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當今世界

楊建利談中印比較的幾個誤區

音頻 05:53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人將印度與中國進行比較,因為這兩個國家不僅佔據着世界人口第二和第一大國的位置,而且都歷史悠久,連社會發展階段都似乎有很強的可比性,兩國都有着高速發展的經濟,同屬最具潛力的發展中國家。然而,比較的結果往往都是中國佔上風,有人因印度的髒亂和極度落後的基礎設施建設將印度貶稱為阿三,甚至有印度官員承認除公民自由和人權領域外,其他各項指標都比中國差。

廣告

 多次訪問印度的哈佛大學研究員楊建利博士認為,在進行中印比較時,人們往往忽視某些因素,最後得出偏差的結論。他說這些因素包括地理環境、文化背景和腐敗狀況,以及印度高質量的國內生產總值構成。 

楊建利所指的第一個誤區,是地理環境的差別。由於印度地處熱帶和亞熱帶,氣候比中國惡劣,它更應該與環境相同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和斯里蘭卡相比,而中國應該比照的國家和地區,也應該是地理環境相似的台灣、香港、南北韓和日本。他說:“因為炎熱,印度給人懶洋洋的感覺,尤其是在中南部,印度人勞動時間人,在比較兩個國家經濟發展時,必須考慮這一因素。政治制度不能改變地理因素,可能印度人的工作時間只有中國的三分之二,甚至二分之一。在比較兩國的GDP時,必須考慮這個因素,因為資本、人力和自然資源決定一個國家經濟的產出。” 

印度在2010年第二季度GDP增長率達8.8%,進一步逼近中國的增長速度,在外界關注數字的時候,楊建利卻更重視構成這兩個國家經濟增長速度的不同因素。因為在中國,大規模的拆遷和建設占經濟發展的比重很大,而印度的GDP增長則健康得多。他說:“印度的GDP增長每年是8%,一不靠出售自然資源,二不主要靠廉價勞動力優勢,又不出售軍火,政府也不搞大規模的基建及補貼項目。為何GDP增長還有8%,這值得我們極大的關注。如果中國的10%的GDP增長中,去除這些因素,必然大幅下降。兩國的GDP增長因素的不同,值得仔細研究。” 

在中印對比中,清廉度也是人們關注的話題。《國際清廉組織》08年公布的各國清廉度排名中,中國排第72位,印度排名85位;《透明國際》在2010年公布的各國腐敗指數排名中,中國第78位,印度第87位,似乎印度的腐敗情況比中國更加嚴重。楊建利認為這是因為印度新聞自由,媒體大量曝光腐敗案件,而且印度的腐敗與中國有質的不同,他引用1993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諾思的分類,稱印度的腐敗屬於政府經濟掠奪行為中的居家式掠奪,而中國屬於流寇式掠奪。他說:“中國沒有一個官員在當地做官,包括縣長甚至鄉長,都不是當地官員。他們任期結束就走人,沒有為鄉里辦事的概念,只是掠奪完了就走人。中國的腐敗是精英階層進行的流寇式掠奪,而印度的腐敗是當地精英佔便宜的方式。” 

楊建利還認為印度有比較完善和基本獨立的法律體系,這使得印度人的守法自覺性和習慣遠遠好過中國人,所以印度比中國在制度和穩定性方面更加成熟。另外在印度,財產權界定清晰,印度人的權力不至於像中國人那樣容易被剝奪。 

楊建利強調另一個更大的差別是,民主的力量使印度有很大的包容性,印度存在諸多的種族文化和宗教差別,但印度社會卻處於和諧狀態。而在中國,西藏問題、新疆問題、法輪功和地下教會等等問題,使中國政府疲於應付,在專制的高壓之下,中國社會不可能有印度社會的和諧。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