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暴雨

北京暴雨死亡37人暴露當局只重政績 忽視長遠

路透社
作者: 上海特約記者 曹國星
11 分鐘

昨天(7月22日)晚間,北京市官方宣布7月21日的北京暴雨已經造成37人死亡,其中竟有25人溺水而亡。同一天,北京防汛指揮部總工劉洪偉在CCTV的新聞直播採訪中,對此次暴雨災難講了三個非常到位:“預報非常到位、預警非常到位、預案非常到位”,更引起了網民、尤其是北京網民的暴風驟雨般的批評。

廣告

大雨第二天,北京市的交通協管員,卻被給許多遭暴雨熄火停在路上的車貼罰單,引起許多不滿,昨晚,北京常務副市長吉林表示,在突發災害降臨時這種處罰是錯誤的,所貼罰單作廢,並稱將追究上述協管的責任。許多市民仍質疑,北京市將罰款權力交給並無法定執法權力而協管而非交警,是否合法。

廣渠門立交橋下積水中沒能及時棄車而逃的丁姓車主,也傳出在被困時仍有意識並曾求救。

據《新京報》的報道,當晚19時30分他給妻子打電話求救,稱水壓大打不開車門,並讓妻子報警,被困多時,直到22時20分許,消防員將繩索綁在車上,在10餘名群眾幫助下將車拉出,但丁先生已被困於車中生生溺亡。

對市民在首都的二環路上活活淹死的荒謬事實,許多網友貼出了巴黎、東京巨大的下水道設施甚至是江西贛州宋代建成目前仍在使用的古老下水道,對北京市的城市基礎設施與官方的預警救助提出尖銳的批評。

據《東方早報》今天報道,北京排水系統的設計只是1到3年一遇,僅能及時排掉此次降雨量的1/5。更困難的是,由於城市規畫不合理等擠佔了排水系統的升級空間,中國部分城市的排水系統很難大幅升級。

北京工業大學建築工程學院教授周玉文介紹,中共建政初期,城市排水多採用蘇聯的設計理念和技術理論,“想盡辦法省錢,只求能滿足當時的需求就行”。因此,當時北京建的是小排水管道,按0.5年甚至0.3年一遇的標準設計,“一年淹兩三次是正常的。”

北京市防汛辦主任王毅曾表示,北京市排水系統設計的是1到3年一遇,能夠適應每小時36到45毫米的降雨,僅天安門廣場和奧林匹克公園附近的排水管線能達到5年一遇標準。相對的,紐約是10至15年一遇,東京是5至10年一遇,巴黎是5年一遇。

除了設計標準不高,北京排水系統還存在老化的問題。目前,北京排水管線仍然包含49年前的甚至是明代的舊磚溝。

據新華社昨天的報道,中國水科院水資源所所長王浩說,城市快速發展使北京的地下空間不斷被佔據,難於滿足供排水系統升級不說,還分屬在市政、排水、環保、電力、通訊等不同部門,沒有一個統一協調的機構統一規畫、建設。

北京市水務局回應說,北京一些老舊城區的管網上都有新的建築群,無法拆遷,只能打補丁,發現一處補一處。同時,因為城市建設項目面臨審批等,項目的建設也跟不上,導致排水系統建設滯後。

此外,在北京城快速擴大的進程中,北京的地下空間更多的留給了電力、電信、以及地鐵等直接關係到GDP的公共設施,留給下水道的空間很小。

《紐約時報中文網》的評論認為,“深層原因可能在於應用於城市下水道的投資不能為政府帶來眼前的效益和政績,地方政府更願意把公共資金投入到與房地產、工業項目等相關的市政基礎建設上去,這些項目能帶來快速和可見的收穫,有利於政績。”

今天出版的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的評論呼籲政府“當從公民精神中汲取智慧和力量”,評論說,“在大暴雨中,如果體育場館也像熱心市民一樣,打開大門歡迎被困民眾;如果公車特別是公交車,也能夠像私家車主一樣組織起來,接送滯留乘客,……對於成長的公民精神,政府不僅要弘揚,更要從中汲取智慧和力量。”

有意思的是,此前中共中宣部曾專門發文,禁止媒體提及“公民社會”,中共中央政法委的秘書長周本順甚至曾在《求是》雜 志撰文,稱“公民社會”觀點是西方的“陷阱”。

該評論最後說,“37個生命驟然離去。給正邁向現代化的中國上了深刻的一課。一座城市現代化,不僅需要把地上建設得富麗堂皇,更需要夯實地下的百年根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