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體育熱線

田亮超生引發的罰款熱議

音頻 05:03
作者: 小山
18 分鐘

國際泳聯日前在美國勞德戴爾堡舉行今年世界最佳運動員當選獎項頒發儀式,曾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獲得跳水金牌的田亮是唯一一名當選的中國運動員。這是國際泳聯獎勵運動員最高的獎項,相當於其他領域的終身成就獎。田亮領獎滿面春風,卻又引發媒體再度對他是否因為受指控超生而被追繳罰款的關注。

廣告

田亮是在今年初喜得一子,這是他的第二個孩子。與其他普通中國人情況稍有不同的是,田亮的夫人是在香港分娩的,夫人與孩子據傳是香港身份。而且田亮不僅被指當時還在陝西省擔任體育管理副局級幹部,而且也從事娛樂影視演藝職業。田亮被指控超生,輿論敦促檢查,在全國報刊網絡引發一片議論,以至於官方的人民日報也發表報道文章,促請陝西調查。其實這已經是今年四月的事情,田亮的寶貝兒子已過百天慶日。陝西當地機構面對全國壓力,許諾一個星期內查處結案,並說如果違反計畫生育政策一定按規定罰款。只是幾個星期過去了,對田亮的超生與否定論沒有了下文。

而且恰恰近來中國一系列各種事件,包括山東臨沂盲人維權活動家陳光誠進入美國在北京使館事件,都使中國的計畫生育政策狀況變成媒體追蹤的熱議話題。中國一家名叫中國經濟周刊的刊物兩天前就發表文章,專門談論計畫生育超生罰款問題,該報刊說,中國對各地都有不同標準,但都是明確規定的超生罰款制度,多年來,應繳納的全國超生罰款多達上萬億元人民幣。這是一個天文數字,不僅表明中國有相當的罰款收入,還顯示中國各地違背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孩子的計畫生育政策現象相當普遍。不過新的疑問又被報道評論這一新聞的台灣香港媒體提出,這就是中國中央政府和各地政府從來沒有透明報告過罰款收入明細帳,一些報道還質疑這些巨款都跑到哪裡去了。中國網上的報道說,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孩子是世界上最難執行的政策,而統計罰款數目更比一胎政策難得多。

是在如此背景下,田亮罰款數便又被拿出來熱炒。由此體育界其他名人可能違背一胎政策的事例也被指控出來。像足球圈子裡的一子一女的郝海東,兩個女兒的邵佳一,以及兩女一兒的孫繼海等等。一些報道說,中國不少留洋的體育明星想方設法為自己包括超生的孩子在國內找到了合法的國籍註冊途徑。但其他眾多體育明星,尤其是奧運冠軍們,退役後進入體育系統的,往往都遵紀守法,很少有超生的情況。倒是在中國娛樂圈的超生人員比比皆是。像導演陳凱歌與陳紅就有兩個兒子,歌星林依輪也有兩個兒子,景崗山是一子一女,就連張藝謀也被爆料又有兩三個孩子。中國官方報道也說,大多數超生明星都有“身份”作掩護,他們不少人移民海外。也有的人就是到國外生第二胎。2009年的國慶大戲《開國大典》上,中國網友諷刺參演的明星大多是“外國人”了。

田亮或這些球星和影視界導演明星們究竟罰不罰款呢,要罰罰多少呢,在中國經濟周刊文章之後,追蹤議論就更多了。根據報道,中國計畫生育推行以來,每年收繳超生罰款可能超過兩百億元人民幣。超生罰款名稱經過幾次變化,1980年代初期稱超生罰款、1994年改為「計畫外生育費」、2001年「人口與計畫生育法」明定為「社會撫養費」。

根據國務院相關規定,罰款性質的社會撫養費按照國務院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萬6738元的 9倍也就是24.06萬元徵收。但其實各地收費並未統一。目前中國收費標準大致分為四類:一是在徵收基數確定的情況下,按固定的倍數徵收,如江西3.5倍,上海、河 南、湖北均為3倍;二是設置一定的倍數區間,如北京3至10倍、新疆 1至8倍;三是固定數額區間,如黑龍江城鎮居民3至6萬、農村居民1 至3萬;四是設置下限,只規定徵收額的最低倍數或金額,如河北不低於2.5倍、山西不低於7千元等。根據2009年全國二胎罰款款額排名:第一名東莞、第二名溫州、第三名廣州、第四名深圳、第五名北京、第六名武漢、第七名杭州、第八名蘇州、第九名上海、第十名廈門。

中國網上報道指出計畫生育罰款遇到的幾個問題有窮人與富人拒絕罰款最多,熟人關係減免罰款,挪用罰款款項等等,這些都可能是導致各級政府部門不能準確報告罰款財政收入的一個原因。

其實,中國對有錢人的罰款多於普通標準,而對田亮這樣的名人富有的人中國制定收入超標部分另行罰款規定,大致是對超標部分年收入計算以最多可高到三倍的追繳罰款。中國網上替田亮算帳,他從事影視,廣告以及房地產各種活動,可能是億萬富翁,按年收入至少應當被罰數百萬元。最為懸乎的說法是要盯着姚明看他超生與否。姚明剛剛生有千金,要是他往後敢超生,對他的罰款將高達10億元人民幣,因為根據福布斯統計,姚明年收入為3億6千萬。如此的數字當然激起人們很大的關心,自然也給計畫生育執法帶來了壓力,如此便有了田亮罰款的再炒熱議。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