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摘

北京插手香港特首推選

世界報常駐北京記者佩德羅萊蒂發自香港的文章圍繞“北京插手香港特區行政長官選舉”展開,北京對香港特區指定行政長官的選舉傾注全力,對投票許諾的威脅,非正常的結盟,特工組織或是黑社會等等陰影籠罩香港特首換屆選舉。昨天(三月二十五日),梁振英以超過選舉委員會半數的689票擊敗對手唐英年的285票,代表凡民主派參選的和軍人只獲得76票,當選為第四屆香港行政長官。

廣告

昨天是香港自1997年回歸中國大陸以來第四次選舉特別行政長官,也是最後一次以香港回歸中國之際所規定的“一國兩制”下的選舉團選舉法推選香港最高行政長官。原則上,從2017年起,香港基本法規定將以選民一人一票直選香港行政長官。

世界報文章闡述本屆香港特首選舉前後的情況指出,只有一千二百名選舉委員成員對特首選舉有發言權,而從選舉委員會的組成來看卻不可能對北京的意志而忽略不計。對三個角逐香港特首的候選人,其中的唐英年和梁振英兩人有可能勝出,而第三人是代表民主陣營的何俊仁只有獲得兩百票支持的可能,而且哪怕是北京根據“一國兩制”的原則,給予香港自主權,卻仍有“被禁止的選擇”。

自從上屆香港特區政府二號人物唐英年被緋聞和私生子,尤其是私自擴建家宅地下室等醜聞糾纏,北京說根據唐英年的願望,將其選票轉給梁振英。世界報文章說,自製能力強的不動產評估公司老闆和香港特區政府前秘書長梁振英代表着香港與中國另一層關係,也就是比傳統的精英更加意識形態化和更為直接的關係,有人將梁振英描述為熱忱的公僕,甚至懷疑梁振英是個隱藏的中共黨員。

目前香港政治的關鍵是北京的控制問題:對企業界影響和不斷被推遲的一人一票直選香港行政長官的過渡問題的控制。最新實現一人一票直選香港特首的假定日期2017年對某些人來說也無非是個誘餌而已。對香港的多元化,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的成果捍衛者來說,問題非常嚴重。

其實由於香港特首競選運動出現的不測帶來的某些不定因素,北京恐怕任何一位候選人都不能獲得六百零一票而必須有新的候選人五月份重新選舉,因此一位公民社會的香港議員認為,從而表明北京的效率比其所期待的要低,因此自從有不肯定因素出現,北京的插手就更加顯著。當地一家報紙報道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在會見梁振英之際還強調唐英年希望將他的選票投給梁振英。

北京本以為可以封住公民社會的嘴,其實,香港大學組織了一次平行的網上投票選舉,當然這次投票被黑客攻擊而被中斷。但高達五萬人參加了即興的“街上投票”作為回應,世界報文章最後結論道,這已經足以使人感到指定香港特首的小圈子感到滑稽可笑

今天,法國全國性報紙頭版頭條主要集中在圖盧茲恐怖分子殺人連環案之後的法國總統大選走向,歐洲旱災和經濟危機等主題之上:左翼報紙解放報把重點放在進入大選第一輪投票倒計時28天之際,左派社會黨總統候選人奧朗德一往直前之上,解放報闡述奧朗德反薩科齊的戰略,並且推出對奧朗德和德國左派自由民主黨領導人卡布利耶爾的交叉專訪記;費加羅則強調在發生圖盧茲慘案之後,尋求連選的右派人民運動聯盟政黨候選人薩科齊挑戰奧朗德。

此外,法共人道報面對瘋狂的金融,對法國有的大老闆年薪三百萬到八百萬歐元與法國最低月薪一千多歐元之間的懸殊提出疑問;西班牙又成為市場處心積慮的中心問題的分析評論佔據法國財經報紙回聲報重要版面;十字架報對歐洲的旱災憂心忡忡;大眾化報紙巴黎人報聚焦法國圍繞自從1956年開始禁止小學生做家庭作業長達半個多世紀的規定所展開的擁護與反對的辯論;兩份免費報紙“地鐵”和“二十分鐘”繼續圍繞圖盧茲恐怖分子血案的後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