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眾之音

高瑜:黨內鬥爭清除薄熙來是一種高級維穩

音頻 14:24

薄熙來被撤銷在重慶市的任職後,好像打開了一個巨大的“潘多拉盒子”,來自重慶市的所有消息和信息,不管是正式的報道還是小道消息,都通過海外的互聯網而加倍擴散卻不能得到證實。一般人關注的是:薄熙來之後,誰又將是下一個?而一些獨立學者和分析家則在紛亂的信息環境下,試圖深入探討一系列問題。住在北京的獨立作家,前著名記者高瑜女士向本台表達了她對中共解決薄熙來問題的看法,提出了一系列問題與大家分享。這些問題包括:中共黨內鬥爭清除薄熙來是否僅是一種高級的維穩? “路線鬥爭”的方式是否已經過時?中共這次解決薄熙來問題的方式能否經得住歷史檢驗?溫家寶說“重慶應該反思”,那麼中共高層自己是否也應該反思?中共高層是否也應該在解決薄熙來問題的同時,啟動真正的政治改革,為六四平反?下面是對高瑜女士採訪的詳細內容: 

廣告

法廣:現在大家都關心薄熙來之後還有沒有其他人 ,比如周永康和江系的人會不會和胡溫發生分歧?

高瑜:這是權力鬥爭,中共內部圍繞18大鬥爭相當激烈,在你們西方國家有自由競選,先是黨派內部競選,然後是幾個黨之間的競選。中國現在是世界經濟第二,改革開放也這麼多年了,毛鄧時期的政治局面實際上已經有改觀了 ,絕不是一個人可以說了算的,所以這種權鬥是必然而然的。但是中共現在還是出了事就是“路線鬥爭”,但中共歷史上哪次“路線鬥爭”是正確的?平反就不知道平了多少了?現在的一些問題並不是“路線鬥爭”可以解決的。

黨內有分歧,執政的方針理念有不同是正常的。我覺得現在是進行政治改革最好的時候。但是我看不出來一點政治改革的跡象。反而是又像以前一樣用“路線鬥爭”,一派壓一派。 誰出了事,誰就出局。什麼事呢?就是你反中央了,和中央不一致了。其實有不同聲音,正好說明黨內的多元化民主化這種生動狀態,所以我認為他們這種處理(薄熙來案)的方法非常令人擔憂。中國不但不能政治改革,反而封的更厲害。

現在老百姓特別喜歡看權鬥,就有點像毛澤東快死的時候,如同姜昆以前說過的相聲:“我就願意聽哀樂,就想知道誰死了”。現在中國老百姓是不是不希望高層不鬥?我看不是,都是希望有一個多元化的局面。但是中共現在看不出來。

關於所謂“恢復文革”的罪名:“打黑”怎麼是“恢復文革”呢?你汪洋也“打黑”呢,我今天還聽說廣東把一個賣破爛兒的農民打成黑社會了,說他欺行霸市,他是個老農民在廣東撿了20多年破爛兒。這種“打黑”,你說就不會出現冤案嗎?有冤案,你用法制解決,不是你“路線”能解決的。我總覺得用“路線鬥爭”,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現在中央幾派鬥爭和分歧肯定非常激烈,但他們不會公開,他們怎麼能夠會把黑屋子打開,讓老百姓像看人家議會開會似的。所以涉及到薄熙來,他們從這個大局出發,會維持一個暫時的平衡。

法廣:溫家寶說讓重慶反思,但現在也有人問難道中共中央和全國不都應該反思嗎?

高瑜:當然了,鮑彤給溫家寶政府工作報告打了59分,不及格。重慶做的對的地方就應該肯定,不能像毛澤東過去打劉少奇,就說他是叛徒內奸工賊,彭德懷在廬山會議上提了意見,就是反黨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現在給薄熙來定個什麼呢?我看現在處理他夠嚴重了,簡直就是四人幫的方式。

法廣:薄熙來在大連重慶無疑是有很多問題,他有政治抱負,如果中國政治結構比較合理,能夠自由競爭的話,他就不需要用那些曲折的方式來跟中央叫板,提高自己的威信,這是不是政治體制的問題?

高瑜:絕對是,我剛才一直在講這是一個政治改革的好機會,但是中央並不是抓住這個機會搞政改。“黨內無派,千奇百怪”,這是毛澤東的話。現在有人說薄熙來搞政變,傳他有什麼5000支槍了吧。5000支槍就能把中共政權推翻? 這不是開玩笑嗎?所以對這些海外媒體報的都應該分析。 你現在給他曝點這樣的料,不就是要把他往政變的路上打嗎?現在國外的政變也少了,人家也搞“茉莉花革命”要求改變政治制度,搞民主反腐敗。只有你中國還搞“路線鬥爭”,比最專制黑暗落後專制的國家也不如了,這還是斯大林毛澤東時代搞的名堂。如果薄熙來現在是在台灣在美國,他一定是總統候選人。但在中國沒這一套,你只要越過了黨的底線黨的規矩就不行。

法廣:網上傳播:英國《金融時報》有個報道說:溫家寶近年來在三次中共高層會議上,提議重新評估六四,彌補六四事件產生的創傷,但是每一次都被其他人反對,其中反對最厲害的人中就有薄熙來。據您對六四的了解,對溫家寶,薄一波的了解,您認為這條消息怎麼樣?

高瑜:這條消息是傳聞,還是真正的新聞呢?我是非常懷疑的,不像新聞,而且是那種落井下石的傳聞。薄一波在六四時期是表現不好,他跟着鄧小平搞過胡耀邦,後來又搞趙紫陽。那又怎麼看溫家寶的作用呢?他是陪着趙紫陽去了天安門廣場,但並不能說明他就是支持趙紫陽啊,李鵬的《六四日記》說他的黨性強,趙紫陽讓他給萬里發電報,他沒有發,說不合適。他跟趙去廣場是由於職務的關係。六四以後15年,每次一提到趙紫陽去廣場,也都會提到溫家寶,還有那張照片。溫很明白,每次一提到趙紫陽,他就說要政治改革。

趙紫陽六四前提出政改的五條,接受學生的意見,首先就是要趕快出台新聞法,由人大設立專門機構調查腐敗,而且從他自己做起,很具體的。如果能那樣照着趙紫陽的意見的話,中國的政治改革就開始了。說真的,89年六四那樣大的民運比現在的風波大,現在只是高層的事,那時卻是群眾起來了,以學生為先鋒,要求政治改革。當時趙紫陽是拍板作出決定,搞真正的政治改革和反腐敗。但現在我沒有看出來溫家寶是怎麼真正推動政治改革的。李鵬曾說他黨性強,就是說他跟着鄧小平和李鵬走,所以才有他後來一直陞官。

今年是十八大年,整個中國的局勢就是維穩,你黨內鬥爭清除薄熙來,也是一種高級的維穩,就是“我不讓你有不同的聲音”,你認為重慶的經驗是對的,我就說“中央精神出不了中南海”,人家不用你中央的聲音可以乾的很好,為什麼非要你中央的聲音?當然了,他薄熙來有問題,但不是用“路線”來解決,不是用扣政治帽子來解決。如果他的“打黑”里有問題,你就一個案子一個案子用法律來解決,找出責任者。這才能令人心服口服。現在到處都不許“唱紅打黑”,但中央電視台十七,十八個頻道,哪個頻道沒有紅歌?你不讓唱紅歌,但毛主席像還在天安門掛着呢。是法律問題就用法律來解決,才是正路。黨內問題要用黨內民主來解決。按照程序解決,而不是用壓制的方式和毛澤東鄧小平的方式。

溫家寶說自己一直在談政改,談得已經很全面系統了,我相信這是他在擡高自己。政改,他只是提出來過,但你把他提出的政改語錄彙集到一起編個集子,可以看到他提的是不是全面系統的。他說了“制度”兩字,但沒有具體的,沒有觸及到一黨專政。看不出他的高層設計和保障措施。所以《蘋果日報》記者採訪我,我說我不能確定溫家寶改革的報道是流言還是新聞,不知道它的真實性。我雖然不相信溫家寶真的會提出重新評估六四的問題,但樂觀其成。我還要提一個具體問題:溫家寶如果真想改革就應當做一些具體的事,比如他可以解除對鮑彤先生16年來所進行的監視。鮑彤先生因為六四而坐監獄,出來後到現在16年了,到現在還有多達32個公安人員和安全人員對他進行軟禁,對他家全天監聽,對他進行跟蹤,來人登記等等。我說你(指溫家寶)先把鮑彤的問題給解決了。

鮑彤這次給溫家寶的政府工作報告只打了59分,不及格。他(指溫家寶)如果要是能把六四的整體問題解決了,他功德無量,青史留名。但是(我看)他根本不可能解決六四的整體問題,今年就是維穩啊,他敢在18大之年解決六四嗎?如果敢,我就承認他們真的要政治改革了。這十年,雖然你們(胡溫)做的不及格,只有59分,但是如果你們能最後給六四平反,說明你們起碼是些負責任的政治家,你們沒有把最大的政治難題再推給第五屆領導人去解決。但對這點,我是不太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