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傳真

對特首參選人的恐懼與希望

音頻 03:41
RFI/Chine
作者: 香港特約記者 史英強
11 分鐘

香港特首參選人唐英年和梁振英的民望,一直處於此起彼落的爭持狀態。二月二日,香港大學「民意研究」所做的最新民調顯示,46.9%受訪者表示支持梁振英出任特首,較兩周前的調查上升4個百分點,而唐英年支持者比例下跌到27.4%,雙方差距為19.5個百分點。也有不少民眾在問:梁振英和唐英年都不是建制外的民主派,支持或反對他們出任特首,究竟有什麼意義呢? 

廣告

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副總編輯﹑知名時評家林沛理最近在亞洲週刊撰文表示,「因為有時只有賊才能捉賊,只有能夠進入建制權力核心的人,才可以對腐敗不堪、喪失自我更新和自動修正能力的建制,進行致命的一擊」。史學專家稱這類體制內的改革者為「激進的保守主義者」,近代最著名的例子包括前蘇聯的戈爾巴喬夫、英國的撒切爾夫人和中國的鄧小平。當權者、統治階層和既得利益者對激進主義又怕又恨,因為它意味著根本的改變,直接威脅他們在現行制度下享有的權力和利益。為得到群眾支持,權貴階層將激進分子描繪成社會公敵和麻煩製造者。同樣道理,一個真心求變、決意修理建制的政治領袖對剝削者來說是催命符,對被剝削者而言卻是還魂丹。「少數人的恐懼可以是大多數人的希望」。

林沛理認為,梁振英在競選聲明中強調要「穩中求變」,而「求變」就觸動建制既得利益階級的敏感神經和警報系統。梁振英早在八十年代已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是一個北京可以接受的特首人選。建制派  至少是建制派之中的一批最貪得無厭的既得利益者,必然視梁振英為心腹大患。

今日香港人面對的「現狀的極權」,是大多數人被少數的當權者、特權階級和既得利益者剝削、操縱和勞役。林沛理表示,這種制度的最大功能,是對現狀進行永無休止的鞏固和復製,並且製造一種錯覺,叫人相信現狀是無法、也不應該一下子改變的。而沉默的大多數接受或至少默許了這套論述,並產生一種「維持現狀符合社會最大利益」的假意識。另一方面,這也是人性使然:人天生有一種抗拒改變的「惰性思維」。沉默的大多數以任勞任怨和逆來順受去維護一個對他們剝削到極致的制度。

香港自回歸後內耗越來越嚴重、官民的對立越來越厲害、階級的矛盾越來越尖銳。特權階級對普通市民;擁有權力、人脈與資源的「自己人」對無權無勢、連發言權也沒有的「外人」的操縱和剝削,已到了一個一觸即發的臨界點。

林沛理說,而在現行選舉制度下,較之沒有可能當選的民主派何俊仁,以及很多人認為大有可能當選的唐英年,梁振英是能夠把香港人從「現狀的極權」中釋放出來的最佳選擇。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