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王丹:方勵之是80年代啟蒙時期的代表人物

音頻 13:09
作者: 瑞迪
32 分鐘

2012年4月6日,中國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去世,終年76歲。如果說方勵之是一個科學學者的話,他的名字與22年前震蕩中國的八九學運與六四鎮壓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他被中國當局指責為八九學潮的幕後黑手,但在不少80年代的中國年青人的眼中,他更是那個時代的啟蒙者。1989年6月5日,方勵之攜夫人李淑嫻進入美國駐華大使館避難,一年之後才得以離開中國,輾轉美國,開始了他長達22年的流亡生活。

廣告

方勵之的哪些思想啟發了八九六四那一代人呢?當年的北大學生、學運領袖之一王丹對我們說:

王丹:“我想主要是兩點。一點是,方老師經常講,作為一個科學家也好,作為一個知識分子也好,關心社會是你的權利。這個觀點對我來說有很大意義,後來衍生出來的對人權、對維權運動的重視,都來自這樣的思路;第二點是,方老師也講道,知識分子關心政治不僅是權利,也是一種義務。這一點對我影響更大,(讓我)認識到,一個知識分子如果不去關心社會,那應該說他背棄了這個社會,沒有盡到他的義務。所以,這麼多年以來,我都堅持繼續表達對社會的關心,這來自方老師的教誨。”

“我想,整個80年代不僅被稱作是理想主義年代,也被稱為啟蒙的十年,方勵之老師就是啟蒙的一個代表人物。80年代有一批像他這樣的知識分子,就人權、民主這些基本的觀念反覆在社會各界呼籲。89年學生能夠站出來表達對社會的關心,提出民主自由,我想,同這一批知識分子的啟蒙是有直接關係的。雖然方老師沒有直接介入89年的學生運動,但他的精神感召了當時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

法廣:方勵之先生已經離世。您覺得他留下的最重要的精神遺產是什麼?

王丹:“最重要的遺產是知識分子和社會之間的關係。其實,方老師自己是一個成功的天體物理學家。如果不是走上持不同政見者這條道路的話,他也許在學術上會有更大的成就,也許社會地位、安定的生活,他都會有,但是,他為了履行一個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他同時也給我們樹立了一個榜樣,告訴我們怎樣做一名知識分子。我想,這是他留給我們的最大的政治遺產。”

封從德:方勵之去世標誌着體制內改良時代的結束

同是當年學運領袖之一的封從德告訴我們說:

封從德:“對於我們來說,在89年,甚至在86年的學潮中,方老師都算是學運活躍分子,是精神導師的地位。86年的學潮是從科大開始的,他因此被鄧小平點名,87年時,他和王若望、劉賓雁三人被開除出黨,跟胡耀邦一起被鄧小平整肅,說他是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典型代表。89年初,方勵之先生寫了一篇文章:中國的失望與希望,對我個人影響比較大。(這篇文章)正好契合了我當時的心情:對中國非常失望。這篇文章發表在運動之前,好像是2、3月份,發表在北大“三角地”。他87年被整肅後,我們還特意選他的太太李淑嫻老師當上了人大代表。我當時曾跟他們通信,李老師也曾回信。我當時很想出國,去美國的大學也已經聯繫好了,但是,心情很糾結。那時候離開中國,是因為對中國非常失望,也不想再回到中國,但是,(八九)運動給了中國很大的希望。(方勵之)他們當時雖然和學運保持距離,因為政府要抓所謂“長鬍子”的幕後黑手,但是,他還是接受了我們學生自治會的採訪,我自己還記得當時為這份採訪錄音翻印了二百多份,到處分發,廣播站也反覆播放,他對這次運動的影響是很大的。“

法廣:那具體是他的什麼思想對當時的年輕人產生影響呢?

封從德:“他主要是提倡人權、民主和法制。他當時寫過很多公開信,有很多公開的言論,有在校園裡的演講。作為一個科學家,他對我們這些學生的影響非常大。如果說五•四運動的精神導師是胡適之的話,那麼六•四的精神導師,我覺得應當首推方勵之先生。我覺得,他在中國歷史上的地位,可以類似於一百多年前日本的???或者是前蘇聯的薩哈羅夫。”

“他有很多公開性的講話,比如,在“中國的失望與希望”里,他非常明確地提出了對中共的5條建議。第一條就是希望保障人權,要求法制,要求民主,要求增加教育經費,這些後來都變成我們北大學生自治會請願的主要內容。“

法廣:在運動開始以後,他本人事實上與遊行活動並沒有很多關係。

封從德:“我想,他和李(淑嫻)老師是刻意迴避和學生組織發生直接聯繫,可能也是出於保護這場運動的考慮。他知道,他自己是共產黨員,五七年已經被開除出黨,八七年又被開除出黨,所以,他很懂、很清楚共產黨的做法,如果發現有幕後黑手的話,就給他們一個借口,鎮壓運動就比較方便。因為這一點,他(方勵之)可能受到外界一些誤解,但其實,他們的這個選擇是比較明智的。”

法廣:流亡美國22年間,他對八九六四是否有一些反思,是否有新的認識呢?

封從德:“我想,他(的觀點)一直沒有太大變化。他在國內的時候就認為中國應當推動人權,(後來)他也一直還是推動人權方面的工作,對於六四來說,我覺得,他除了寫了一些具體文章以外,沒有像國內的,或者海外的知識精英那樣持一種批判的態度,他還是很認同這次學運的方向的。因為,實際上,這場運動大致的方向和他的思想非常接近。當然,這場運動有自己的局限性。”

“方勵之的逝世標誌着一個時代的結束,同時也預示着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像方勵之、王若望、劉賓雁,甚至胡耀邦、趙紫陽,他們本來都是黨內的人物,但他們被鄧小平整肅。所以,這就結束了一個從體制內努力,去改良的時代。隨着方先生去世,這些人都離開這個世界了。方先生在80年代初期的時候,還號召青年學生,青年學者加入共產黨,去改良共產黨。隨着方教授自己客死他鄉,這樣的時代,我覺得,已經畫上了一個令人嘆息的句號,改良的希望已經完全破滅了。”

“但改良成為過去,革命終將成功,一個新的時代 我覺得現在是革命的時代,就是說已經不能指望中共自己改良,民主革命正在蓬勃興起。”

法廣:那在您看來,方先生最寶貴的精神遺產是什麼?

封從德:“我想是他獨立的精神和人格。他提倡的人權、法制和民主肯定會在中國得到進一步推動和實現。他在國內的時候唯一沒有提到的是結束一黨專制、結束共產黨統治。在海外,他做的努力其實都是朝着這個方向,就是在中國要實現民主憲政,要實現人權、法制。”

封從德也十分敬佩這位前輩的寬大胸襟:

封從德:“方先生走得很突然。大家很悲痛。我們平常見到他,感覺他精神一直很好。一年多以前,我是和方教授夫婦一起去奧斯陸,參加劉曉波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我看到他還很精神矍鑠。那時候,他本是去奧斯陸大學做學術演講,但是,他也很樂意地參加了頒獎活動。其實,80年代,劉曉波對方先生的批評非常嚴苛。劉曉波可能把方教授當作是體制內的學者來批判的。所以,我覺得方先生的胸懷還是很寬大的,所以才會去參加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儀式,恭喜劉曉波,這讓我很佩服方教授。”

方勵之去世消息傳出後,美國國務院對此表達哀悼,稱他是中國人權與民主改革的先驅。藏人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也致函方勵之遺孀李淑嫻,為逝者祈禱,稱他“不但是卓越的物理學家,也是現代中國的指路明燈之一”。中國官方媒體沉默幾日之後,《環球時報》於9日發表評論文章,雖然承認方勵之曾是中國有名望的科學家,但將他歸類於“受西方庇護的中國人”,是逆民族復興潮流而動。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