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真

辛亥百年與大陸的「民國熱」

音頻 03:45
RFI/Chine

中華民國建國百年之際,中國大陸民間輿論中掀起了一股「台灣熱」。亞洲周刊報道,網民讚揚馬英九的夫人公私分明,坐公車上班,不忘對比大陸官僚揮霍的公費消費;網民為台灣立法會中持不同政見的立委打架而喝采,並批判開會睡覺的人大代表;網民羨慕台灣居民享有百國護照免簽的外交待遇,同時譏諷GDP排名世界第二的中國只有可憐的免簽國數字。

廣告

大陸民間對台灣的熱烈肯定,部分來源於對台灣民主制度、言論自由等現代文明精神的嚮往,部分發端於對一九四九年前「中華民國」的緬懷。正是這個亞洲第一個共和國,開啟了中國人對民主、憲政制度的實踐。大陸民間對台灣的「狂熱」,也可解讀為對民國血脈傳承的移情。

大陸網民對中華民國的懷念,也延伸到國民教育層面。近年來,大陸出版界相繼推出《開明國語課本》等民國教材,受到讀者熱捧,每每加印,舊書新讀引發了對民國教育的懷舊和對當下基礎教育的反思。民國教科書受到追捧的原因是,書中把被禁錮幾千年的思想觀念從「忠君」、「尊孔」的枷鎖中解脫出來,重視對人性的放大、對自然科學的普及與對民國意識的啟發,開啟了一個時代的清新之氣。大陸歷史學者傅國涌說:如果用一個詞來評價民國,他首先想到的是「從容」。他說,「民國的形象,是從容的、個性的、坦蕩的、陽光的、常常超越了恐懼的,即使面對死亡也沒有那樣猥瑣。這份從容來自於王綱解紐、千年皇權被打破的一種釋放感,也是晚清以來與世界接軌,呼吸到外部世界帶來的開放感,同時也是仍然保持着古老文化傳統的沒有斷裂的一種淡定」。

傅國涌用「百家爭鳴」來形容民國時期,認為與春秋、魏晉一樣,百家爭鳴「往往出現在社會表面上比較亂的時代」,「多掌握權力、掌握槍桿子的人,精力都放到戰爭與搶奪權力上面,還顧不上文化等領域,這就給社會留出了空間」。
今天中國大陸的社會,傅國涌表示,只能用浮躁、娛樂與恐懼來形容,這「本質上是一個恐懼的社會,這種恐懼來自愛與信仰的缺失,更是體制對社會的威嚇」;「所有的行政機器、暴力機器織成了一張維穩的天羅地網,每一個人的安全都可能隨時受到威脅」,恐懼的淫威使今日中國再無法追回民國時代的從容。傅國涌說﹕「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特徵就是壓抑,高度的壓抑」。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張鳴認為,與民國時期相比,今天社會中的個人、尤其是知識分子發揮創造力的空間有限,個性無法張揚,自由空間與人文精神「缺失得太厲害,政府壓迫太重,生活得很不爽」。沉重的壓迫束縛着一個民族嚮往自由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