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專家點評:戛納峰會沒有在重大議題上取得進展

音頻 12:28
作者: 瑞迪
29 分鐘

第六次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11月4日在法國南部城市戛納結束。希臘債務與政治危機交織對歐元區穩定的威脅貫穿這次旨在治理全球經濟的高峰會議。如何評價這次戛納峰會的成果?如何看中國在這次峰會上的承諾?中國在峰會取得了哪些成果?我們在戛納峰會現場採訪了近年來持續跟蹤觀察二十國峰會運作的國際治理創新研究中心的主要合作人丹尼爾-施瓦南( Daniel Schwanen)和該中心中國研究主任陳宗翼。

廣告

戛納峰會為歐元區危機耗費了太多精力

法廣:您認為這次峰會最重要成果是什麼?

丹尼爾-施瓦南:會議的成果其實不是二十國集團層面的成果,而是歐洲層面的成果。峰會迫使歐洲人更直接的審視一些財政情況非常脆弱的歐洲國家的主權債務,比如希臘、意大利。問題的重要性當然是全球性的,因為它會在歐洲引發信心不足,從而使全球經濟增長在2011年底進一步減緩。但是,會議還是令人失望,因為,對於某些二十國集團成員來說,這主要是歐洲人的問題。大家可以從道義上給予主持,但歐洲人應當自己解決問題,而不是耗費二十國集團峰會如此多的時間和精力。

峰會在某些領域取得了一些進展,比如疏導金融市場,銀行治理、融資,等等。這些問題上有爭議,但是,二十國集團還是決定推進銀行大規模融資方案,以便避免再出現歐洲目前經歷的危機,或者2008年經歷的危機。在逃稅天堂問題上,二十國集團也決定有所行動……我們可以繼續曆數二十國集團會議討論的話題,但我們會發現其實並沒有任何針對這些話題的具體措施。農業產品市場問題,原材料市場問題,更好地監督管理,避免投機等等,峰會給這些新議題打開了道路,但是,在支持經濟增長,平衡國際貿易,創造就業等問題上,坦率講,峰會並沒有取得什麼進展,而這些問題本應當是優先重視的問題。

峰會耗費了這麼多的精力去處理一個地區性的問題,儘管這個區域性問題可能會產生全球性的後果。的確,我們當時面對的可以說是一種恐慌無措的形勢,峰會得以給歐洲注入信心,這是好事。但不好的是,此前匹茨堡、首爾等峰會提出的重大議題並沒有跟進的努力,比如經濟的強勁、平衡增長問題,沒有進展;發展問題上,也沒什麼成效。峰會只是匆匆談到了這些話題。可能是因為時間有限,但也可能是因為在這些問題上,各方並沒有共識,傳統富裕國家與新興經濟體間可能看法不同,在這些問題上關係可能有些緊張。比如在國際貿易問題上就可以看出富裕國家與新興國家間的分歧。此前的4次峰會上,二十國集團都在強調要結束在國際貿易組織的談判,要實行多哈回合關於發展問題的日程表,等等,等等。但議題一拖再拖。這一回索性說,此前選擇的道路可能不對,大家都同意達成一項國際貿易新協議,但要換一種方式,換一種視角,可又不說是什麼視角。所有這些都給人感覺二十國集團歷屆峰會有很多承諾,但是,正如加拿大人常說的那樣:“沒有能力交貨”。於是,目標不再定得很高,在諸如國際貿易、發展等問題上,峰會盡量不做目標高遠的日程表。也許正因為如此,最後公報這麼短。雖然便於分析人士閱讀,但是,讓人感覺到的也是在世界經濟等非常重要的問題上,二十國缺少力量,難以達成共識。現在就要看形勢在墨西哥擔任輪值主席期間是否會有所改變。

中國需要在國內外壓力間找到平衡

法廣:戛納峰會開始前夕,輿論普遍關注中國在這次峰會上扮演的角色。但是,希臘總理的公投決定使歐元區在危機中越陷越深,二十國集團峰會在一定程度上變成了歐元區危機擴大會議。峰會似乎沒有再聽到中國的聲音。您怎麼看中國在這次峰會上的表現?

陳宗翼: 很難說。中國有可能在幕後與歐洲官員談了很多。奧巴馬總統雖然說美國會幫忙,但並沒有說幫多少。中國也沒有說給多少,但是我覺得還有這個可能。中國已經讓歐洲知道中國可能會幫忙。但是,最重要的是要看歐洲是否有非常細的規畫。否則,中國很難知道應該給多少。所以,第一步是歐洲發出自己的規畫,他的地圖,他打算。要寫清楚,要透明。要告訴別的國家,意大利,或者西班牙,他們的souvereign debt是多少。還有歐洲的銀行。我覺得07到09年的金融危機,到現在歐洲還沒有說清楚歐洲銀行的情況真正是怎樣。

法廣:您覺得這是讓中國政府猶豫的一個原因么?

陳宗翼:我覺得中國政府要非常小心。第一,因為中國老百姓在看着中國官員:幫助歐洲,要給多少?因為中國還是發展中國家,也還是窮人。為什麼要幫歐洲?歐洲那麼富。如果他們自己沒有管理好自己的事,中國為什麼要幫他們?所以,我覺得這非常重要。第一,中國領導人要保護國家利益,但是,到了二十國集團,他們也受到很多壓力。別的國家給中國非常多的壓力,讓中國幫忙。中國要在國內的壓力和國外的壓力間找到平衡點。

法廣:峰會最後公報不僅提及了貿易進出平衡問題,也提到了貨幣彙率問題。您怎麼看這些文字的意義?

陳宗翼:可能有的西方國家,比如美國覺得這點非常重要。要加強內需,加強彙率靈活性。但是擴大內需,中國以前就同意,這不是新聞。可能有的國家覺得寫出來有用。但其實中國以前已經接受了。

法廣:這是否也是因為中國對外貿易總是盈餘,對美國外貿順差,對歐洲貿易也是順差?

陳宗翼:我覺得其實寫出來對中國比較有用。因為中國反對貿易保護主義。而現在,西方國家貿易保護主義越來越嚴重。中國可能覺得寫出來後,西方國家就沒有借口了。至於加強貨幣靈活性,靈活性不一定意味着人民幣升值,它也可能貶值。中國現在通貨膨脹壓力嚴重,所以中國必須控制好物價。有人說如果改變人民幣彙率,幣值可能下,而不是上。靈活浮動是雙向的。

法廣:那您覺得中國在這次峰會上發揮了什麼作用?

陳宗翼: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中國在幕後推動加強了FSB─金融穩定機制。不是歐洲金融穩定基金。FSB是全球性的金融穩定機制。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已經表示要加強FSB的能力。這非常重要。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