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

一個貪污腐敗的政權 人民不會永遠盲目啞忍

音頻 05:11

10月10日是中國推翻滿清帝制的辛亥革命100周年紀念日,北京高調舉行紀念活動,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發表講話以示重視。今天的中國觀察要向大家介紹有關辛亥革命百年紀念的分析評論。新加坡《聯合早報》署名偉達的評論稱:“辛亥百年之後,中國仍然沒有實現國家統一和領土領海完整,民族的創造力和教育啟蒙能力遠未恢復,政治體制仍處於‘人治’特權壟斷向‘法治’公平正義的過渡期,市場和民營經濟的主導力有待大幅提升,自強、自立、自律的現代公民社會發育,依舊阻力和干擾重重。”

廣告

香港《蘋果日報》署名李平的評論稱:“中共在 1949年建政之後,經歷了六個辛亥革命的逢十(10周年)紀念日,除 1961年外,次次做足逢十大慶的戲碼,自1980年代後,更形成例行公式,包括10月 9日在北京舉行高規格紀念大會,《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呼籲振興中華、民族復興等。一個用暴力推翻辛亥革命建立的中華民國的政黨,又熱衷於紀念辛亥革命,所為何來?”“其實,中共以武力打天下,迄今拒絕民主選舉,權力來源並非民授,這是對孫中山‘三民主義’(民族、民權、民生)的閹割。中共繞開民主、繞開民權,號召國家統一、民族復興,強調中共領導、社會主義建設,實質是以愛國之名行愛黨之實。”

香港《東方日報》“神州觀察”的評論稱:“中共在紀念辛亥革命時,主題集中於紀念孫中山和國家統一,避免突出民國和國民黨,更標榜中共是孫中山事業最忠實的繼承者。中共舉辦的辛亥百年紀念,與其說是緬懷孫中山等革命先烈,還不如說是中共豐功偉績的說明會,除了強化執政合法性,還不忘對國民黨的統戰工作。”“中共政權雖將‘為人民服務’掛在嘴邊,官僚們卻‘為人民幣服務’,淪落為特殊利益集團。國富民窮兩極分化,民主自由成為空談,中山先生的‘天下為公’,在現實社會中早已是‘天下為私’。中共自詡為‘孫中山先生事業最忠實的繼承者’,卻以實用主義閹割他的思想,對民主共和的精髓置之不理。辛亥革命推翻的是帝制,但中共推行的依然是人治,逆潮流而動,有何資格紀念辛亥革命呢?”

香港《蘋果日報》署名孔捷生的評論稱: “辛亥革命結束帝制後,中國有了數千年未見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學術自由和結社自由,當時成立了二百幾十個政黨,發生了五四運動和與之呼應的新文化運動,其時思想文化界星漢燦爛,有梁啟超、陳獨秀、胡適、魯迅,教育家有蔡元培,北京大學是由中國人辦的真正大學。這些全都拜辛亥共和革命所賜,而到了中共建政這六十幾年悉數香火斷絕。”

香港《明報》的社論稱:“辛亥革命百年,中國擺脫帝制一世紀,本應值得隆重紀念,可惜兩岸各有盤算,內地只談民族復興少談民主憲政,台灣朝野更冷淡待之。關心中華民族歷史的同胞,有責任在這個重要日子放下黨派之爭,還辛亥革命的本來面目,認清這是中國推翻帝制走向民主共和的重要日子。辛亥革命已是100年前的事,但其意義到今天還值得細味,因為我們的國家離民主共和的目標還很遙遠。” “一個貪污腐敗的政權,人民不會永遠盲目啞忍。若政府主動改革,社會還可能平安過渡,人民還能免於生靈塗炭;若政府對改革諸多推搪,一旦人民徹底失望,認定當權者已無可藥救,再遇上合適的時機,革命就會爆發。一個看似牢不可破的帝國,可以在旦夕之間崩潰,被人民徹底唾棄,只是民族、人民、國家都要付出巨大代價。腐敗的政權必須變革,問題是政府主動改革還是人民被迫革命?在辛亥革命百年的今天,這個課題值得關心我們國家和民族的每一位同胞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