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巴黎華人

溫州移民在普拉托紮根的故事

音頻 07:46
意大利古城普拉托
意大利古城普拉托
作者: 肖曼

意大利警方6月21日對佛羅倫薩附近時裝業城市普拉托PRATO進行大規模行動,查抄70餘家華商企業。這是近年來意大利警方懷疑追查華商偷稅漏稅和非法轉移資金的最大一次動作。普拉托是歐洲著名的印染紡織中心,但近年來已經成為中國式的“意大利製造” 產品的生產中心。隨着華人移民,特別是溫州華人移民不斷進入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歐洲國家,不僅有中國式的“意大利製造” 產品,也有中國式的“法國製造”,這已經不是新聞和秘密。在今天的巴黎華人節目中,就介紹一位住在普拉托的意大利女記者有關中國溫州商人如何把中國經濟模式帶到普拉托的專著,這本書反映了一位意大利人眼中的溫州移民在普拉托紮根的故事,2010年出版的這本書的名字為:《中國衝鋒》,作者為Silvia Pieraccini。

廣告

 中國經濟模式在意大利中心地區紮根
意大利女記者在書中這樣介紹普拉托:有18萬人口的普拉托是一個最能體現意大利歷史文化特色的時尚業名城,這裡長期是意大利共產黨的政治影響地盤,也是意大利社會政策完備和進步的地區。從1989年起,中國人開始向普拉托“衝鋒”,先是幾百人,現在有了4萬以上的中國移民,全是溫州移民,其中一半是非法移民,他們都在溫州人開的制衣廠或公司工作。意大利女記者在書中寫道:溫州移民在普拉托紮根的故事很棒,因為它不僅僅是在歐洲形成最大中國人社團的故事,而且是中國人及其經濟模式在意大利中心地區紮根的故事。

中國式的“意大利製造”
意大利女記者介紹:中國人的“衝鋒”是藉助普拉托這個時尚名城的名氣,跨越式拉近中國廉價經濟模式和歐洲遠隔15000里的距離。現在每天有上百萬件服裝由在普拉托的4500家溫州人公司生產出來,牌子是“意大利製造”,但使用的面料來自中國,意大利麵料價格如果是每米4,5歐元的話,中國面料價格每米就只有0,58歐元。中國面料質量低劣,但經過身在普拉托的中國人廉價之手縫製後,就有了一個讓全世界嚮往的“意大利製造”的牌子。每到周六晚上和周日,來自東歐甚至德國法國的商人們都到普拉托的中國工廠訂貨,普拉托工業區內各式外國汽車運回中國的“意大利製造”,將以10倍20倍的價錢賣給歐洲各地的消費者。

什麼勞動者權利,忘了吧
這種中國式的“意大利製造”服裝和時尚產品自然會影響真正的“意大利製造”品牌的信譽,但意大利女記者Silvia Pieraccini關注的更是中國廉價經濟模式對歐洲經濟的衝擊。中國工人每天工作16到17個小時,有的吃睡在車間附近,有的住在條件很差的集體大棚里,一件成衣的工錢只有4,5歐元,一件大衣的工錢只有15歐元。不用說什麼勞動者權利,忘了吧,只有市場才有說話的份。普拉托的市長說 : 30000名中國工人就是30000個奴隸。但是當地的“中國第二代人協會”的一位王先生反駁說:並沒有人把這些中國人栓在機器上啊,如果有意大利工會的人進來說:我要把你們都從機器上解放了。這些中國工人會問他:你說什麼哪?中國人幹活是為了養家,為了攢錢,為了將來也能當老闆剝削其他的同胞。中國人只是把自己的經濟模式搬到了意大利。

中國野蠻資本主義叢林擠垮普拉托當地傳統經濟
中國人把自己的經濟模式搬到意大利,生產出中國式的“意大利製造”,這種中國人特有的野蠻資本主義叢林已經擠垮了普拉托當地傳統經濟紡織業,中國人初來乍到的1991年,普拉托還有8141家紡織廠,時裝公司只有2000家,到了2009年,紡織廠只剩3300家,時裝公司卻增加兩倍。每天有100萬歐元被彙入溫州銀行,中國人在普拉托的年產值達20億歐元,其中一半被估計是黑色收入。

普拉托當地人失去生計,抱怨中國人的聲音越來越強,他們抱怨中國人抱團閉關自守,發出的噪聲越來越大,中國餐館油煙越來越衝,要求中國餐館標上兩國文字,在夜間零點關門,否則罰款500歐元。當地支持“反移民黨”的得票率從2009年的百分之四提升到2010年的百分之十。普拉托市長對市民保證每天對一家中國公司進行查賬,但照這個速度,還要十年才能把在普拉托的中國企業檢查一遍。意大利經濟罪警察和海關對152個中國公司進行檢查,結果發現了152個違法案例。但中國公司一發現受到檢查,就關門處理存貨,再以家人的名字開辦新公司。因此普拉托每天都有兩個公司宣布死亡。

創立中意良性合作經濟模式
只有加強對話才是積極的的辦法,普拉托市長說他很願意對話,但不知可以對話的人在哪裡。他在等待中國駐意大利使館為他提供一個對話者的名單。他的雄心是說服中國人提供他們產品的檔次,使用意大利生產的面料,能夠創立一個中意良性合作的經濟模式。

意大利記者的書《中國衝鋒》出版不到一年,今年6月21日意大利警方就對普拉托的70家中國公司進行大掃蕩,一共凍結了396個銀行賬戶,沒收了183輛車和76處不動產,價值2500萬歐元。溫州移民在普拉托紮根的故事雖然“很棒 ”地紅火了20年,一批溫州商人發了財,但這種廉價,作假,違法和與當地人格格不入的經濟模式不僅不能得到當地人尊敬,也難讓海外中國人驕傲。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