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當今世界

格爾登仁波切談他的寺廟與中共的矛盾糾葛

音頻 05:34

2011年3月,四川阿壩的格爾登寺發生藏人僧侶彭措自焚事件,消息經在印度的流亡藏人社區傳播到世界各地,引起人們對格爾登寺的關注。其實早在09年2月,格爾登寺就發生了首例僧人自焚,但今年彭措點燃的自焚火焰卻蔓延開來,全年共發生12起藏人自焚,其中絕大多數與格爾登寺有關。

廣告

格爾登寺僧人自焚是今年涉藏問題中最殘酷的景觀,有分析認為其所在的阿壩地區有可能成為中共崩潰的滑鐵盧。為什麼自焚慘劇在這裡頻發,今年69歲的第十一世格爾登仁波切,11月在紐約通過達賴喇嘛駐北美辦事處華人聯絡官貢嘎紮西的翻譯和流亡藏人歷史研究者李江琳一起分析了其深刻背景。

1959年,17歲的第十一世格爾登仁波切逃離西藏,1987年在達蘭薩拉重建格爾登寺,目前是境內外近四十座格爾登寺的精神導師,他認為08年拉薩三月事件是個分水嶺,之前中共在西藏自治區內嚴控,之後擴大到安多地區,這種高壓政策是導致格爾登寺自焚頻發的直接原因。

他回顧了歷史上格爾登寺與中共的衝突,他說:“共產黨一九三五、三六年路過阿壩、嘉絨、還有康的一些地區,後來又回來,有兩次經過。阿壩地區,歷史上第一次餓死人就在那個時期。(紅軍)路過嘉絨的時候,就住在阿壩格爾登寺的大殿里,大殿里供奉的佛像、佛經、佛塔,都受到嚴重的破壞。該寺的僧人也有被紅軍打死的。因此,格爾登寺的僧人不得不逃到山上,躲避那些紅軍。紅軍在大殿的壁畫上寫字留名。那些壁畫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都遭到破壞。”

1958年共產黨在藏區推行針對寺院的“四反運動”,藏民與漢人發生過衝突,那時出家僧人被僧團規矩所限,沒有暴動,但格爾登寺的僧人受到了很大衝擊。他說:“格爾登寺是很有名的寺院,有很好的佛像、佛經、佛塔,軍人進來後,都受到嚴重破壞。僧人被強迫參加所謂的「改革運動」。最後,格爾登寺被摧毀,只剩下幾間僧人住的房間。所在地,幾乎成了荒地。”

這座著名的格爾登寺院從1958年開始被拆毀,僧人被迫加入人民公社,不能剃光頭穿袈裟,連佛珠都禁止佩帶。

1980年,中國實行開放政策後,格爾登寺被重建,有僧人三百人,是過去的五分之一。1987到1989年第二波藏人反抗活動集中在西藏自治區內,格爾登寺沒有參與,但並沒有排除中共對格爾登寺的懷疑,全藏區第一個寺廟派出所就出現在擁有1500名僧人的阿壩若爾蓋縣的達倉拉姆格爾登寺和阿壩縣的阿壩格爾登寺,那裡的僧人學校還被關閉。

1956到1958年,藏人與共產黨在若爾蓋發生過激烈的武裝衝突,從此那裡的格爾登寺便成為共產黨重點監控的對象。1990年代初期,第十一世格爾登仁波切從達蘭薩拉郵寄學習佛法十三條到這兩家寺院,被中共查收,年輕僧人被逮捕。同時,政府還驅趕阿壩地區以外來學習佛法的僧人,禁止舉辦人數較多的祈禱法會和宗教活動。他還抱怨說,漢地的寺院如少林寺要學功夫都可以,但格爾登寺連建個圖書館都不行,這對寺院和僧團打擊很大。

格爾登仁波切解釋說,歷史上的阿壩是西藏和中國的邊界,衝突頻發,現在那裡的藏人是過去跟漢人打仗者的後代,一些阿壩現存的地名,都帶有這些戰爭的遺跡。如“加本灘”,就是曾有十萬漢人,“加堵灘”就是“漢人屈服”的意思。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