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紙摘要

中國民工是名副其實的國內移民

音頻 05:08

今天世界報地緣政治副刊圍繞“北京為在北極理事會爭得一席之地,頻繁其外交運作”撰文分析評述;法國財經報紙回聲報思潮欄關注“中國最終會關懷歐洲嗎?” 法國費加羅經濟副刊圍繞“北京放鬆向中等城市的遷移規定”展開,費加羅常駐上海記者茱莉戴內的文章寫道,為了維持經濟增長,中國希望在社會問題上採取息事寧人的舉措。

廣告

中國欲改革戶口制度

中國人大會議今天(三月5日)在北京開幕,民工問題是本屆人大辯論的主要議題之一。中國戶口制度問題成為關鍵。費加羅文章向根本不懂什麼是“戶口”制度的法國讀者解釋說,中國的戶口制度是毛澤東時代建立並實行的一種類似“護照”的制度,問題主要是這種護照固定了中國人所居住的地點。在中國遷轉戶口,特別是從小城市遷往大城市,或者從農業戶口轉為非農業戶口是件非常繁瑣和困難的事情。中國政府才宣布的一系列放鬆這一行政制度的改革措施旨在方便經濟增長必不可少的勞動者的流動性。

中國力量對比正在發生變化

世界工廠的廉價勞動力  中國民工離開農村到城裡找收入高的工作,中國民工就是名副其實的中國國內移民。當他們離開原籍農村,也就是離開戶口所在地的同時,便喪失掉一切社會權益:他們沒有醫療保險,也沒有退休金,民工勞動所在的城裡公立學校要麼向民工的孩子關閉大門,要麼就必須支付昂貴的學費。
費加羅文章強調指出,只是中國的力量對比正在悄悄地發生變化,如今的中國農村在發展。在未來四年,工資將以13%的速度遞增。結果是曾被城裡人看不起的兩億民工目前有了盼頭,原因是在某些二三類的城市已經開始缺乏勞動力,正是在這些城市,中國政府準備給予民工新的權力。
從宏觀角度講,這支龐大的流動民工力量的穩定化最終可能與中國熟練工人一道能使中國生產在質量上得以提升。如今,費加羅引述清華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民工不超過兩年就換一個工作,其中四分之一的人在前七個月就已經調換了工作。

戶口問題阻礙農民進入中產階層

戶口問題也是一個定時炸彈,這一定時炸彈扼殺了農民進入中產階級的機會,華盛頓大學地理教授陳錦榮認為,民工的機遇以及民工的子女受教育的改善或獲得薪水高的就業機會非常渺茫。
在一個不平等日益加劇的社會階層上升的階梯彷彿發生了故障。中國國家數字統計局經年一月份拒絕發表貧富差距的基尼係數。許多學者從中已經看到這一數字在不斷惡化,大概已經超過0,5這一標誌着成為非平等國家的大關。
費加羅文章最後寫道,這對於恐怕打破其“社會和諧”這一政治穩定的保證的中共當局來說是一枚重磅炸彈。更何況龐大的民工隊伍還代表着未來,他們當中將近58%的人出生在八十年代。

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宮

今天法國全國性報紙頭版頭條主題格外分散,其中主要有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宮,法國總統競選運動和搖滾樂大師鮑勃迪倫展覽等主題。俄羅斯總理普京在俄羅斯總統大選第一輪當中勝出,但是獨立觀察家指出發生多起選舉作弊事件,費加羅就此強調,普京凱旋重返克里姆林宮;十字架報指出,普京動員了所有俄羅斯選民。法國大眾化報紙巴黎人報關注幾周以來,法國富人為何尋求到瑞士和比利時定居,強調社會黨總統候選人奧朗德對富人課以75%重稅的建議進一步加快法國富人外流潮。法國財經報紙回聲報為納斯達克指數上升到2000年以來最高而歡欣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