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姜維平評薄熙來人大記者會發言

音頻 07:40

中國第十一屆全國人大會正在北京召開。由於王立軍事件,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成立各方矚目的焦點。薄熙來周四(8日)沒有出現人道重慶代表團會議,一時之間,再度引起外界的猜疑。今天(9日),薄熙來公開露面,出席了重慶代表團中外記者會,他說自己“未辭職、無審查、無資產”,並說對王立軍感到痛心,說自己從未料到王立軍會出走,還說自己“用人失察”,要認真反思。上周,政協發言人趙啟正已經表示,王立軍正在接受有關部門的調查。由於謎團似乎越來越深,本台採訪了前香港文匯報駐大連高級記者姜維平。 

廣告

姜維平:我認為薄熙來在記者會上說的這些話,裡面極多是謊言。首先,他說對王立軍是“失察”,但是我們仔細來看,2月2日,王立軍被調職的時候,由第一副市長到第四副市長,當時官方的說辭是:王立軍立場堅定,這個觀點就是以薄熙來為首的重慶市委的觀點,說“王立軍只是工作方法不當”;2月7日,又說他是“休假式治療”;2月9日到現在,肯定是中央對王立軍事件定性了,說王是“叛國叛黨”。在這種情況下,薄熙來受到沉重的壓力,不得不承認自己用人失察。實際上,這不是失察的問題,他與王立軍本是一丘之貉,他一直是王立軍的後台。第二,薄熙來說,他與他的家人沒有貪腐的問題,是別人給他們“潑髒水”。而且他還明確地說,二十年前,谷開來的律師事務所就已經關門了。但是,我在香港出版的一本書“薄熙來傳”,裡面有一張照片,是1998年1月份用傻瓜相機拍攝的。非常清楚地表明,谷開來的律師事務所在大連的百麗大廈六樓,有四個房間,房號、招牌都有,這是鐵的證據!薄熙來卻說20年前就已經關門了,顯然是說謊。第三,薄熙來還說,他的兒子沒有法拉利轎車。那麼,我請問,如果沒有法拉利,而谷開來是個律師,她為什麼不控告報道這件事情的華爾街日報記者,她敢出來接受挑戰嗎?我們通過這些是就可以看出來,他這些話完全是謊言。

法廣:現在大家都在問一個問題,為什麼王立軍要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你怎麼看?

姜維平:這件事有一堆謎團,但王立軍到了美國使領館,肯定是請求政治避難,這是毋庸置疑的。至於他帶去什麼材料,講了什麼話,當中有什麼情節,由於目前中國國內媒體封閉消息,或者說因為中共上層還沒有拿出一個結論,還沒有決定想要老百姓知道什麼,所以現在就處於目前這種大家猜測狀態。但是我想現在已經看出什麼矛盾了呢,就是:黃奇帆也在說謊。因為他說過,那些警車不是重慶的,是四川的,但四川代表團在兩會上說過,警車不是他們的。那麼請問,網友們用手機拍攝的,PO在網上的很多,大家都可以清楚地看到的,在這個網絡時代,很難用這種謊言欺騙別人,想要欺騙是難度非常大的事。

另外,黃奇帆還說,他動員王立軍從美國使領館裡主動地走出來。無論是什麼情節,那麼王立軍為什麼作為一個打黑英雄,卻跑到美國領事館去處理黨內鬥爭呢? 假如沒有薄熙來與王立軍之間的衝突,怎麼會這樣呢?所以根本說不通嘛! 所以我認為黃奇帆講的這些話當中,有灌水、有謊言,這還得需要時間驗證。但是,你知道中國目前的政治體制,可能這個真相還要放藏很久,才能真相大白於天下。但謊言就是謊言,無論怎麼欺騙,畢竟它是謊言,總會被戳穿的。在現今這個網絡時代,你靠謊言欺騙老百姓已經非常困難了。

法廣:那麼,你認為這對薄熙來今年秋季進入十八大政治局常委有沒有影響?

姜維平:我認為,根據他今天在回答記者提問當中講的幾點問題,可以看出,中共十八大,他想進入常委的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了。那麼,下一步,中共高層能不能因為王立軍的事件來整肅他,這要看什麼呢?這並不取決於事實,而是要取決中共上層的鬥爭,權力集團的利益格局,也就是說,有沒有更強有力的人來保他,如果保他,那麼他可能就安全着陸,但即便他着陸了,他的貪腐,他的枉法,我認為,這些都有鐵證,受到迫害的人們不會放過他的。現在目前中共領導人,中南海的幾個領導人,政治局委員先後去了重慶,即使去了重慶,也並不一定表示對他完全地讚賞。你看,現在重慶常委會,一些工作會議的主題與過去大為不一樣了,現在提出的是,是否能共赴民生,過去提的是唱紅打黑,打了六百多個黑社會組織。你想一想,如果一個社會有六百多個黑社會,還能有紅社會嗎? 這根本就是挑戰人的常識,以常識角度來講,都是講不通的。所以我說,他搞這些東西,完全是文化大革命,搞二次文革。王立軍事件是薄熙來搞二次文革失敗的標誌。

法廣:也是地產開發商的一名重慶人大代表,張明渝,由於在微博上貼文表示有王立軍事件的最新資料,後來微博被關掉,人也被警察帶走,他的律師浦志強也無法聯絡到他,浦志強本人也表示受到警方騷擾,你怎麼看這問題?

姜維平:對於張明渝,我還是有一些新聞來源的,我可以告訴你最準確的消息,多年來,張明渝就一直在告發薄熙來與黃奇帆,尤其是黃奇帆。因為黃奇帆支持一國營企業的老闆翁正傑、他與溫之間有權錢交易。張明渝一直在告發溫,黃及薄熙來。所以,張明渝作為人大代表,在北京,肯定要採取一些行動,也發出了一些消息,我本人也得到一些消息。正當這節骨眼,薄熙來非常恐慌,下令黃奇帆及警察部門把張明渝秘密押回了重慶,這的確是一個事實。

這也正說明了現在重慶矛盾重重、可說迷霧重重,要揭開這迷霧,還需要一個過程;能不能揭開,也看上層政治鬥爭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