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上海視窗

西雙版納的綠色傳統遭遇挑戰

音頻 04:53
作者: 上海特約記者 曹國星
16 分鐘

雲南的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是北回歸線沙漠帶保存有中國最完整、最典型、面積最大的熱帶雨林生態系統。在這片僅佔中國國土面積1/500的土地上,生存着佔全國1/4的野生動物和1/6的野生植物物種資源,是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重點地區,也是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25個熱點地區之一。但近年來,隨着人口增長、經濟發展,西雙版納熱帶雨林保護面臨巨大壓力和挑戰。 

廣告

從普洱市瀾滄縣進入版納州的勐海縣境內,平壩上,滿是甘蔗和香蕉地,而在坡地上,橡膠林在不久前可能是熱帶雨林的山坡上如大海波濤一般,席捲開來,幾乎充斥了版納州許多仍未被劃為自然保護區的山地。

雖然仍是綠色,並能帶來巨大收益,但橡膠林的生態價值與熱帶雨林難以相提並論。

上千年來,西雙版納已經形成了穩定的古老的農業系統。這個系統將水稻農業,熱帶森林農業,古茶樹林,鐵刀木薪材林,熱帶經濟植物種植與庭院農業巧妙地結合起來,使人們既滿足了自身發展的需求又保護了生態環境。

“有林才有水,有水才有田,有田才有糧,有糧才有人。”沒有西雙版納這種古老的生態觀就沒有這片美麗的雨林。千百年來,以傣族為主體的13個世居民族,生息繁衍於熱帶雨林,形成了人與自然之間的和諧。

傣族的語言文學、佛教經典、哲學、歷史、技術工藝、道德法律、氣象曆法等等,都刻寫在貝葉棕的葉片上,從而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文化傳承方式,因此也有人把貝葉經稱作是寫在樹葉上的“百科全書”。

正是在這種傳統生態觀的影響下,生活在西雙版納的傣族、哈尼族、布朗族等少數民族把對森林的崇拜與對祖先的崇拜密切聯繫在一起。在西雙版納許多村寨附近有各式大小不等的“神山”(當地人稱作“竜山”)。

這些“神山”實際上就是傳統的自然保護區,其中分布着龍腦香科的望天樹,以及箭毒木、龍果、橄欖和其它物種為主構成的熱帶雨林。在傣族的傳統典籍中記載着:“禁止砍伐神山的樹木。在這些林子里,禁止砍樹造房,也不能在‘神山’上建造房屋。人們不能對抗靈魂、神和佛”。民眾也相信在“神山”里進行採集、打獵、伐木和種植等活動會得罪神靈並遭到不幸。

這樣使得當地的許多特有植物、古老植物和孑遺植物包括大約100種藥用植物和150多種經濟植物得到了保護。這些“神山”還成為當地的水源林,為村寨生產生活用水提供了保障。

在西雙版納傣族村寨和庭院里,大都種滿了象徵吉祥幸福的“五樹六花”。“五樹”即菩提樹、大青樹、貝葉樹、檳榔樹、椰子樹;“六花”為荷花、文殊蘭、黃姜花、黃緬桂花、雞蛋花、地涌金蓮。還有與佛事有關的樹木,如建築佛寺、製作佛像的特殊木材柚木、毛麻楝、雲南石樟、山白蘭、樹菠蘿;點佛燈用的鐵刀木、石栗;製作抄寫經書用棉紙的構樹等。

可以這麼說,每一座傣家庭院就是一座小型植物文化園,但這種傳統的生態經營方式在現代的熱帶種植園的衝擊下顯得難以維繫。

由於生態補償款太少,在橡膠林帶來的巨大收益前,很多保護雨林的傳統都未能阻擋對財富的熱望。“國家級的10塊錢一畝,省級的5塊錢一畝,州級的2塊錢一畝,縣級的只有1塊錢”,吸引力和跟每年收入幾百塊錢一棵的橡膠很難相比。

對此,西雙版納州的書記江普生描述為, 首先,隨着人口的增長,群眾致富要求迫切,熱帶經濟作物的開發種植,使人與森林、人與野生動物之間的衝突逐步加劇。其次,各級財政對野生動物肇事補償標準太低,挫傷了部分群眾的保護積極性。

當地的官員也告訴記者,雖然版納州近年來發展了許多各種背景資本的橡膠林,但大型的橡膠公司往往註冊在昆明,當地財政並未獲益多少,卻承擔了環境破壞的許多惡果。

當地官員提出,“熱帶雨林和良好的生態環境是西雙版納最大的特色、最好的資源和資本、最有競爭力的優勢”,因而,西雙版納州提出了“生態立州”的戰略,制定了《生態立州戰略行動方案》。

當地官方提出,在繼承傳統生態農業的基礎上,對全州的土地利用進行合理規畫,把林業、農業、熱帶作物,當地的生態旅遊都考慮進去。“在保護區以外的地方,對土地的利用也充分考慮生態和環境等多種因素。在幾片自然保護區之間建立生物廊道,保持物種基因庫的整體價值。同時考慮推動傳統森林農業,傳統茶園的恢復,尊重傳統文化的生態精神價值。”

綠色傳統能否復興,仍然有待觀察。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