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向美國總統候選人發出警告

音頻 05:36
要聞解說
要聞解說 RFI

羅姆尼剛剛成為美國共和黨正式的總統候選人,一下子在民調中躥升了幾個點,與奧巴馬相差無幾;下周,美國民主黨也要召開全國大會,為競選連任的奧巴馬總統造勢助力。就這樣,美國總統大選全方位推出。在候選人的對外政策宣示中,對中國的政策走向無疑是一個重要的看點,候選人有時對中國進行的超出傳統做法的批評也難免招惹爭議。為了避免批評中國的氣氛過分火熱,北京向民主黨和共和黨同時發出了警告。

廣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今天稱,美國政治家,不管他屬於哪一個政黨,都應該清楚地意識到,即使出於維護美國自身利益的需要,也應該以理性和客觀的方式看待中國的發展。

洪磊下面的話可能才是中方要表達的真意:美國的政治家應該停止對中國進行毫無根據的批評,應該停止干涉中國內政,應該採取負責任的態度,為中美共同的利益進行合作。

然而中方發出警告的同時正是美國國務卿希拉里訪問太平洋列島的時刻。太平洋列島是希拉里此行的第一站,希拉里隨後還將訪問印尼、中國和俄羅斯。希拉里訪問亞太地區的時刻很敏感,這正是美國調整戰略,重返亞太,與中國周邊國家,尤其與菲律賓、越南強化聯繫的時刻,而這些國家與中國圍繞南海群島主權的爭執也進入了相當緊張的時刻。因此,希拉里此次亞太之行,外界一般解讀為是美國對中國在這一地區日益擴大的影響力作出的回擊。不過,希拉里到了太平洋庫克島後,面對參加太平洋島國峰會的15國領袖,似有緩解中美緊張氣氛之意,她說,太平洋之大,完全可以容納美中兩國。可以容納歐盟、日本在內的所有相關國家。如果說中國官方媒體指控希拉里有意在這一地區遏止中國的影響力,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崔天凱的發言顯得收斂的多。他對出席太平洋島國峰會的代表說,中國在這一地區出現,不是為了從事某種特殊的影響力,更不是為了爭取佔有主宰的地位,而是為了同其他國家合作,從而達致可持續發展的目標。

中國今天發出的警告更多地指向美國共和黨陣營。周三晚間,在全美共和黨大會上,共和黨人、美國前國務卿賴斯對美國在全球的地位深表擔心。她對出席大會的4000名共和黨代表說:伊朗和敘利亞的獨裁者正威脅着地區的安全和和平,俄羅斯和中國則阻止國際社會就此作出積極的反應。現在,所有的人都在問,美國在做什麼?

同一天,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高調抨擊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新華社批評說,美國一些政治人物與其很容易地拿中國來泄氣,把自身的問題歸咎於中國,他們應該明白,他們所說的和他們的態度正在毒化着中美關係的合作氣氛。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答應,他一旦當選,面對中國,決不手軟。他數次批評現任總統奧巴馬的北京政策。羅姆尼還呼籲中國遵守全球通行的遊戲規則。在美國,北京被指責操控人民幣彙率,以推動中國的出口。

2月16日,羅姆尼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形容北京政權是一個“繁榮的暴政”,並保證會竭力阻擋“中國世紀”的登場。2011年9月,在美國向台灣出售武器的問題上,奧巴馬政府作出提升F16戰機而不是向台灣出售最先進的F16-CD戰機的決定。羅姆尼批評奧巴馬當局這樣做是在向北京退讓。

其實,美國以往不少總統候選人在競選期間,都曾對北京當局做過嚴厲批評,最典型的有前任總統小布什和克林頓。克林頓競選時曾保證,他“不會放過北京和巴格達的獨裁者”。小布什競選時強調“美中是對手,不是合作夥伴”。但當選總統後,當初的提法都被大大弱化,或者擱置一旁。

中方本也應對美國大選年發生的針對中國的批評習以為常,今年為何特別敏感,頻頻作出反應?一些分析人士認為,這同目前中國在亞太面臨的新環境有關。一方面,日本與中國的釣魚島之爭越來越激烈,反而引燃中國普遍的具有雙重危險的民族主義情緒;另一方面中國與越南、菲律賓的南海諸島之爭也有愈演愈烈之勢;再加之美國重返亞太地區,大有要打破中國主張的領海爭端時一對一對話的傳統架構的勢頭,這些都不都不引起中方的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