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

“烏坎經驗”不應被過高估計

音頻 05:20

本月初,一度發生群體抗爭事件的烏坎村,在風波平息後舉行村委會公開選舉,引起海內外廣泛關注。今天的中國觀察要向大家介紹有關烏坎村民選舉的分析評論。

廣告

香港《蘋果日報》署名張華的評論稱: “廣東烏坎村村民真正一人一票選出自己的村委會,全程公開,還有大批外國傳媒前來採訪,更有獨立義工在場監察,可說是迄今外界所知中國最公正的一場選舉,至少比俄羅斯的公正透明,更比香港小圈子選舉強於百倍。不過,很多人質疑,‘烏坎經驗’與中共治國理念南轅北轍,最後能走多遠呢?中共的一大特點就是‘控制’,對任何人、事,組織都要完全掌握。過去二十多年的村民自治只是徒具虛名,名義上,中共已從農村基層政權退出,不再直接委任村幹部,由村民自行選出的村委會管理村務。但實際上,全國近六十萬個村委會,絕大部份由鎮政府或中共村支部操控。這就是烏坎村村民選出真代表後,外界對他們能否履行職責、滿足村民要求,心存疑慮。事實上,北京當局及官方傳媒一直沒對‘烏坎選舉’作出評論,以致外界對‘烏坎經驗’命運不敢過份樂觀。直至三月五日,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在北京出席兩會、接受外國傳媒採訪時,才首次就‘烏坎事件’表態。”

台灣《旺報》的 社論稱:“針對烏坎選舉,廣東省委書記汪洋說了兩點,一,這不是創新,而是落實法律;二,廣東方面會總結經驗,用來推動村級組織的建設。這兩點說得很實在,如果廣東當局說到也做到,反而有着某種‘創新’的意義。”“部分媒體把烏坎村的民主選舉稱為大陸第一次,其實是錯誤的。這次烏坎村選舉中出現的差額選舉、秘密投票間、競選演說等等被外界稱道的作為,其實在大陸村民自治過程中早已不斷出現。只不過近年來,或由於地方官員的干擾阻撓、或由於農村集體經濟崩壞,村民缺少關心村務的動力、甚或由於惡勢力把持、賄選等情況,村民自治出現停滯倒退。現在,一方面是烏坎村民透過實踐法定的民主權利來維權,一方面是廣東當局宣示落實法律的誠意,我們當然希望能帶動大陸新一波的、真正村民當家作主的村民自治熱潮,甚至進而推動下一步的政治改革,若能如此,烏坎選舉就有了新時代的新意義。”“我們深盼烏坎村民和廣東當局都能體察到烏坎民主實踐對中國大陸政治改革的重要意義,能夠汲取過去的經驗教訓,讓真正的村民自治、村務公開在烏坎生根、發展,從而輻射到全大陸,帶動民主政治的健全成長。”

香港《東方日報》“神州觀察”的評論稱:“世界上從來就沒有甚麼救世主,烏坎村民從抗爭到重選,不靠神仙皇帝,不靠官僚施捨,不靠命運安排,全靠自己救自己。如果不是數千村民勇敢地站出來,如果不是有組織地、長時間地展開大規模抗爭活動,一個小小的烏坎村怎麼可能成功迫使廣東省當局讓步?烏坎村民又怎麼可能收回被貪官盜賣的土地?評價烏坎民主選舉,一方面應該肯定其意義不同凡響,但另一方面也要清醒地看到,中國民主如漫漫長夜,決不可能一蹴而就。事實上,烏坎畢竟只是一個小小村落,其民主經驗只是特例,示範作用有限,所以不應被過高估計。就在烏坎選舉同一天,全國政協發言人趙啟正強調,中國的政治改革必須在現有制度的框架內進行,不會參照西方和台灣模式。由此可見,烏坎民主勝利會否成為吹響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號角,目前言之尚早。但不管怎麼樣,烏坎民主勝利,總算是漫漫長夜裡的一點火光,火不滅,心不死,只要繼續爭取,中國人遲早會見到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