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當今世界

何光滬:人民沒有安全 國家安全還有意義嗎?

音頻 06:17
作者: 古莉
17 分鐘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何光滬最近因去新加坡參加學術會議,在北京國際機場受到強行阻擋。理由是“可能危害國家安全”。何教授認為,他被阻擋出境與他被邀請參加今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有關。他其實並不認識劉曉波和劉霞夫婦也沒有親眼看到那個邀請名單,但他卻領教了被恣意踐踏人身權利的滋味。為此他寫了一篇抗議檄文公布在網上,題目叫做《我的抗議 : 人民沒有安全 國家安全還有意義嗎?》下面摘要介紹這篇文章:

廣告

何光滬教授說,2010年11月19日,為了參加在新加坡舉行的學術會議,我到北京國際機場乘飛機,卻被執班人員強行阻擋出境,理由是,我的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我要求對方說明我“可能危害”的證據,沒有得到任何回答!

我只能猜測其中緣由:是由於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關在獄中,只能由他的妻子劉霞草擬邀請出席者名單;儘管我不認識他們夫妻二人,卻聽說邀請名單中有我;我又聽說另一些在單上有名者,並非前往挪威,也被阻擋出境。在被阻擋時,我向對方說出了這個推測,對方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何光滬教授認為,當局肯定竊聽或偷看了他的私人通訊,因有不少信息他只在自己的電話和電郵中提過。他說,僅僅因為有人想要,或打算請我出席一次儀式或宴會,我就被剝奪了通訊安全,人身安全和旅行自由,連上廁所都被看守。我的機票、乘車花費和時間損失,沒有賠償,等於被搶。

何教授說,請看今日中國大陸:在江西,一對老夫妻為了保護自己的家,一個在強拆者面前自焚而死,一個重傷住院,他們的女兒進京告狀,竟被政府派人圍在機場阻擋登機,被逼到女廁所里去呼救!

在廣西,一名女警察履行法定職責,被違法開除,到北京告狀,被同政府簽約的“保安公司”暴力綁架、非法監禁、押送離京(綁架一人獲利二萬元,該公司同各地政府簽約,獲利千萬元,豢養上千名打手,監禁無數人,包括三歲孩子和七十多歲的老人)!

還有一位十五歲的少女,因為交不起學費而上訪各級政府,要求執行法院要殺害她母親的兇手賠償五千元的判決,八年未果,反而被多次關押,最後被逼進精神病院……

何光滬教授是宗教哲學博士生導師,了解中國宗教界情況。他說,長期以來,一些堅持自己信仰的天主教神父和基督教牧師,甚至普通信眾,也常常被任意剝奪人身的自由,更不必說通信的安全或自由。就在上個月,赴南非參加第三屆世界基督教洛桑大會的近200名中國代表和志願者,就被用包括暴力在內的各種手段非法阻擋出境;而在諾貝爾和平獎宣布至今,當局除了非法監禁無罪的劉霞、余傑和其他一些人,甚至還剝奪了一些被邀請者親屬的人身自由、旅行自由等等權利……

所有這些,全部都是以維護“國家安全”的名義進行的政府行為!事情已經成了這樣:我認為你“可能”會危害我的安全,我就可以侵犯你的人身安全,剝奪你的行動自由!我認為你“可能”會罵我,我就可以把你捆起來!這就是現在在中國大陸經常地、大量地發生的事情的實質!

這裡所說的“我”,是所謂“國家”,其實是政府,更準確些說,是一些掌權者。他們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以“國家”的名義,耗費人民大量的財富,訓練使用大量的警察,封鎖信息,鉗制言論,壓制批評,圍堵上訪……

這裡所說的“你”,是包括工人、農民、教師、學生、業主、僱員、商人……甚至公務員在內的“人民”。因為大家都明白,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任何一個人,如果不掌權,都“可能”面對這種遭遇,今天是張三,明天就會是李四……

何光滬問到:掌權者就等於政府嗎?政府就等於國家嗎?

國家不是由人民組成嗎?撇開了人民,“國家”還是什麼?沒有了人民,國家還剩什麼?

“國家安全”所指的,難道不該是“人民安全”嗎?

那麼,如果人民沒有安全,“國家安全”還有什麼意義呢?

以上是《當今世界》專題節目,摘要介紹中國人民大學何光滬教授的抗議檄文:《我的抗議 : 人民沒有安全 國家安全還有意義嗎?》由古莉摘播,感謝收聽。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