都是尋釁滋事?況且,趙的行為並沒有引起混亂,批評報道沒有法治邏輯,許志永要求新華社說話時問問自己良心。另外,新華社由始至終都沒有提趙連海「組織、煽動、糾結」了什麼人,也不敢提趙連海借什麼「其他事由」滋事,新華社不敢講的是,趙連海煽動糾結的「一些人」是三千萬奶粉受害者家長的勇敢代表,滋事的「其他事由」是黑監獄中訪民被強姦無處報案。

香港方面,早前去信最高人民法院要求翻案的港區政協委員劉夢熊批評新華社報道是一面之詞,是為法院的錯誤判決,保駕護航。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指出,新華社翻趙連海舊案,是抹黑之舉,亦是慣用技倆,希望損毀趙的人格,即使所指的罪行是真的,亦不應與現時的維權案混為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