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生活

浦志強律師談艾未未及發課公司稅務案件

音頻 05:13
Dissident Chinese artist Ai Weiwei argues with a tax official as he arrives with his wife Lu Qing (TOP) and assistants at the Beijing government tax bureau November 16, 2011.
Dissident Chinese artist Ai Weiwei argues with a tax official as he arrives with his wife Lu Qing (TOP) and assistants at the Beijing government tax bureau November 16, 2011. REUTERS/David Gray

中國知名異議藝術家艾未未的當前處境,一直是西方輿論近期的關注焦點。根據法新社的報道,11月29日艾未未的妻子路青被中國警方帶走問話。同日,發課公司代理律師浦志強所在的華一律師事務所也接待了到訪的警察。警方人員出示了證件,要求配合,並拍攝了事務所今年以來的賬冊。相關報道指出,艾未未的妻子路青也是發課公司的法人。針對以上情況,本台聯繫到生活在北京的浦志強律師。

廣告

RFI : 浦律師您好,能否首先介紹一下警方登門造訪華一律師事務所時的情況好嗎?

浦志強:“29號的時候,當時我並不在。我下午回到辦公室的時候,警察已經走了。他們把2011年的財務賬簿複印了。我覺得如果說有問題的話,賬簿裡面如果發現問題需要再問的話,可能他們也會再來吧。”

RFI : 您覺得這個情況與艾未未的案件是否有關呢?

浦志強:“我不好判斷這個事情。因為,我當時不在。到現在為止,沒有什麼部門跟我提那件事。我們當時負責接待警察的所里同事也沒能問出來一個所以然。因為,他們不說。他們說是偵查一個刑事案件的需要吧!那麼,既然他們不說,我覺得我們也沒有辦法關心那麼多。所以說,只要他的介紹信、身份和手續合法,大家配合一下,這是應該的。”

RFI : 按照程序,下一步您覺得會是怎樣呢?

浦志強:“我沒法判斷這個事情。我不清楚他們的目標是什麼?比如說,要偵查一個案件,這到底是誰的案件?偵查什麼事情也不知道。但我個人覺得,偵查我的可能性或者說針對華一律師事務所的可能性應該不大。我們就是一個規模不大,影響力也不夠大的這樣一個律師事務所。跟北京市的一、兩律師事務所,兩萬多律師的情形其實差不了很多。我們無非也是簽合同,收錢做事。有些事情成功,有些事情做的讓家屬和當事人滿意。就這樣,就是一個平平常常的小機構。其實,我們既不是北京律師改革的方向,也不應該是北京律師改革的對象。所以說,出了這種事情,當然他有一些麻煩。至少在工作,我們覺得有些累。但是,在我們不能夠對此表達太多意見的時候,我覺得我們也沒什麼好辦法。遇上誰都需要面對。”

RFI : 哪您,或者您工作的律師事務所下一步將怎麼應對?

浦志強:“我們並沒有(覺)這件事需要我們主動處理什麼。沒有人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把賬本複印走了。他們覺得認為這個事情足夠能夠分析問題了,那我覺得可能也就沒事了。如果說,有些事情需要我們有針對性地做出什麼解釋,哪看是不是他們職權範圍之內的。我們該不該解釋和能不能解釋得清楚。如果說什麼事都沒有,或者對我們是有進一步的舉動,哪我覺得也要看到底是什麼事吧。我不需要主動地跟誰去說明什麼東西,也不知道從何說起。”

RFI : 按照程序,有沒有說警察搜去的材料,在多少時間裡沒有查出問題的話,需要歸還呢?
浦志強:“它就是一個複印件。沒有拿原件。我覺得還不還都沒有什麼大問題。如果說,真的基於偵查某個刑事案件的需要,哪這可能做為他們工作的一部分進入到某一個案件的卷宗裡面去。假設需要我們對某些事情做出解釋的話,哪我們就解釋唄!如果說偵查一個別的刑事案件需要查我們的賬本,我不知道我們給某個犯罪集團洗錢了,我看沒這個可能。我們沒有什麼沒有來由,飛來的錢。說老實話,我也沒有太反應過來。我也沒有太多的想這件事。”

RFI : 哪您覺得艾未未的案子未來走向會怎樣發展呢?

浦志強:“艾未未有什麼案件啊!艾未未好像沒什麼案件。沒有人告訴他,他犯什麼罪了。我們沒有做艾未未的律師。我們做的是發課公司稅務案件上的,關於稅務的處罰聽證和行政複議,行政訴訟這個環節。”

RFI : 哪就發課公司呢?

浦志強:“發課公司是正常的行政複議、行政訴訟唄!因為發課公司不服這個事務的處理決定和處罰決定。”

RFI : 路青她回來了沒有?

浦志強:“她回來了,路青回來了。我們都通話了。”

RFI : 請問您還想補充些什麼呢?

浦志強:“我沒什麼可說的,我本來也沒什麼想說的。行!好!再見”

RFI : 謝謝!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