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紙摘要

再談18國缺席奧斯陸和平獎頒獎儀式

音頻 06:21

世界報今天在辯論欄發表該報專欄作家阿蘭佛拉雄的評述,探討18個國家缺席挪威奧斯陸今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事件。阿蘭佛拉雄認為,這些國家雖然是屈服於中國的壓力,但不能否認這一事件確實反映出新興經濟國家拒絕以人權為理由的國際干預主義的事實,而且這些國家敵視諾貝爾和平獎頒授給中國被判刑11年的持不同政見人士的做法,從而進一步堅持國家利益至高無上,絕對不接受主權受到任何干預。十八國12月10日缺席奧斯陸頒獎儀式實際給當今世界上了一堂課。

廣告

缺席奧斯陸頒獎儀式的18國遍及四大洲

世界報文章提出疑問說,諾貝爾和平獎授予正在中國東北一座寒冷的監獄服刑的劉曉波,這一無視中國司法,敢於指向中國內政問題的做法,與曾經針對前蘇聯或緬甸的做法同出一轍,然而,為什麼這樣的做法今天更加不被接受呢?從缺席奧斯陸的國家構成即可以做出初步解釋,而特別具有象徵意義的是缺席國家遍布四大洲,尤其分布在世界南半球,從埃及到菲律賓,從越南到委內瑞拉,這些國家緊跟俄羅斯在聯合國和世界各地力挺主張國家主權至高無上的國家。

這18個國家很有代表性,聯合國200多個國家中大部分國家其實都抱有同樣的想法,以幾個發展大國為領頭國家,希望儘快結束開啟已經有若干年的國際干預主義時代。從80年代末直到柏林牆倒塌,曾經把世界分為兩個陣營的冷戰結束,為了讓限於癱瘓的聯合國有效運轉,推出國際法新理念,以聯合國憲章為依據,對任何成員國的主權國家都能加以干預和限制。

一個主權國家在其國內無權為所欲為

國際干預以保衛人權和捍衛受到獨裁政府威脅的民眾的名義,一個國家所能提供給民眾的保護是相對的,同樣一個主權國家並不是在其國內就有權為所欲為。但國際干預一直遭遇抵抗與批評,現在新興發展國家成為反對國際干預的領導力量,他們要打破由西方國家主導的世界秩序。

發展中國家反對以人權的名義進行國際干預,更反對以此理由的所有對內政的干涉,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中國持不同政見者,便被認為是個國際干預的典型事例。反對者們強調他們並不拒絕人權,但堅持各個國家都有不同的執行與實現人權標準的條件。

世界報專欄文章說,中國,俄羅斯,印度,巴西帶頭反攻,希望恢復國家主權至高無上原則的價值觀,而以國家主權為名義的陣營都逐漸得分,比如俄羅斯等了足足一個星期才表態支持哥特迪瓦反對派卡塔拉在總統大選獲勝,因為莫斯科懷疑聯合國是不是干預支持卡塔拉。中國竭盡所能,並聯合其他國家總是阻止聯合國派遣人權調查團調查緬甸的踐踏人權局勢。在聯合國主持的世界氣候會議上,新興經濟大國反對減少廢氣排放的國際檢查,所用的理由也正是拒絕干預主權。

世界報的文章結論說,今天的世界仍停留在國家組成的世界的狀況,還沒有進入“後國家”紀元,而國家領導人下放給國際組織干預批評的某些權威,恐怕還是個陌生的想法,難道因此而應該祝賀嗎?!

今天的法國論壇報開始展望即將來臨的2011年,明年,西方的經濟將會重振,新興經濟國家繼續發展,但世界三大經濟區並沒因此而輕而易舉地排除困擾。論壇報認為德國消費的覺醒,美國的胃口加大和中國穩步發展是歐洲走出危機的三大法寶。

法國對外視聽機構2號領導人奧肯特事件佔據法國解放報頭版頭條,不論左右傾向的報紙對奧肯特事件都加以報道評述。奧肯特上任不久便開始與上司德布滋亞克爭權奪勢,以至於涉嫌用間諜手段兩年多以來竊取法國對外視聽機構總裁及其身邊負責人的電腦信息多達250萬份,在奧肯特主管的對外電視法蘭西24小時的307名記者所參加的民意投票中,百分之85的人對奧肯特投出不信任票。圖文並茂的解放報頭版頭條刊出形容憔悴陷入沉思狀的奧肯特照片,解放報把奧肯特事件說成是糟糕的肥皂劇;費加羅說奧肯特的命運仍然懸而未決與政治決策相連;回聲報和巴黎人報說奧肯特面對記者普遍的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