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紙摘要

63%的中國人希望中國制度民主化

音頻 05:49

中國英文版環球時報昨天史無前例地發表一項民調顯示,希望中國制度西方民主化的中國民眾佔63%。法國解放報今天就此發表該報常駐北京記者格蘭日羅的文章圖文並茂,從刊出的烏坎近三個月之前集會的照片看到“還我民權”等標語口號。在全中國1010 個有代表性的人當中進行的這一史無前例的民調結果還表明,大部分人懷疑自由選舉制度和黨政權力分離在目前背景之下的可行度,但是15,7%的人認為如今這一目標已經可以實現。

廣告

15,7%的中國人希望立即或儘快結束一黨專政

解放報文章強調指出,這一民調的特殊及其發表令人震驚,原因之一是,畢竟涉及到十五點七個百分點的民眾希望中國一黨專制的制度立即或儘快結束,另外一點就是民調員所提的問題絕非模稜兩可而更進一步強化了這一解釋。在接受調查的49%以上的人說,實際上或多或少地期待一場新的“革命”,15%以上的人認為,中國肯定處於“爆發一場革命的邊緣”,34%的人認為,中國可能處於“一場新的革命的邊緣”。

解放報的文章繼續寫道,這一顛覆性的民調結果只用英文發表,無論是環球時報中文版還是其他們報紙都沒有走漏一個字,環球時報記者的這種勇氣則冒着被中國宣傳機構嚴厲懲罰的風險,從而也表明中共內部出現擁護與反對真正政治改革的辯論。上周六(三月十日)正在開會的中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肯定地指出,中國根本不可能走向西化,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還會持續很長時間。中國人大委員長還呼籲人大委員徹底放棄錯誤的思想和理論。吳邦國極力主張中共維持對政府以及立法和執法機構絕對的領導,甚至還強迫人大代表莊嚴表態拒絕多黨制,說是如果軟弱,中國將會墜入混亂的深淵。

中共民主派希望制度向多元化演變

然而,在中共內部有民主派。解放報引述一位歷史雜誌主編,中共黨員楊繼繩的話說,他希望中國向多元化方向演變,並認為如果中共現在開始通過投票的檢驗,完全有希望繼續執政,將來就會有許多麻煩。中國廣東中山大學的哲學和歷史學者袁偉時認為,中國不可能長時間抵抗現代文明原則,有一天必須通過民主,公正和自由的原則,實際上,只是個時間問題。

中國出現明君成為推進政治改革的希望

然而在中國,中共本身的合法性被自己質疑是極其罕見的事情,要付出的代價將會很高,鎮壓從來也沒有像近十年來這樣嚴酷,根據人權觀察上個星期發表的報告顯示,將近四百名政治活動家被關押,其中大部分被關在非正式的監獄。報告還指出他們當中的159人受到肉體折磨,20人數周下落不明。

因此,中國出現明君成為推進中國政治改革的希望,英文版環球時報的民調結果還顯示,只有26%的人相信會出現一位英明的領導人,69%的人則更為相信媒體或公眾要求的壓力,62%接受調查的人認為,改革的阻力來自利益集團的既得利益。

網絡2011年經歷前所未有的嚴重暴力

世界報刊登記者無疆界組織對2011年世界網絡自由情況的調查年報。記者無疆界組織的報告記載在全球有5名網民因網絡言論被打死,還有兩百多網民因網上發表言論而被捕入獄,這個統計與前一年2010年相比,增長了百分之30。

記者無疆界組織本年度的報告指出,去年一年,阿拉伯世界發起的茉莉花革命是網絡爭取民主自由的中心內容。但阿拉伯國家民眾與記者一道雖然打破不同國家當局的網絡監控與封鎖,但付出的代價沉重。

記者無疆界曾經列出網絡自由敵對國家名單,榜上有名的國家包括白俄羅斯,沙特阿拉伯,緬甸,中國,北朝鮮,古巴,伊朗,敘利亞,烏茲別克,土庫曼以及越南等國家。該組織的年度報告指出,一些國家進步了,比如利比亞和委內瑞拉走出這個名單,儘管兩國的言論自由情況仍然處於待觀察狀態;但卻有兩個新的國家進入這個名單,即哈薩克斯坦與印度被列入敵對國家名單,而且仍然有一些國家在網絡自由方面嚴重倒退。包括巴林等一些阿拉伯國家並沒有受到茉莉花革命的正面影響,相反卻加強了網絡封鎖與監控,逮捕多名網絡活動。

此外今天的人道報長篇報道知道四月底在巴黎市中心網球場博物館舉辦的艾未未攝影戰,費加羅關注莫斯科和北京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立場,世界報在馬賽舉辦世界飲水論壇之際聚焦中國,印度和巴基斯坦對喜馬拉雅水資源的爭奪戰。

薩科齊獲票意向指數首次超過奧朗德

角逐入主愛麗舍宮的法國總統競選運動佔據今天法國各大全國性報紙頭版頭條位置,法國當政黨尋求連任的候選人薩科齊在第一輪投票意向的民心指數第一次首屈一指:伊弗普(Ifop),巴黎競賽報(Paris Match)和歐洲一台(Europe 1)聯合進行的民調結果顯示,薩科齊首次超過社會黨候選人奧朗德一點五個百分點,為28,5%,奧朗德獲27%。費加羅強調薩科齊超過奧朗德;世界報就如何推動法國經濟提出疑問;回聲報發表對法國老闆協會主席帕麗索的專訪,法國老闆的老闆在採訪記中對總統候選人進行評價;解放報圍繞年輕人與政治的關係的主題展開調查;十字架報每周二就總統大選中的主題提出一個疑問,今天的問題是:難道應該採取更多的保護主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