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地位

中國婦女社會地位國際排名僅列全球第132位

在歐洲,婦女收入平均比男性收入低百分之十六點四。
在歐洲,婦女收入平均比男性收入低百分之十六點四。 Getty / Matt Herring

一年一度的“三八婦女節”又到了!時至今日,一百多年過去了,世界各國女性的權益都獲得了極大的提高,尤其是在西方民主國家,女性參政議政的比例極高,女性高收入群體也占相當大的比例,隨着女權運動影響的深入,西方女性可謂是真真正正的半邊天。然而在中國,女性問題顯然要複雜許多,也嚴重許多。

廣告

中選網上作者胡賽萌的文章說,在國際上,有常用的七項指標來衡量婦女的社會地位,即婦女就業率、對待男嬰女嬰的態度、男女青少年入學比例、男女青年就業比例、婦女在國家機構重要領導崗位上的職務比例、婦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婦女個人財產在社會財富中的比例。

如果以此標準來判斷中國的話,除了56%的婦女就業率為世界第一之外,其它六項指標均不理想。如果按照這些指標綜合衡量,在全球160多個國家中,中國的婦女地位僅排名第132位。為了方便大家對中國女性的地位有一個更清晰更直觀的體會,我綜合網絡上各方資料,整理如下。有資料顯示,截至2011年底,全國的女性省委常委會總共只有34名,且大多都為副職或虛職,其中只有主政福建的孫春蘭是現任中唯一的一位女省委書記。而在權力金字塔頂尖的中共中央委員會中,女性委員更是只有區區13名,佔比不足6%。

而在經濟商業領域,我國女董事的平均比例只有10%,大大低於國際平均水平。不過,相比於政治經濟領域的狀況,中國女性在色情行業則顯得十分活躍。據世界衛生組織的一篇討論中國性病的文章中提到,中國在2009年從事賣淫的女性的人數約為4~6百萬,整個色情產業的規模約為五千億左右。在浩浩蕩蕩的色情從業大軍大眾,既有尚未成年的孩子,也有還未畢業的學生,更有懷有身孕的母親……我們能想象這是一幅怎樣的畫面和場景啊!每當掃黃風暴襲來的時候,看到那些衣衫不整、雙手捂臉哭泣的孩子和母親,我總是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憤怒跟痛苦! 溫家寶總理不是說過,要讓人民有尊嚴地活着嗎,可是他治下的民眾卻屢屢成為掃黃警察的戰利品。

究其原因,這個特殊的國情不是因為男尊女卑的封建傳統,也不是重男輕女的落後思想,更不是“自古女子不如男”的混蛋邏輯。毛澤東之所以可以從文工團挑選舞伴,因為他有權力;武則天之所以可以從大臣中選男寵,因為她也有權力。所以,男女之間所謂的不平等其實是個偽命題,其歸根結底是權力的不對等,或曰權利的不平等,這就好比中國當下貧富懸殊的根本原因並非由於收入的不對等一樣,而是因為政治權利的不平等,和公平正義的缺失。在仍處於後極權時代的中國,公民生活中最重要的資源  政治資源被權貴集團所壟斷。

文章又說,專制制度最大的特點之一便是權力運作的不透明,權力鬥爭常常伴隨着黑箱操作和密室陰謀,而這恰恰是男性所擅長的,也是雄性動物所樂此不疲的遊戲,歷經數千年而不衰。更重要的是,權力的黑箱操作從始至終都貫穿着陰謀、血腥和殘忍,這與女性的善良、純潔和無私格格不入。因此,在權力的爭奪中,女性必然落敗,而當女性被擠出權力角逐的遊戲之後,其社會、經濟地位自然就一落千丈,其悲慘而凄涼的命運早就已然種下! 在當前社會之下,男性依靠其自身特點壟斷權力,並通過權力來撈取其它社會資源; 而女性則不同,在男性主導的社會裡,女性只得以自己的身體跟青春從男性手中換取其它社會資源,這也就逐漸形成某種富有中國悲情色彩的特殊行業,也造就了中國女性的某種悲劇性命運。

儘管中國也有像李小琳、朱燕來等這樣成功的女性,她們的風光固然勝似中國千萬男性。然而,她們的風光卻依然是取決於其父輩的權勢,說到底,還是從某種程度上以另外一種方式藉助了男性的政治資源。所以說,倘若要真正實現男女平等,就得把男性所擅長的權力遊戲給制度化、透明化,讓這個遊戲少一分陰謀,多一份陽光,少一分虛偽,多一份真誠,少一分血腥,多一份溫暖,讓女性也參與其中,使其充分發揮細緻、專註和寬容的特質,讓政治活動更好地服務於公民生活。

如今,儘管掃黃運動依舊,但中國龐大的色情從業大軍依然有增無減。男人是女人生下來的,很大程度上也是由女人教育出來的,一個民族有什麼樣的母親,這個國家就有什麼樣的未來。女人之所以偉大不但因為其創造了生命,而且在於其母性的堅韌和寬容,更在於其無私地奉獻。一個不知道尊重女性的國家是沒有希望的國家,一個歧視女性的民族更是野蠻的民族。

胡賽萌的文章最後強調說,當新時代的中國知識女性還在為“幹得好”還是“嫁得好”而糾結和爭論之時,當我們發現海峽對岸的蔡英文活躍政壇之時,當我們看到大洋彼岸的希拉里斡旋列國之際,我們不得不無奈地承認,自己的女同胞們卻依舊還在風月場里陪男人調情,或者在全國兩會上充當花瓶而已。所以說,只要中國一天不民主,權力運作一天不透明,那麼,要想真正實現男女平等,就只能是一句空話。

北京周西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部專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