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與政見

劉曉波獲獎之後的世界與中國

音頻 05:43

奧斯陸諾貝爾和平獎授獎儀式雖然落下了帷幕,但圍繞劉曉波不能領獎而已空椅子面對世界的今年諾獎頒獎典禮的爭議還在繼續。此次授獎儀式給世界輿論傳達了何種信息?我們在今天的《思潮與政見》專題節目時間裡,談談這一話題,歡迎大家收聽。

廣告

從歐洲輿論角度觀察,劉曉波獲得今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從今年十月到目前長達兩個月的時間裡,一直是世界媒體關注的焦點。由於中國一位正在獄中的異議人士獲獎,而其本人及其親屬均不能代其領獎,諾委會決定以空椅子面對世界,使得今年的諾獎儀式受到輿論的強烈關注。劉曉波及其親人均不能出席領獎,是1936年來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的首次。正因為這一特別的象徵,使得世界輿論將對中國關注的焦點從經濟發展轉移到了中國的人權狀況,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這是自一九八九年六四慘案以來,外界對中國人權狀況的一次深度聚焦。

眾多的觀察家注意到,此次授獎儀式將從多方面給西方輿論留下深遠影響。

首當其衝的影響即是有關中國內部民主訴求的代表性問題。劉曉波無法出席領獎儀式,即使可以由劉曉波仍在獄中的理由解釋,但是劉曉波的妻子劉霞並不是在押囚犯,為什麼就不能代領?而且數以百計的中國人因為授獎儀式不能外出,他們難道也有刑事犯罪之嫌而不能走出國門?對於眾多對中國問題並不太關心的西方民眾說來,二十年來中國經濟的成長有目共睹,於是認為中國的法制與政治制度也日趨完善,但眾多中國公民被阻止出國這一事實打破了這種經濟發展自然推動民主進步的推論。而同時,由於被阻止出國的人士眾多,也從一個側面向西方公眾形象地揭示了中國除了經濟成長和強烈民族主義情緒之外還存在着民主訴求,而這種訴求也並非如官方媒體所說的那麼邊緣化。換言之,中國官方長期對外營造的中國人民“愛國、愛黨主義”的整體形象被有力證偽。

價值的緊箍咒

在這種語境下,中國官方以劉曉波為在押罪犯和干涉中國內政來要求各國杯葛劉曉波授獎儀式的理由於是顯得極為蒼白。眾多媒體指出,劉曉波的獲獎及其在押的事實實際上無異於給歐美民主國家裝上了一幅價值的緊箍咒。自此之後,西方政要同中國打交道都難以迴避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仍在獄中的問題。從這一意義上說,劉曉波的獲獎使以人權、輿論自由為核心的普世價值獲得了提升。一個時期以來,由於歐美經濟處於深度危機之中,面對中國一枝獨秀的經濟成長,西方領導人從振興經濟的短期利益考慮,在同中國打交道時,避談價值,希望以此從中國獲得大筆商業合同。劉曉波獲得諾獎之後,在今後西方國家同中國外交談判桌上,人權與言論自由問題將會受到更多關注。

同時,沒有政改的中國經濟發展,能否使中國成為一個正常市場經濟也成為疑問。長期以來,西方輿論,包括中國人自己均認為或者期望中國會通過經濟的漸進改革,而走向較為成熟的市場經濟。但是,這一想法同樣無法接受現實的檢驗。法國《擴展》雜誌主編就直接了當地說:直到現在發展的結果是,中國既無正常的市場,也無自由的競爭,有的只是仍然帶有共產主義胎記的國家壟斷資本主義。

中國政府對於挪威政府的經濟制裁和對諾貝爾委員會的譴責,一是以不允許干涉內政為名,二是以中國有獨立的司法系統進行的。換句話說,中國官方在此問題上仍然是站在西方的司法獨立這一價值理念上講話的。但是,包括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亞格蘭在內眾多人士均指出,中國簽署了聯合國人權公約,中國憲法中也加入了保護人權的條款,所以中國官方本身也是認同普世價值的。關押劉曉波有違中國自己的憲法,封殺有關劉曉波獲獎的信息有違自己已經承諾的價值準則。

可以說,從這個角度,此次劉曉波獲獎爭議也使西方公眾了解了更多關於中國憲法與中國對普世價值的紙上認同但卻不能落實的實例。使得中國憲法與現實的衝突大白於西方輿論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