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陳有西:刑訴法大修要優先保護人權

音頻 14:46
作者: 瑞迪
39 分鐘

中國人大今年八月底在其網站公布《刑事訴訟法》修正草案,公開徵集社會各方意見。中國法學界、律師界對此反應熱烈,褒貶不一。針對這些爭議,我們電話採訪了中國人民大學律師學院教授陳有西先生。

廣告

鑒於中國近期連續發生維權人士和律師被失蹤事件,修正草案中有關逮捕和監視居住措施的條款尤其引人關注。修正草案不僅明確了監視居住的地點可以不在當事人住所,而且規定在可能有礙偵查的情形下,執行監視居住可以不在24小時內通知家人。海內外一些學者和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人士擔心,這項規定將會使“被失蹤”事件合法化。

另外,一些法學界人士也擔心,草案對於技術偵查權力的新規定,可能導致監聽、監控手段濫用,從而侵犯公民個人隱私權。

陳有西先生在採訪中反覆強調,草案雖有不盡如人意之處,但是主體是進步的,而且草案目前還未最後定稿。

法廣:在此之前,您在《南方周末》發表文章,題目就是刑訴法大修,要優先保護人權。在您看來,現在提出並開始徵集各方意見的修法草案是否體現了這種精神?

陳有西:這次的刑訴法修正一共有99條,其中新增加(條款)有60條。應該說,90%以上的內容都還是進步的內容:對被告權利的保護、律師權利的保護、程序的嚴密、死刑程序的嚴格把關、會見權、閱卷權等方面的規定比原來還是要好得多,應該還是有不少亮點,保障了原來《律師法》中一些進步的內容寫進新法律,這個還是很明顯的。當然也有一些不盡如人意的內容。我在一些文章里也提到了。

中國應當遵守國際上關於人權的基本準則

法廣:這次的修正法案引起了很多爭議,有人說進步,有人說有退步。其中非常引人關注的一條是所謂的秘密拘押、被失蹤問題。最近一段時期,中國不斷出現維權人士或維權律師被失蹤現象,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大家從法律的角度,批評這種做法違法。這次的刑訴法修正草案對此做了相應的規定,有人擔心這種被失蹤現象有合法化傾向。您怎麼看?

陳有西:首先要說明的是,被失蹤現象,不可否認,在國內確實存在。就是人被關押後,沒有及時通知家屬,這樣的現象確實存在。但我認為這樣的案例被海外媒體誇大。這類案例不是非常多,在中國每年的犯罪打擊案例中,這類案例只佔很少比例。並不像海外媒體報道的中國非法失蹤現象很嚴重,不是的。由於這些人士都是比較(引人)注目的人士,所以在海外報道中引起的反響比較大,大家比較關注。從我作為律師職業情況來講,這樣的案例還是比較少,不是普遍現象。

針對法案里寫道,幾種特殊情況(比如恐怖犯罪、顛覆國家政權犯罪),可以不通知家屬。我是國內律師中最早提出反對這一條的人。我認為,雖然中國沒有簽署聯合國禁止強迫失蹤這個公約,但是,中國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我們應當遵守整個國際上關於人權的基本準則。所以,國內學者討論時認為,像這樣不通知家屬的條文是不能允許的。法學界、律師界、包括一些立法專家對這條法案還是持反對態度的。按照我的判斷,這一條不一定真正為全國人大採納,不會真正成為一個法條。任何一個人,一旦被公權力限制自由、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後,應該在24小時內通知家屬,不管是什麼形式的犯罪,不能不經通知家屬,人就不見了。這是不允許的。國內現在大家反響比較強烈。我想,全國人大應該會聽取這個意見,這個條款我相信不一定能夠通過。

法廣:拘押或者監視居住可以不在24小時內通知家屬這項規定在修法之前是否有相關的規定?還是是這次修法新增加的條款?

陳有西:以前沒有這個條款。(將)這樣的現象規定成法律,我們認為不妥。但是,第一點,這是一個草案,不是最後的定稿;第二點,這樣的事在國內是極少數的案例,不是很普遍。

法廣:那您覺得為什麼這次修法會加入這樣的條款呢?

陳有西:加入這個條款是一些傾向於加強公權力控制的立法專家提出的建議。但這些現在都是草案,根本不是官方正式的定稿。全國人大公布給大家討論,之後,不一定能夠採納這樣的意見。國內現在還是比較寬鬆的環境,大家都在討論這個條款,該不該加。現在,律師界和法學界都反對這個條款。

法廣:反對的聲音還是很強烈,是么?

陳有西:對。

秘密偵查的證據必須合法化

法廣:在這個所謂“秘密失蹤”條款之外,還有一條涉及技術偵查。討論之中,有人提出這樣的方案加強了監聽功能……

陳有西:加強技術偵查主要是為了防止刑訊逼供。以前中國對口供依賴比較強,現在要強調客觀證據、物證作用,所以想加強技術偵查證據的效率。但是,這可能帶來一些副作用。技術偵查多了,對公民的隱私權、公民的自由權會有損害。所以,這個法條也引起爭論,不一定最後會被採納,大家還在討論當中。

法廣:所謂技術偵查就是加強監聽、監視功能,是么?

陳有西:監聽、監視功能國內在刑事偵查過程中已經在用,歷史上一直有,並不是新產生的。現在無非是要加強它的作用,它的效率。

法廣:法學界的反對意見是什麼?建議是什麼?

陳有西:這個法條不應該加強,就按照原來那樣,作為犯罪打擊偵查的一個手段。秘密偵查手段肯定要用,但是,秘密偵查的證據必須合法化,大家對這條很關注。

法廣:近年來,中國媒體多次曝光涉案人員在拘押期間離奇死亡的事件。修正草案在這一點上是否有新規定?相關條文是否有改進?

陳有西:有改進。比如加強律師會見權的保護,就是24小時內要見律師,見律師時,旁邊不能有警察陪同,律師能夠問案情,這些都是為了防止發生非正常死亡。在這一點上,新法條里有很多新規定。

海外媒體要公允地看待中國這次修法,不能夠完全看到好像問題很嚴重。實事求是地講,修正草案絕大多數的法條還是有進步意義的,並不是全是落後的。海外比較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覺得中國這次修法是大倒退。不是這樣。我剛才說了,這次修法,90%以上還是很進步的規定,只是有個別條款欠妥當,大家都在討論當中。這個一定要把握好。海外媒體,包括法國媒體,很容易誇大中國法律上有問題的一面,不是客觀全面地看問題。

法廣:您覺得大家對被失蹤條款的反應、對監聽權力的使用可能擴大的憂慮,這些都是沒有必要的么?您覺得是大家關心過多了么?

陳有西:這是有必要的。這兩個問題,我也是國內最早提出的學者之一。但是,完全盯着這兩個條款,不能看到90%以上條款的進步性,那會誤導,讓人感覺中國這次修法是往後走 不是這麼回事。

法廣:那麼您覺得這次修法最大的進步是什麼?

陳有西:最大的進步是擴大了律師的會見權、閱卷權、調查權、還有對非法證據的排除、死刑程序的嚴密……這些都有進步。進步的大家都覺得是理所當然,但裡面存在問題的條款現在被放大了。特別是外媒報道很容易給人一種誤解,好像這次修法是在倒退,我的看法不是這樣。

這些問題都還只是法律草案,草案不等於法律。上會之前,還會反覆討論,還要經過全國人大通過。這些條款,國內都在充分討論當中,不一定會讓這些真正寫入法律
。但是,更重要的是,這次修法,15年來的經驗教訓中進步的一面不能完全忽略。

法學界贊成更加保護人權 公檢機關更強調公權力優先

法廣:法學界圍繞這些有爭議條款的討論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影響草案的最後文本呢?

陳有西:肯定是會有影響的。現在,法學界、律師、立法專家、法官基本上贊成這個法律更加保護人權,更加保護被告權利,更加保護律師權利。另外一方面,公安機關、檢察機關,他們可能比較強調公權力優先,要打擊犯罪,要破案,更加強調打擊的權利。這兩種觀念還在爭論、討論當中。任何一個國家,議會對立法展開討論是很正常的,中國也一樣。這次徵求意見、討論一個月。9月30日以前,所有網上開放的草稿、觀點都可以向全國人大反映,形成一個最後意見,再提交全國人大上會、通過。將來文本會是怎樣,要在最後整理出來再看,我相信會起作用。

在刑法修正草案公布之前,陳有西教授8月26日在《南方周末》發表文章,強調刑訴法大修要優先保護人權,他在文章中指出:“律師界法學界抱怨法制的倒退,公安檢察則進行着越來越頑強的權利堅守,甚至是向辯護權的權利侵奪。這種爭議,摻雜職業取向上的門戶之見,更重要的是一種公、私權利的衝突,人權觀念的衝突。”

著名法學家、北大教授賀衛方也在其微博上評論,認為可以拘留而不在24小時內通知家人的規定,“不只是提前已經把犯罪嫌疑人當作罪犯,而且也把其家人視為罪犯,加以懲罰。對照一下我國政府簽字進入的國際公約,這樣的立法完全違背了政府的承諾。”

延伸閱讀

陳有西:刑訴法大修要優先保護人權

陳瑞華:防止公權力的濫用是刑訴法修改的首要使命

法廣報道

中國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艾未未條款”遭網民批判

中國觀察:這是一個異乎尋常的關鍵時刻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