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薄熙來或可脫罪 習近平平安上位

音頻 12:41

中共十八大召開之前當局會如何處理薄熙來?谷開來被判死緩後,一種流行的看法是胡溫當局不會對薄熙來手軟,從而為新的政治布局掃清道路。然而,當局把谷開來案與薄熙來徹底切割的做法引起越來越多的懷疑。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認為:現在中共當局有一種要為薄熙來脫罪的趨向。不過,他也認為,總的來說,習近平接班、上位、統領中共黨政軍這樣一個權力安排現在看來可以安全地實現了。

廣告

法廣:谷開來被判了死緩,現在人們比較關心的是薄熙來會怎麼辦,北京當局的意圖似乎難以預測?

金鐘:現在表現在網上面,一般的看法都認為薄熙來這個人很厲害,敢作敢為。比方說,他到重慶,搞了個唱紅打黑。影響很大。那麼,現在,既然薄熙來本人,他老婆,貪污、謀財害命,問題這麼大,當局應該怎麼辦?胡溫當局現在已經對薄熙來動手了。停了他的職,十八大的代表資格也沒有。所以多數的人據此認為,這次胡溫政權是不會放過薄熙來的。一定要給予他一個重判,網上有個說法,大概要判一個十多年什麼的。可以說,這是一個主流的看法。

法廣:日本媒體說,薄熙來可能會在十八大之前被開除黨籍,您剛才談到的這個流行的看法,就是會重判。如果薄熙來被開除黨籍,或被重判的話,這能不能看作是毛派的末路?中共體制內改革派力量在某種意義上佔了上風?

金鐘:這次把薄熙來打下去,當然可以看作是一個改革派的勝利。對毛派,對左派是相當不利的。

法廣:我們再回到前面,對谷開來判死緩,您如何看?

金鐘:按照中國的法律,也按照中國的傳統,殺人要抵命。而且,她這個還不止是指使、策畫或者教唆人家去謀殺,而是親手在現場給人家灌毒藥。所以她是一個確鑿無疑的殺人犯。一般的人,其他的人要犯了這個罪,都會判死刑的。谷開來也判了死刑,但是緩期執行。我們都知道,這個世界,尤其是大國的法律,沒有死緩這樣一個法律的,這是中國的名堂。它這個很明顯,就造成了法制中間的一種人治的色彩。就說中國人很講人情,講關係,這個罪,本來罪當該死,應該殺頭的,但牽扯到很多人情關係,就留她一命吧。這是一種折中的法律,這種法律可以說有它的一種不確定、一種曖昧性在中間。實際上,死緩過了兩年就不殺了,或者轉成無期,說她表現好,甚至說身體不好,保外就醫,也就出來了,江青就是一個例子。這就是中國法律的曖昧,實際上就是不公平。所以現在很多人就認為,她應該殺,但就是因為幹部背景。涉及到很多面子、利益、關係呀。各方面要照顧,所以就盡量給她留了一命。

法廣:
大家注意到此案盡量把薄熙來跟谷開來切割。沒有提薄熙來,就是把谷開來案純粹放在刑事的這一範圍來處理,您前面提到的那種看法是很可能要給薄熙來判重罪,那麼,如何給薄熙來判罪,判什麼樣的罪,什麼樣的罪名?是不是不在刑事的範圍,如果不在刑事的範圍,那就回到過去的那種政治定罪的方式,到底該如何定罪呢?
金鐘:這個我們只能估計。我認為他們現在採取的辦法是,谷開來的問題是生跟死的問題,就免死;而薄熙來是判不判的問題。現在看來,薄熙來有可能不判刑,為什麼呢?你剛才也提到,因為這次對谷開來的判刑完全跟薄熙來切割,一點都不提到薄熙來。當然,這也可以有另外一種解釋,就是把它分作兩個案子,單獨來處理。那也不見得會寬恕他。但現在的這個趨勢是什麼樣子的呢?你看,就說谷開來,她為什麼要殺人,就是因為經濟問題。因為是黑錢,她要洗錢嗎,分贓不勻的問題嗎。但是這個原因他們不講。這次對谷開來的審判,就是局限於一點:就是她殺了人。她怎麼殺的,殺了誰,什麼時候殺的等等。但對於她為什麼要殺人,卻一筆帶過。而且現在把她殺人的原因轉移到她兒子的安全上面,這樣甚至把她的殺人一定程度地合理化了。結果就迴避了他們經濟上的貪污問題,經濟上的不正常交易。從整個案子來看,把經濟問題完全推掉,迴避掉。只是當作一個單純的刑事來處理。這就意味着可能要給薄熙來要脫罪。本來,谷開來的經濟問題跟她老公是有關聯的,既然谷開來不談她的貪腐問題,薄熙來就有可能不談。只是單純地談她的殺人問題,她殺人,與薄熙來沒有關係,是他老婆乾的。所以。我想對薄熙來的處理有可能朝這個方向發展。

法廣:就是朝有可能脫罪或者網開一面的這個方向發展?那麼,現在薄熙來一案還沒有了解,如你所說,還在向那個方向發展,最後,我們不管他如何處理,結果如何,這對中共十八大的政治布局會產生何種影響?

金鐘:這個影響倒是非常地明確。因為薄熙來在政治上已經被他們打下來了。當然,黨內他要經過中央委員會,或者黨中央,或者政治局要開一個什麼擴大會議,要有一個正式的決定,來認可對薄熙來罷官的處分。至於全國人大,明年才會開會,他們不會拖得那麼久,他們會讓全國人大常委會來開一個會,宣布取消薄熙來的人大代表的資格。

法廣:問題是人民可能會對未來召開的 十八大失去信任感。就是說,薄熙來當年本來被視作是十八大要進入中共中央常委會的候選人之一,至少不光他自己覺得如此,不少人也是這樣看的。那麼,他現在被排擠出局,他所代表的某種黨派的利益,太子黨的利益,整個出局了,這對他們這些人,對他們的勢力會產生什麼影響?民眾的眼中,又會怎麼看這件事?

金鐘:在老百姓中間,現在也有一個多數跟少數。多數人覺得薄熙來搞文革那一套,左的那一套,他們是很害怕的,不能接受的。認為這是開倒車。尤其知識分子以及企業界是非常害怕,非常反感。因此對把薄熙來拿下來他們是同意的,支持的。但是因為薄熙來在重慶也做了一些民生的項目,比如改善人民的處境福利這樣一些項目。聽說還蠻有成效,就是說民眾得到了一些好處。所以這一部分人恐怕對薄熙來會保留一些好感。當然還有一些左派,甚至毛派。但真正的這種左派在中國也是少數。但還算是有。中國十三億人,按照比例算下來,也是一個勢力。這部分人對薄熙來的下台,會反感,或者有保留。但是他們也不會大鬧,也鬧不起來。

法廣:這就是說十八大的路基本上鋪平了?

金鐘:是的。更重要的是習近平接班上位做一把手,來統領黨政軍大權,這樣一個權力安排,現在可以說比較安全地實現了。前段時間很多人都談到,薄熙來這個人在高層中間,是一個敢作敢為的人,也就是說是一個有政治野心的人。胡,溫、習這些人他都瞧不起的。因為他認為這些人很平庸,沒有擔當,不敢有所作為。他薄熙來就敢,而且用行動表示出來,所以他一旦進了常委之後,那對習近平的位子就有威脅。這個也是中共高層他們不放心的。這也可能就是他們這場權力鬥爭的一個背景,所以,把薄熙來打下去之後,他們的交接班的計畫就可以平安地實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