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習近平訪美後的中美關係

音頻 11:17
作者: 紐約特約記者 倪安
31 分鐘

廣告

媒體的初步印象
習近平以皇儲身份出訪美國,按中國慣例以此獲取國際承認,走完今年下半年接任中共總書記、明年出出任國家主席的接班程序。因此,他的訪美照本宣科原在意料之中,沒有對解決兩國關係的棘手問題真誠溝通也不足為奇。

美國媒體抱怨美中兩國政府,尤其是中方對習近平訪美活動嚴加控制,連他飛抵美國的時間地點都保密到他專機着陸的那一刻,沒有採訪、不設記者會。而美國政府明知得罪媒體,卻也全力配合中方。

不過,儘管習近平到白宮與美國總統奧巴馬會面、到國務院與副總統拜登、國務卿希拉里午餐,多數活動都是閉門,僅僅給記者一個照相機會,媒體無法得到他們談話涉及的詳情。但是,美國媒體對習近平的隨和自信似乎給出了一致的正面評價。其原因可能是他與現任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對比實在太強烈,以至於只要有別於他就會受到讚揚。

習近平人還未到,華爾街日報就說,“相比即將卸任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習近平將展現更加開放和自信的形象。胡錦濤在公開場合給人留下的印象是常常感到不自在,尤其是在國外訪問的時候” 。華盛頓郵報說,“無論是登上拖拉機駕駛座還是以非正式着裝觀看湖人隊比賽並與洛杉磯市長談笑風聲,都不是中國人看慣了的胡錦濤10年國家主席的僵硬和正規模樣。後者常常在照片上擺出一副典型的共產黨官僚的樣子,而很多美國人看到了他們之間的區別。

形式大於實質
華盛頓郵報說,“中國接班領導人習近平贏得華盛頓對他的隆重歡迎顯示了美國將他的接班看作縮小兩國經濟、政治分歧的一個機會。”但報道說,要將習近平帶來的熱情洋溢的氣氛變成實質性地中美關係的改善,要求雙方在可能會抗拒的問題上達成妥協。

資深美國外交家、前駐華大使芮效儉說,由於中國現有權力定期交接的形式,使得政策有可能因此得到調整。他說,“這不是說一定會出現很大不同,但是每次領導人更替,就會有更大的改變政策的可能性。”芮效儉於1991至1995年出任美國駐華大使。早在1978年,他就被派往北京任美國駐華聯絡處副主任,參與了中美建交談判的全過程。

2009年奧巴馬首次訪問中國,滿懷希望地去,碰了一鼻子灰而歸,之後美國對華政策逐步朝強硬方向調整。隨着大選年的到來,奧巴馬對中國的姿態似乎不得不更加強硬。但白宮此次接待習近平的規格卻超過了2002年胡錦濤處於同樣地位  國家副主席  訪美時。芮效儉的上述評論也許可以對此作出解釋。正如華盛頓郵報所說,奧巴馬對習近平的高規格歡迎看上去是要培育一些希望,即習近平上位之後能給中國帶來更大的包容性。奧巴馬在橢圓形辦公室與習近平進行了超時會晤,副總統拜登更是一路相伴,都是希望有更多時間了解習近平;習近平在五角大樓受到全套軍禮歡迎,更凸顯了對他的重視。

但是,無論習近平本人多麼隨和,他的訪問必然帶着胡錦濤時代美中關係緊張的印記。而且,無論誰接胡錦濤的班,無論11月誰贏美國總統大選,這些緊張仍然會繼續存在。

在習近平的華盛頓之行中,奧巴馬、拜登和美國國會資深議員們以不同方式向習近平提出各種質疑,要求北京遵守貿易規則,跟美國一起應對國際麻煩,放鬆國內對異議人士的打壓和對藏人的高壓政策。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則公開攻擊奧巴馬的對華政策,稱奧巴馬會見習近平是“空洞的虛華和禮儀”。

習近平雖然總是面帶笑容應對,但其所有言辭不過都是胡錦濤預設調子的照本宣科。他提醒華盛頓,中國對美國對台軍售以及同情藏人反抗中國控制正在失去耐心;他在華盛頓的主要政策演講中說:“歷史表明,每當兩國對涉及對方核心和重大利益問題處理得比較好,中美關係的發展就比較順暢和穩定。反之,則會麻煩不斷。”

長期為中國領導人提供經濟政策顧問、撰寫過中國領導人傳記的美國銀行家、企業策略師和公共知識分子羅伯特庫恩說:習近平隨和的風格可能會在處理兩國關係的麻煩時比胡錦濤容易些,但問題仍會繼續。他說:“我看不出來會有很大變化。”如果習近平順利接班,未來的變化將是“形式大於實質。”他還說:“預計所有各種問題都不會有很大變化。”但是他又說,“當今世界形式可以變成實質,那就會不一樣了。”

無法改變“信任赤字”
在習近平訪美前夕,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崔天凱曾表示,中美之間存在着“信任赤字”。他說,這反映出一個非常明確的事實,那就是,中美之間的互信相對於未來雙邊關係的發展還屬落後。他還表示,習近平訪美將是進一步加強兩國互信的重要機會。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亞洲研究主任易明說,“這話不錯,美中之間存在的大量影響信任的因素,包括不同的政治制度,兩國必須解決的一系列快速出現的問題,以及渲染過分的期待都導致了這一問題。”

但她在習近平訪美時撰文認為“習近平的訪問將不能解決美中間的‘信任赤字’”。她的理由是,“在任何關係中,信任都需要時間來建立。建立信任需要具備如下因素,對對方目的的明了、行動的可預見性、共享的感受、付出的意願,以及相互的尊重。而這些都不是習近平的5天訪問所能解決的。

她認為,在經濟領域,美中雙方對對方的短、長期利益都有較深理解,但在其他許多領域,如安全領域,則目的很不透明。她舉例,華盛頓曾請求北京就此進行對話,但中國基本予以抗拒。北京認為,作為較弱的大國不應透露自己的意圖。她說,這種策略在2010年顯出了短處:中國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問題上突然強硬表現出的言辭和行動惹怒了它的鄰國,結果導致美國重申其對該地區的軍事承諾。易明說,習近平在華盛頓時接受了五角大樓有關美中安全利益討論的提議,也許說明了北京承認了這種做法的缺點。

易明說,可預見性是美中關係中另一個仍或缺的因素。中國對全球貿易和投資體系規則的承諾是令人懷疑的。中國不保護知識產權,制定保護主義政策,如自主創新,有時顯示有意自己開拓道路。如2011年世貿組織裁決中國限制原材料出口違規。政府經營的環球時報暗示,中國不應該遵從對自己不公平或有害的裁決。

基於信任的關係還需要各方在獲得對方友好姿態之前有切實意願付出。易明舉例2009年奧巴馬首次訪華前以推遲會見達賴喇嘛以示把美中關係放在優先地位,但北京沒有做出相應姿態,相反,在訪問中取消了在全國轉播奧巴馬的上海討論會。易明說,“自那以後沒有跡象顯示哪一方願意先採取建立信任的措施。”

易明指出,修補美中信任赤字最嚴重的障礙可能是雙方都缺乏共同的感受。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雙方不能以相同的價值觀和優先順序來處理國際問題。中國所喜歡的把經濟與政治分開的做法,使其不願意加入對伊朗的石油制裁,而這卻是美國的政策優先。北京最近否決譴責敘利亞的安理會決議案反映了中國主權第一的政治,這也使其陷於跟美國的衝突,因為美國將保護人權和促進民主視為更高價值。

易明說,信任是跟尊重緊密相連的。而尊重必須靠贏得。美國需要一個強大的經濟復蘇,使其世界領袖的地位不致受到挑戰。美國還必須言行一致,自己提出的標準,無論是財政問責、氣候變化、人權,必須說到做到。而中國則應該認識到,如果不進行基本的政治改革,美國和大多數國家將不大可能尊重它。“在一個層面上,國際社會希望看到中國透明、法治、問責、尤其是在知識產權、食品安全和環境等問題上。而在更深的層面上,國際社會希望看到中國政府更加善待自己的人民。如果一個政權不能得到自己人民的尊重和對其合法性的承認,那麼它就無法期待世界其他國家對它的尊重和合法性的承認。”

易明說,“今年美中兩國有機會重設關係、開始解決他們之間的信任赤字。” 她說,“當一個新的中國領導接班掌權時,出現新的政治價值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與此同時,當走出全球金融危機的陰影、落實其從阿富汗和伊拉克撤軍的承諾時,美國可以審視其外交政策和優先順序。諷刺的是,也許,就是現在兩國關係不穩定之時正是信任增長的最佳時機。”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