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話題

稱佔領華爾街為美國版茉莉花革命是關公戰秦瓊

音頻 05:54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REUTERS/Petar Kujunzic

針對近來美國發生的“佔領華爾街”民眾抗議運動,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節目給予了高度關注稱,受到中東北非茉莉花革命的影響,美國爆發了近五十年來最大規模的遊行示威活動……。我們今天的話題就從這裡說起。對此,有網友點評說,聽說央視新聞聯播正在進行內部改革,聽說已經改了片頭曲,還換了幾個人……,但就是沒有改掉那種只喜歡播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人民是如何身陷水深火熱之中的新聞,卻從來不播中國每天成千上萬起“群體性事件”的“老毛病”。

廣告

中選網上專欄作者丁咚的文章說,儘管在全世界包括中國的憲法里均明文規定:集會、遊行和示威都是公民的自由,但我們這裡卻從來看不到有民眾這麼做,只有無數的“群體性事件”每天都在上演。可見我們國家永遠只有一小撮壞蛋在鬧事,多數人似乎都沐浴在幸福的光輝里……,但當官方抱怨中國的群體性事件綿綿不絕時,他們卻沒意識到,這些群體性事件不僅是由他們引起的,而且正是由他們一手促成的。

也有分析人士認為,正在美國多個城市如火如荼展開的“佔領華爾街”遊行示威活動,無論其怎樣發展,哪怕它擴展到了美國的所有城市,那怕它最後演變成為英國倫敦的那種騷亂,也不過只是一場“茶壺裡的風暴”而已。儘管某些人非常指望美國這種起於民生、又僅僅止於民生的街頭示威活動能夠演變成為一場政治革命,捎帶着還能把美帝國主義打趴下,但這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對此,作者姜草子的文章寫道,為什麼這麼說呢?首先,美國是民主國家,那裡不是專制社會,在專制國家有街頭示威是不正常的,因為那裡不允許示威,當然,由政府組織的例外。而在民主國家沒有示威卻是不正常的,因為那裡的公民完全可以合法地上街示威遊行。不僅如此,考慮到民主國家與專制社會街頭示威的制度背景不同,結局也會大相徑庭。通常,無論民主還是專制社會,民眾上街示威的導火索都差不多,一般都跟民生問題有關,一開始打的也都是民生議題這張牌。但專制社會的老百姓上街,民生議題往往就只是一個導火索,有時甚至還是某種策略或者幌子,鬧着鬧着,就變成了政治抗爭,矛頭就開始對準國家體制,而且往往是直指體制的核心部位。而民主國家,至少二戰以來,基本上這類起於民生的遊行示威活動,也就只到民生問題的解決為止了。

文章又說,退一萬步講,就算這次“佔領華爾街”的示威活動,演變成了一場遍布美國全境的政治抗爭,又會怎麼樣呢?無非就是要奧巴馬和他的某些團隊成員下台,換一屆政府而已,可這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美國不是每隔4年就有一次大選嗎?因此,民眾的這些訴求一般都能在制度的範圍內解決,也都能被既有的制度所消化,消化完了,民主制度反而更健康了,而根本不會徹底癱瘓和崩盤。究其原因,民主社會換人(政府)不換制度,但專制社會就完全是另一種景象了。在那些國家,換人(政府)就是換制度,換制度就是換人,因為在那種專制社會裡,統治者的命運完全是跟制度連在一起,是一根藤上的兩隻苦瓜。

就拿穆巴拉克統治下的埃及和卡紮菲把持下的利比亞來說,那裡的民眾一旦走上街頭,很容易就會轉化為政治抗爭,這些抗爭者如果佔了上風的話,那些獨裁者就不得不下台,甚至掉腦袋,而其制度也就隨之改變了。與此同時,有網友近日寫信給被稱為“民主小販”的時評人楊恆均說,姓楊的,美國人民終於覺醒了,對那個虛偽的民主制度不滿,要拋棄它,我怎麼沒有看到你對這次美國人民“佔領華爾街”的評論,你害怕了吧?對此,楊恆均回應說,遊行示威是民眾的基本權利,雖然民主制度給了美國民眾投票權與正常表達意見的權利,但在美國短短235年的歷史上,遊行示威幾乎從沒有間斷過,無論從規模與時間,都超過了其它國家。

今天(10月10號)的南都網上作者楊恆均的文章說,所以,對於那些認為美國發生了大規模遊行示威,就標誌着什麼“民主制度的失敗”與“不得人心”的網友,我想說的是,這就是民主制度。究其原因,這次“佔領華爾街”的示威抗議運動,不管有多少人參與,其中絕大多數人並不是反對政府,更沒有要求改變國家政治制度的訴求,他們所主張的恰恰正是美國立國精神的價值理念,包括個人權利與公平正義等等。為了說明這個問題,我們不妨回到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美國歷史上規模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的那波遊行示威浪潮,它不但席捲了全美國,也波及到全世界。記得這曾在當時處於冷戰之中的前蘇聯東歐陣營里,引起了狂熱的歡呼:你們看,美國的民主就是混亂,美國人民反對資本家統治的鬥爭從來沒有停止過。社會主義陣營終將會打贏冷戰,並將解救美國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等等。

實事求是地說,蘇聯東歐的宣傳沒有全錯,相比美國,當時蘇聯東歐陣營幾乎沒有什麼遊行示威,即便如“布拉格之春”之類的,也很快就被坦克撲滅了。可結果怎麼樣呢?不允許遊行示威的前蘇聯東歐徹底解體了,而在美國持續了將近10年的這場民權運動,卻讓美國的民主制度上了一個大大的台階。今天奧巴馬能夠當選美國總統,本身就得益於當年的那場“遊行示威”運動。此外,我想強調的另外一點就是,同樣是憲法賦予公民的“遊行示威”權利,在民主與非民主國家卻有着完全不同的意義。一般來講,民主制度下的遊行示威,本身就是民主制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最終總會改善與發展民主制度,讓民主政權變得更加穩固與和諧;而非民主政權下發生的示威遊行,最終的結果幾乎都會發展到推翻那裡的專制政權,並建立新的民主制度。

如果了解到這個重大區別,就不會愚蠢到像央視《新聞聯播》那樣,把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與中東北非的“茉莉花革命”相提並論了。

綜上所述,有網友點評說,美國人相信自己的價值觀念,這種價值觀念又是通過其政治制度體現出來,但美國人不認為自己的政治制度是完美的。經常掛在嘴皮上的一句話是“Nothing is perfect." 。此次“佔領華爾街”運動,中心在紐約,波及多個地方,筆者恰逢來美私訪,對洛杉磯的情形偶有一瞥。只見市商業區的空地林下紮了帳篷,示威者靜坐其間,有的還將胸前的標語牌向車上的人舉起展示,沒有治安問題,周圍也不見警察的影子。對此事件,電視媒體詳加報道,並請各方人士進行評論,對於底層人民的要求,甚至總統和一些百萬富翁也表示理解和支持。

民調結果也證明,整個社會對這次遊行示威的同情,亂鬨哄的民主訴求最後帶來的恐怕還是某些社會矛盾的解決,而不是社會制度的解體。上世紀60年代的美國黑人解放運動,三十萬人向華盛頓進軍,比現在規模大,亂得多,與警察發生衝突,領導者馬丁路德金被捕。毛澤東當時曾發表聲明,支持美國的黑人運動,號召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倒美帝國主義。可我們不知道的是,當時的美國總統肯尼迪還曾親自到監獄探望馬丁路德金,對他領導的黑人解放運動表示支持。那次運動的結果是世人有目共睹的。(網友dshas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