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思潮與政見

小悅悅事件與陳光誠案例之間有何共通性?

音頻 05:58
作者: 雅尼克
17 分鐘

2011年10月13日,廣東佛山地區一位年僅兩歲的女童小悅悅在巷子里,被車撞倒並兩次碾壓,十八名路人經過,卻視若無睹。這一事件經媒體披露之後,震撼了全中國。輿論普遍譴責路人的冷漠,眾多評論認為這一事件其實反映了中國人普遍的道德淪喪。對於如何補救這一精神空虛,有人建議在全國範圍內開展道德學習,有人認為應該立法規範“見義勇為”或“見死不救”的行動。但是,對於如何會出現這種道德冷漠,什麼原因導致路人“見死不救”或不敢、不願“見義勇為”?有調查顯示,導致社會冷漠的原因是“社會安全感不夠”,“社會怨氣太重,缺少溫暖”。然而,為何社會安全感不夠?社會又為何缺乏溫暖呢?

廣告

中國人真的道德冷漠嗎?

進一步追問,中國人真的道德冷漠嗎?有沒有相反的例子可以證偽中國人道德冷漠的結論呢?實際上,如果看看中國網上的言論,瀏覽一下中國網友關於小悅悅事件的批判和反省,就可以得出結論,中國人並非如此冷漠。如果說,網上僅僅限於言論層面的話,實際生活中我們也不難找到有力的證據 ,證明中國人道德並非如此冷漠。我們在這裡且將陳光誠案例作為一個例證。

盲人陳光誠通過自學獲得律師執照,由於揭露山東臨沂強制計畫生育暴力,維護受害者的權利而被山東司法機構於2006年判刑四年。服刑期間,陳光誠獲得了中國與世界的廣泛關注。2006年,他同中國總理溫家寶一起被評為美國《時代周刊》年度人物。陳光誠於2010年刑滿出獄,但卻在自己的家中遭到軟禁與監控。一個曾經受到中國當局表彰的維權人士,一個不惜生命與安全維護法律尊嚴的盲人律師,出獄之後不僅不能重獲自由,甚至整個家庭也受到株連,其六歲的女兒也無權上學。面對如此不公,如此蠻橫、如此無恥的行為,中國人為此動容,世界為此悲哀。今年以來,不僅有眾多中國義女、義士不顧安危前往山東臨沂東師古村試圖探望陳光誠,不少的國際媒體記者出於職業道德試圖採訪陳光誠。然而,東師古村儼然如同中國一座特別監獄。為了繼續關押一個已經滿刑的盲人,不惜血本,將東師古村嚴密包圍,任何人不能接近陳光誠。近期以來,由於網絡的呼籲,探望陳光誠的網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儘管網友探望陳光誠的行動充滿各種危險,探望者受到威脅,強制遣返,招致搶劫、毆打,有人還因此丟掉工作。但是網友沒有退卻,沒有被嚇倒,一個圍繞探望陳光誠,呼喚正義,維護人權的全國規模的公民行動呼之欲出。

陳光誠喚醒了眾多的眼明人

陳光誠的身上凝聚了當今中國社會的各種悖論:陳光誠作為盲人,眼睛看不到光明,但他卻以其行動將光明散佈於社會。作為一名普通律師,遭到權力的打壓,他是弱者,但是,他的存在卻使一個默默無聞的東師古村聚集起大量的能量,當局不得不動用重兵把守,如臨大敵。陳光誠在自己家中被嚴密監控,動輒遭受毒打,但是他卻已一身道德正氣,喚醒了眾多的陌生人。東師古村儼然成為覺醒的中國公民朝聖並獲得救赦的精神聚光點。拜專制政權所賜,陳光誠似乎正在被造就成為一個中華良心與正義的象徵。

網友探望陳光誠的行動帶給世人的是一個悖論式的啟示:一方面,面對關押陳光誠這樣一個法律良知與道德義士的行為,不少中國人知難而進,置安全與利益於度外。中國人的精神並沒有死亡,良心並沒有泯滅,道德並非如此冷漠!另一方面,這些主動去探訪東師古村的人畢竟是少數,這種探訪的風險太大,可能要付出的代價太高。不願冒風險的和不願付出代價的大多數人不會去探訪陳光誠。

這一事實因而也可以解釋為何路人對小悅悅喪生如此冷漠:只要還有陳光誠案例這樣的強姦法律,踐踏道德,蔑視正義的行動存在,只要這樣的行動不受到懲處,相反還受到公權力的保護,甚至由公權力赤膊上陣的話,那麼不向小悅悅伸出援手的人就會仍然是社會的大多數。多數人對於踐踏他人生命、對於黑暗、邪惡現象冷漠處之就不僅僅是合乎狹隘私利的,也是合乎社會氛圍的,同時也是為專制所鼓勵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