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公民社會的崛起能不能改變中國?

音頻 06:09
要聞解說
要聞解說 RFI

在一黨專制的中國,由於共產黨從上到下層層管制,沒有給公民社會任何空間,沒有權力平衡機制,沒有輿論力量來監督政府和官員;在這種情況下,網路成了公民干預政治的唯一渠道。最近許多跡象顯示,雖然當局採取各種手段封鎖網路,但中國網民批評時政已經阻擋不住,並且起到了外界意想不到的強大作用。

廣告

在中國,民間輿論扮演抗衡權力角色,是近年網路輿論推動而出現的新氣象。澳大利亞悉尼大學中國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明璐認為,這些跡象顯示“某種形式的公民社會正在中國慢慢形成”。這個看法是否準確,可能還有待進一步的觀察。但一段時間以來,西方媒體已經注意到,主要由網路和微博組成的公民輿論在中國的確正在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有些西方記者在報道中甚至乾脆就稱“中國網上公民社會”了。

自從重慶薄熙來事件發生以來,雖然官方加強管制和封鎖網路信息,但大量網民微博仍然衝破屏蔽和信息被刪除的重重阻力,繼續發表時政評論和傳播信息,以至於連共產黨的新聞審查機構也感覺到,這個網上公民社會似乎已經形成不可阻擋之勢。最明顯的是,在不少涉及黨政官員的敏感事件方面,網路輿論終於能迫使官方承認並對事件展開調查。

最近的兩個案例,一個是胡錦濤的親信令計畫因其令公子今春駕飛拉力豪華跑車出車禍身亡的醜聞,而被停止中央辦公廳主任職務,致其仕途在中共十八大前夕毀於一旦。第二個案例是,官方新華社9月2日也透過新浪博客即時報道,毆打空姐的廣州市越秀區武裝部政委方大國已於9月2日被停職檢查,接受進一步的處理。

這個事件發生在8月29日,在南方航空CZ3874合肥 廣州航班上,廣州市越秀區武裝部政委方大國和他的妻子因行李放置問題與機上一位空姐發生言語和肢體衝突。據說方大國和妻子當時渾身散發著酒味。方大國被指控毆打空姐周雨萌。

周雨萌將自己被毆打的照片上傳到微博,照片顯示周雨萌衣服被扯破,身上有傷痕。這些照片在網路流傳,引起了各地網友對軍官打人的憤慨,一時間網上輿論沸騰。

新華社上周六也援引對其他乘客的採訪報道了這一事件,說武裝部軍官做了道歉,但稱調查部門還不能確定軍官打人。不過新華社第二天又在新浪微博上發帖質問越秀區委宣傳部:“一、你們果真做了全面、客觀的調查嗎,如果沒有,為何倉促公布調查結果?二、你們是否因為調查手段不足而遭遇“被蒙蔽”,如果是,誰在蒙蔽你們?”

據說廣州市有關部門一直試圖保護方大國,不讓他因打人事件受到懲罰。當事人空姐周雨萌也曾經用iPhone發博文稱方大國夫婦已道歉,事情已妥善處理。方大國是在網路輿論群起攻之的情況下被停職的。而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的介入,令一些網民覺得官媒的這種變化十分微妙,甚至有點不可思議。因為在中國老百姓的眼裡,人民日報和新華社一直是中宣部及政府宣傳部門的工具,向來只維護共產黨形象,怎麼可能替老百姓說話呢?有網民認為,網路公民社會的壯大,迫使官媒也不得不改變腔調了。

被視為人民日報商業版的環球時報撰文說,網路上有關這類官員事件的信息就像導火索,隨時引發民眾對政府的不滿,因為地方官員濫用權力、貪污腐敗和任人唯親太多了,老百姓對他們越來越不信任。

距今秋中共十八大召開還有幾個星期,官員腐敗和橫行霸道的醜聞事件層出不窮,令官方非常不安,擔心這類事件影響共產黨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為此加強了網路信息管制。但是,胡錦濤也好,溫家寶也好,或者是未來即將接任最高領導人的習近平也好,可以到民間去問一問,共產黨在老百姓心目中還有什麼形象可言呢?

對於中國網路公民社會的新動向,悉尼大學中國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明璐認為,在過去,中國是不可能有任何反權力運動的,像令計畫因兒子駕豪華跑車而丟官,或者像廣州軍官方大國毆打空姐這樣的事件,是不可能為人所知的;但現在,網民大膽將信息傳到網上,所以很多事件很快就曝光並傳播開來。陳明璐認為,中國網民干預政事的自覺性已經提高,他們正在學會批評政府,而且越來越毫不遲疑。

香港科技大學中國跨國關係中心主任崔大偉(David Zweig)也認為,在中共權力交接期,共產黨最擔心的是公共輿論的動向。問題在於,一場由網路和微博掀起的革命,能不能持續下去並改變中國?