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雙起”言論遭媒體反擊

音頻 05:03

重慶“打黑”行動中的明星人物、公安局長王立軍在10月16日在一次內部會議上,高調支持民警“維權”行動,並威脅對於“歪曲事實真相”的報紙,公安機關起訴報社,民警起訴記者,即所謂“雙起”。消息傳出,輿論大嘩,南方報業集團和各地都市報發文強烈批評。

廣告

王立軍的講話是在重慶市公安局黨委2010年第22次會議上作出的。這次緊急召開的會議主要針對發生於9月30日的“武隆余海波等人妨害公務案”。據媒體報道,重慶市武隆縣億萬富翁余海波,因阻止地方管委會對其公司名下“天秀仙居”售樓處外圍牆的拆除,與管委會發生衝突。據重慶警方稱,余海波先是指揮工人阻斷公路,等其親自趕到後,駕駛寶馬車橫向停在路中央,並率眾毆打現場拍照取證的民警,造成相機損毀和多人受傷。

王立軍在講話中對本次事件中紀檢督察的角色大為不滿,稱其“對民警缺乏感情”,並要求“予以嚴肅問責,並通報全局”。他高度頌揚警察所扮演的社會角色,厲稱“一旦與警方對抗,造成警察被傷害,全國的警察都將誅之”!

但是,王立軍在講話中流露出妄自尊大的權力意識。他要求“對涉案人員,要依法全部緝捕,至少勞動教養三年。對用於堵斷公路的渝.ANV678號寶馬車及其它幾台車輛,全部以作案工具罰沒。”並稱自己第一時間就明確批示“肇事者全部教養三年,不投送”。

隨後,王立軍話鋒一轉,提出“今後,凡是報紙歪曲事實真相攻擊我市公安機關和民警的,就以單位起訴當事報社和撰稿人;如果他提及民警個人,且造成後果的,民警拿着證據到法院起訴記者,相關部門和民警所在單位要支持和協助。”“公安機關起訴報社,民警起訴記者”,這就是王立軍所稱的“雙起”。

王立軍在講話中進一步解釋了“雙起”的用意:他自認為“政治上我們沒有駕馭權。但他如果把政治變成法制,這是我們的強項。”“搞政治我們只有一半的主動權;進入法制軌道,我們就有了全部主動權;要把這事變成案子,他就是觀眾了。”

王立軍最後要求,民警任何時候受到侵害,都必須第一時間維權。單位政委、政治處主任及有關政工幹部必須第一時間前去看望慰問,“不問對錯,首先撫平民警心靈創傷”。“紀檢督察要第一時間跟進維權,敢於叫板,敢於拍桌子。”

該內部講話在互聯網上流傳極廣,但沒有官方的權威否認。南方報業集團旗下的《南方農村報》為此發表社論  《王立軍的“雙起”論讓輿論齒寒》。社論稱,王立軍的邏輯表面看來也是在尋求司法解決,卻被一層咄咄逼人的氣勢所包裹着,並提出質問:不問青紅皂白已經到了顧不上對錯的地步,這是在為警察維權,還是在為權力暴虐張目?

《東方早報》對此評論稱,重慶警方此番能祭出“雙起”的大旗,而不是將當事人直接抓進看守所去“躲貓貓”,倒還不失為一種“進步”。而“雙起”論引發爭議的焦點,並不在救濟的渠道,而在“凡是”的霸道。在警局和媒體的司法對決中,應當是法律而不是警察擁有“全部主動權”。

《現代快報》將王立軍在講話中流露出的情緒稱之為“護犢之心”, 它反映了一些地方政府機關目前隱含的“泛惡論”,甚至把代表民意訴求的新聞報道也劃入敵意的範圍。從“跨省追捕”“網上通緝”乃至今天的“雙起”,都是這一畫界的表現形式。

面對批評,重慶警方也試圖自圓其說,10月19日,重慶市公安局宣傳處處長蒲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雙起”只是針對“有歪曲事實真相攻擊公安機關和民警的(報道)”; “雙起”並沒有藐視輿論監督,因為它並非針對負面報道。“不實的輿論,怎麼能說是輿論監督?”蒲劍反問道。

在群情洶湧的批評聲浪中,也有若干為王立軍辯護的聲音,來自重慶本地的《重慶晚報》署名“江濤”的評論得意地稱,“雙起”言論無疑帶着一股“殺氣”。尤其是出自打黑英雄之口,其威懾力自然非比一般。那些斷章取義“雙起”言論的人,不是概念錯誤,而是法理錯誤。他還指責批評者“雙腳跳起、離地三尺”、“精神過敏、胡言亂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